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12章 霸道的温柔

    两个人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墨霆轩见到森莱漏出来的脸丝毫没有意外的感觉,这一点也让森莱越发佩服。

    他刚刚明明就是故意压低了嗓音说的,和自己平时的声音并不一样,但是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却能一下子就分辨出来,并且丝毫没有意外的感觉。

    “Boss,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想要杀你的人?”

    森莱意味深长的询问着,却只见到眼前男人眼中的不以为然。

    “能杀掉我的人,这个世界上貌似只有一个。你……还不行。”

    墨霆轩淡淡的开口,与生俱来的尊贵让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透着寻常人所没有的不可一世的感觉,甚至让森莱深深的相信,自己的Boss绝对有这样的实力。

    “你这样说,我倒是想和您切磋切磋了。”

    “切磋以后有的是机会,先说事情。”

    墨霆轩一向不喜欢与下属谈论工作之外的事情,如今的森莱,很有可能是他除了特别助理栾一峰之外的唯一一个例外了吧。

    “最近慕小姐手机里面的短信接受频率越来越频繁,那上面的画面也越来越血腥,因为最近慕小姐发生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所以善做主张把短信截下来了。”

    森莱毕恭毕敬的开口,知道自己善做主张的事情很有可能会惹怒了慕清清,但是他却控制不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好像是有一条隐形的线将他和慕清清的感官联系到了一起,只要一想到她看到这张照片的画面,他就仿佛看到了女孩子恐惧的模样。

    如果墨霆轩因为这件事情责罚自己,他无话可说,却也无怨无悔。

    “恩,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

    墨霆轩虽然有些意外森莱的做法,但是这样的的确确也是保护了慕清清,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对他发火,只不过这件事情不解决,依旧是个祸患。

    “线索目前没有,但是我发现同样有人想要控制慕小姐的手机,只不过这个人一直在按住,我检测到了之后,就瞬间消失了,所以一直不曾找到线索。”

    “继续调查吧,慕小姐这边,你加派人手好好保护着。”

    墨霆轩淡淡的回应了一声,随即转身回到了慕清清的房间。

    偌大的病房里面,慕清清依旧在床上甜甜的睡着,但是脸色依旧苍白的让墨霆轩忍不住心疼,也让他更加不想要离开慕清清的身边了。

    “总裁,豪骏房地产的人刚刚打来电话关心两个公司合作的事情。还有公司新交上来的企划案也有很多,所以……”

    栾一峰知道现在的总裁应该是不想要工作的,但是事实上,总裁的身上肩负着何曾只有慕清清一个人?还有墨氏财团和整个墨家……

    善意的提醒让墨霆轩也意识到自己这两天因为慕清清的关系在工作上松懈了许多。

    “把文件搬到这里来,我会尽快处理。”

    等到慕清清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房间里面竟然比自己睡觉之前多了一张大大的办公桌,还有那诸多文件,和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的墨霆轩。

    她没有想到,这男人竟然会将自己的工作拿到病房里面来做,这样应该是很不方便的吧?

    诧异的目光情不自禁的落在眼前全神贯注工作着的墨霆轩身上,她不止一次的认为,墨霆轩真的很帅,尤其是工作的时候。

    让她忍不住看的入了迷,烘箱透过眼前的人在看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看到的人。

    不得不说,墨霆轩和陆峥,真的是太像了,像的她不管如何抗拒,都会忍不住被他所吸引。

    “醒了?”

    猝不及防的声音让慕清清瞬间从沉迷中惊醒,好似被人戳穿了心事的尴尬让她顿时红了脸颊。

    她竟然看墨霆轩看到入神,这……怎么可以?

    “恩。你……在工作吗?”

    慕清清小心翼翼的开口,身体的虚弱让她就连抬眸的力气都小的可怜,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看到墨霆轩赶紧凑到自己身边的身影。

    这男人是不是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在两个人谈判的时候,这个男人的声音是那样的冷冽,就连态度也是淡漠的样子,可是为什么现在好像他很在乎自己的样子?

    “你口渴了吗?快喝吧。”

    墨霆轩无视了她的问题,径自将一旁不知道准备了多久的水放到慕清清的掌心,却丝毫没有预想中的冰冷。

    “热的?”

    慕清清猝不及防的轻叹一声,却见到墨霆轩好似很不自在的转过身去。

    “喝凉水会落下病根。”

    墨霆轩轻咳一声将自己的尴尬缓解过去之后,这才开口,等到他再转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不见了曾经的不自在。

    接下来的事情让慕清清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一整天,墨霆轩都在工作和照顾她中度过,贴心的程度让慕清清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更别说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的栾一峰。

    可是让她用诱惑不解的眸子看向墨霆轩的时候,男人又会狠厉一瞪,将她又吓的老老实实。

    夜幕慢慢降临,慕清清经过一天的休息之后,身体也好了许多,不似刚刚醒来的时候那样虚弱。已经可以下床走动几步了。

    如此,她便得到了来自墨霆轩的馈赠,一套厚厚的,棉绒睡衣。

    “墨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