西西文学 作品

第11章 从医院到医院

    “诶,你发现没有,董事长最近好像很喜欢往外跑呢!”

    “是啊是啊,不会是有小情人了吧!”

    “呀,你别乱说,没看见我们董事长一直都是守身如玉不食人间烟火的吗?”

    “所以这一次猝然而来的爱情一定异常热烈!”

    几个八卦的女职工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些什么。

    “咳,现在距离下班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这个时候姜南出现了,干咳一声象征性地咳嗽警告一下。

    “哎呀,我们也就是八卦一下,给姑娘们留一个董事长大人也是会落入凡尘的可能性也好有点白日梦做做。”

    “是呀是呀。”

    这几个都是在部门里面有点地位的经理,彼此笑嘻嘻玩闹了几句又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姜南无奈推开门走到办公室和另外一个助理处理文件,话说刚刚上来的时候司机好像已经走了来着,那么冷枫这会儿下楼岂不是一个人?

    “想什么呢?”旁边的助理桌子上堆着一堆文件,不由得提醒姜南抓紧先弄完再想心思。

    “算了,毕竟也是Z市乃至全国数一数二的成功人士,自己也是会有分寸的。”

    于是姜南也投入到忘我的工作中。

    而这位Z市乃至全国数一数二的成功人士此刻正坐在豪华跑车里跟着徐萱萱保镖的车一路来到了市中心另外一家医院。

    此时紧跟在豪车后面的冷枫,在看见徐萱萱从豪车上一跃而下的模样,眼底有了一丝波动。

    下了车去搭电梯的时候脚步匆匆,徐萱萱娇俏的小脸上掺着忧伤的喜悦一览无余。

    “嗯?有人在看我吗?”

    挤在电梯里一群人里面的徐萱萱好像察觉到有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电梯的门就关上了。

    “呼,没关系。”徐萱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算是安抚自己,“也许是太紧张了吧。”

    当务之急是早一秒把爷爷的医疗费交给医院!

    “哒哒哒。”

    因为打折在商场里买的帆布鞋有点缺陷,就是鞋底硬邦邦的,徐萱萱出了电梯一路小跑,步点子就这样雀跃又急切的在医院的回廊里演奏起来。

    “我,我是1206病房B床位的家属,我是来补交医药费的!”

    徐萱萱到达缴费口的时候娇喘微微,果然挨了那么一下身体还是有点吃不消,肌肉牵扯起来还是会觉得痛。

    “徐诚宏的家属吗?”收费的小姑娘接过徐萱萱一直放在口袋里面的账单,抬眼一看果然是个熟悉的面孔,叹了一口气,“徐小姐我们不能再继续提供免费治疗了——”

    “我是来补交医疗费的!”徐萱萱急忙把刚刚被账单遮住的银行卡放在窗口里面,“里面有五百万,我爷爷剩下来的医疗费都在里面了!我来输密码!”

    被冷枫那个吻弄得七荤八素的徐萱萱忘了问银行卡有没有密码,还特地在问了一下那位告知自己可以出院的陌生男子才知道密码是多少。

    “徐小姐,这会不会有哪里不妥?”

    缴费窗口里的小姑娘刷上银行卡,有点不敢置信。

    这个前一段时间还不断朝自己低头说抱歉再延迟一段时间的姑娘此刻居然拿出来一张五百万的银行卡!

    买彩票中奖吗?

    徐萱萱输入的密码没有错误,小姑娘不由得猜测眼前瘦弱的女孩儿是用怎样的方法拿到了这一大笔钱。

    “我……这钱不会有问题的,请你们一定要照顾好我的爷爷。”

    徐萱萱的脸涨得通红,虽然她也知道眼前的工作人员不一定会想到那里,但还是会很窘迫,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

    “行,我给你把医疗费和住院费以及别的一些费用都绑定在这个银行卡上。”

    很快小姑娘就处理好了相关的手续,徐萱萱匆忙道谢后才往徐诚宏住院的房间奔过去。

    一开始是小跑,渐渐的速度慢了下来变成了走,然后步子迈得越来越小,原本还能听见鞋底板和医院地砖相互敲打的声音,等到了最后几米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

    “喀拉——”

    徐萱萱推开了门,正好有值班的护士在检查爷爷的生理情况,蹑手蹑脚地进去,生怕打扰了里面的人。

    “咦,是徐小姐。”

    这会儿值班的人是这层的护士长,年纪有点大,给人感觉有点严肃,但是徐萱萱知道她在财务过来催自己交钱的时候帮忙说了不少的好话。

    “我爷爷他——”

    说着徐萱萱比了一个降低音量的动作,食指轻轻抵住自己的唇。她不希望爷爷被自己的到来还有护士长打扰,尽管躺在病床上的徐诚宏大脑几乎不能感受到外界一点儿声音。

    “你放心,他在前一个小时脱离了生命危险。”护士长被这个可爱的动作逗乐了,压低声音安慰几句,随即想到什么又担忧地问,“只是你爷爷的医疗费,你明天下午真的能送来吗?”

    徐萱萱一愣,随即想到自己白天时候急急忙忙在电话里说的话,摇了摇头示意不用担心:“我刚刚已经交了。”

    护士长深深看了一眼徐萱萱,没有问什么,只是告诉徐萱萱刚刚的手术很成功,徐诚宏的身体状况目前很稳定。

    医院楼道。

    “爷爷吗?”

    神使鬼差一路跟着徐萱萱走到了住院部,冷枫摸了摸下巴打量四周,虽然也是比较不错的医院但是和自己把徐萱萱带过去的那家医院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更何况徐诚宏在这里一直都是住的简单的经济床,自然更加比不上冷枫平时的条件。

    “妈妈,你看,大哥哥真好看。”

    稚嫩的童音入耳,冷枫扭过头来,看到了一个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小姑娘正紧紧盯着他看,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很是可爱。

    但是,这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却很明显是得了白化病,头发雪白,皮肤像是涂了一层白粉,只有那双眼睛很漂亮。

    很纯净,就像是徐萱萱一样。

    嗯?自己刚刚在想些什么?

    冷枫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