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24章 暧昧

    见到墨霆轩的激动和喜悦,对他淡漠的恐惧,这几种迥然不同的情绪相互交织着涌上慕清清吗的心头,她不知道自己除了应声之外,还能说些什么。

    忐忑不安的她,甚至连眸子都不敢太久的落在墨霆轩的身上。

    “过来。”

    男人的命令冷冰冰的传进她的耳朵,让慕清清忍不住身体一颤,却也无法拒绝的缓缓朝着他的办公桌走近。

    她战战兢兢的站在墨霆轩的办公桌前,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停驻在眼前墨霆轩的身上,久久不曾偏离一丝。

    能够与眼前的男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不多了,相信在照片的误会之后,更是不多。所以她要珍惜。

    殊不知,墨霆轩下一秒说出口的话却让慕清清震惊到几乎窒息

    “到我身边来。”

    她呆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男人朝着侧面舒展开的手臂,示意自己站到他身边去的动作让慕清清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却也有一丝紧张在里头。

    “还是……不要了吧。”

    其实她今天来,一是为了孟姨该诉她来公司上班的事情,二则是以为想和墨霆轩解释清楚,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其实在她的心里,那些照片根本算不得什么,而墨霆轩生气的,估计是他怀疑自己和裴子涵又在一起了吧?

    既然她现在站到墨霆轩的面前,就已经决定好要将自己所有的事情就和他坦白。

    看着墨霆轩突然犀利起来的眸子,她的心口猛然一滞,随即缓缓开口。

    “我……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说。”

    面对此时的墨霆轩,慕清清是害怕的,她很怕墨霆轩会突然大怒,像是昨天在别墅门前那样的他。

    “现在我想要你到我身边来。”

    墨霆轩义正言辞的样子昭示了他话语中的不容拒绝。慕清清只好垂下眸子,小心翼翼的来到墨霆轩的身边。

    却不想,对于她的折磨还没有结束。

    墨霆轩颀长的身体坐在办公椅上面,见到慕清清已经站到他的身边之后,竟是放下了手上的文件,径自朝着她的方向转过身来。

    “坐下。”

    这突如其来的命令让慕清清顿时慌了心神。

    墨霆轩是……让自己坐在他的腿上吗?

    她情不自禁的猛地抬眸看向眼前的男人,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墨霆轩的脸上,得来的却是对方的又一句冷语。

    “还想让我重复第二遍?”

    墨霆轩丝毫不以为然的挑眉,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慕清清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险。

    在墨霆轩的面前,她从来都没有主动权,更是猜不透他的心思,如今自己想要解释的事情只能是放在后面,以墨霆轩想要做的事情为先了。

    爱一个人,总是会忍不住竭尽所能的让他高兴,慕清清也只这样的,尽管对方只是不耐烦皱眉的动作,就让她动容到足以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来舒展那紧锁的眉间。

    慕清清的动作缓慢,颇有些不情愿的凑到墨霆轩的怀中,当然了,这不情愿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羞怯的成分多一些。在听到墨霆轩冷哼一声的提醒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腿上。

    紧张。

    慕清清觉得自己紧张的好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虽然之前和墨霆轩做过比这个还要亲密的事情,但是像是小孩子一样坐在他腿上的经历,这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明明知道两个人有误会的情况之下。

    想到这里,慕清清就无法自控的想要逃离,可是却不想下一秒,她的身体就被墨霆轩的手臂牢牢禁锢在他的怀中,而慕清清还不能太用力的挣扎。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十分之近,近的慕清清几乎看到墨霆轩脸上纤细的汗毛,还有耳边越发粗重的喘息。

    “不喜欢?”

    耳边,墨霆轩低沉喑哑的声音给了慕清清一个猝不及防,鼻息间一贯冷冽的古龙水香味提醒着慕清清,眼前的一切都不是梦境。好似触电般的僵硬了身体,慕清清强自稳了稳心神,脸颊却不由自主的红起来。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受到墨霆轩的如此待遇。虽说这男人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就连语气神态都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不曾改变,但是这好像是除了欢爱时候的第一次,她和墨霆轩两个人靠的这样近。

    近的,让她觉得幸福好像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心跳加速,慕清清觉得此时在墨霆轩怀中的自己就像是煮熟的虾子,浑身通红,散发着骇人的热度。

    “我……”

    花瓣一般的红唇缓缓张合,慕清清再三思索之后,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只能是羞怯的低下了头,只剩下一颗砰砰乱跳的心。

    殊不知,此时的墨霆轩比起慕清清受到的,可谓是煎熬了几十倍。心爱的人此时就在他的怀中,鼻息间芳香袭人,纤细的腰肢和自己的胸膛接触,隔着衣服的摩擦更是传递着两个人的火热,让他越发血气上涌,可是眼看着小女人在自己怀里如此乖巧的样子又觉得十分难得,舍不得将她推开。

    这样甜蜜的折磨虽然让他痛苦,却依旧是不舍得推开怀中的罪魁祸首。

    慕清清隐隐感觉到墨霆轩的气息逐渐浑浊,又怎么可能会猜不到他的想法?只是眼下两个人之间的误会没有解除,她对于做那样的事情,还是有些不情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