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三百二十五章 梦和泪

    周婷婷睡眼朦胧地看着我,好像很是困惑,说柳然你不是热心人吗,怎么会如此冷血。

    我刚要开口,像是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这么高的楼层外玻璃上有人,正常吗,傻子都会觉得不妥吧。

    可为什么周婷婷完全不吃惊的样子,她怎么了,没睡醒还是魔怔了。

    顾不得想那么多,我把她按回床上,说没事,你别管了,睡你的吧。

    指尖触到对方时,我吃了一惊,她的身子软绵绵的,竟然像没有了骨头。

    像触电般缩回了手,再也不敢看周婷婷一眼,此时寝室内充斥着莫名诡异的气氛。

    而,寝室外显然也不平静,顾寻,还有那一缕幽魂正在等着我,似乎长着血盆大口。

    想了想我站在寝室中间位置,很久以前不知听谁说起过,若是诡异横行时,空间的中心点是最安全的,因为那儿有一个轴。

    横,竖交叉通阴阳的轴,能暂时克住诡异蔓延。

    刚跳到那块地砖上,忽然感觉脚心灼热,似乎源源不断的热流奔驰而来。

    心知有异,但也不敢乱动,这块砖曾经踩过无数次,从来只有冷冰冰的感觉啊。

    默念着柳子恒的名字,希望对方能有感应,能立刻现身救我于水火中。

    手心处传来灼热,低头看去手心闪现几个大字,跳,跳窗!!!!

    这,这是柳子恒给我的警示吗,他感应到了我的危险吗,难不成跳窗才是唯一的自保方式?

    可是,窗外有顾寻,还有那一缕幽魂。!%^*

    我不知道跳下去会是怎么样的结局,也许粉身碎骨,也许万劫不复。

    正犹豫着,耳边传来桀桀怪笑声,愣了愣回头发现声音的来源地是周婷婷的被窝。

    她,在笑,是清醒着还是睡梦中啊,居然发出如此瘆人的笑声。

    很快被子隆起了奇怪的形状,高高的,就像有个人站立着,跃跃欲试。

    忽然觉得口舌干燥起来,喊了几声周婷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心里升起一股渴望,想靠近,想一探究竟,手心死死攥着,残余的理智告诉我不能,不能去看。

    “柳然,你有梦,你知道梦的颜色吗?”

    被子猛地掀开,周婷婷如同观音坐莲的姿势,正微微笑地看着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嘴也在诡异地变大,顷刻间竟然扬到了耳垂处。

    啊啊啊!

    我再也忍不住发出尖叫声,与此同时玻璃窗发出猛烈的敲击声,一声盖过一声。

    似乎,在为我的尖叫声伴奏,喝彩!

    定定神我打算靠近周婷婷,不管她变成了啥样,至少本体还是我熟悉的。

    但窗外的就不一定了,那是幽魂,鬼魅,或者是别的我闻所未闻的玩意儿。

    “什么梦?你做梦了吗?”

    “是啊,我看见自己出生时的情景了,小小的我,满身是血从我妈腹腔里爬出来。

    我捏紧拳头,想哭,但是喉咙被扼住了,我哭不出声。

    血,漫天的血连成血红一片,把我包围,让我几近窒息。

    后来,我回到了家,但我爸,我奶奶,所有亲人都不喜欢我,他们视为我不详。

    但那个最厉害的神婆却说必须留下我,否则全村生灵涂炭,数百条性命为之陪葬。

    记事起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充满了鄙夷,和唾弃,他们说我不该来到这世间,我是阴生子,是上辈子造了很多孽的结果。

    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啊,我也曾为了看这个世界拼尽了全力,我也想生而为人就好好走一遭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