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签署合同

    徐萱萱被这冰冷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赶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再说出什么能够惹恼他的话来。

    面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无边深渊中蛰伏着的野兽一般可怖。

    若有人胆敢踏入他的领地,那便是死。

    就在病房内的温度即将降低到冰点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西装男身后跟随着的两个身着白大褂的女人,看样子是医院的护士。

    徐萱萱对这三人投去了千恩万谢的目光。要不是这三人及时进来了,恐怕自己早就在冷枫的威压下变成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了吧……

    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冷枫面无表情地扭过头去对西装男抛下一句“看好这个家伙,签好了合同直接送到公司”转身走出了病房。

    时间宝贵,要不是孩子很重要,让自己在这里处理一个白痴女人的事情,实在是不能忍受。

    徐萱萱不敢抬头看冷枫,便一直装作低头看着合同的模样来用余光瞟着他。见他终于出门,徐萱萱这才松了一口气。

    护士模样的人将徐萱萱的右手抬起来,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她一边麻利地撕下徐萱萱手背上的白色胶布,一边嗔怪道,“你看,都跑液了。”

    徐萱萱看着自己肿胀起来的右手,对着护士歉然一笑,便继续看起了合同。

    西装男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徐萱萱,没有说话。

    一条一条地看下去,字里行间毫无人情味得叫徐萱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心底有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在哀求她:“拒绝!不要让自己堕入深渊!”

    西装男看着徐萱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苍白的小脸可以见得她在做多大的心里斗争。

    “你爷爷在住院是吧?”

    徐萱萱捏住合同的手不由得一震。

    “希望你能做出最好的选择。”西装男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关于徐萱萱的资料自己也就是顺带查了一下,只不过冷枫还没有详细追究。

    徐萱萱点了点头,目光中满是柔弱迷茫。

    右手已经被重新扎好了针,她便抬起左手握起了笔。总觉得签字的时候整个手臂都毫无力气,虽然是左手,但徐萱萱还是一笔一划地、认认真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羁绊便这样成型。

    “那么祝愿你们合作愉快。”西装男接过合同,顺带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张名片,“顺带一提,我是冷枫的律师,姜南。”

    “姜律师好,我是徐萱萱。”说完徐萱萱就忍不住脸红了,对方当然知道自己叫什么,毕竟这份合同貌似就是他按着冷枫的意思拟出来的,不管是对冷枫还是姜南来说第一印象自己也只是有个卖身求荣的风尘女子吧?

    “嗯,那么我去处理公事了,请徐小姐好好休息,我会定期来查看您的情况。”姜南这么说,留意到病床上的人一丝局促很快就想到徐萱萱脸红什么。

    如此天真,也许是为什么冷枫会选择她的原因吧。

    “好的。”徐萱萱回答,收好名片顺带眼熟了一下姜南的样子,就不由得感慨一下不亏是跟着冷枫总裁做事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精明能干毫不吃亏的类型。

    “嗯,最后顺带我要友情提醒,也是要再强调一下关于合约上面重要事项的第一条。”姜南的语气很是认真,甚至有一点儿警告的意思,“请徐小姐千万不要投入感情,所有的一切终止于您生下孩子的第三个月!”

    “好,我知道了。”徐萱萱被姜南异常严肃的表情怔住了,继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

    投入感情?

    徐萱萱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至少现在没有,她对于自己要买卖骨肉这件事本来就很唾弃,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一定会拒绝!徐萱萱现在对于上层社会的世界观很是不理解,生命也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