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66章 金牌早餐

    慕清清,你竟然敢到这里给我找男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墨霆轩自从挂断了那个属下的电话,就匆匆赶到这里,还在栾一峰的建议之下,换上了这样平凡的“便服”。

    但是自始至终,他胸口处的怒气就没有消散过一丝一毫,直到现在有了和慕清清独处的机会,他胸口的怒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猛的坐在慕清清的身边,他毫不怜惜的在她的脸上拍打了几下。

    “慕清清,你给我醒醒!”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慕清清叫醒,然后好好问问她出来找男人的事情。

    难道她忘记了她的身份吗?竟然敢这样公然给自己戴绿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恩?”

    慕清清意识迷蒙之中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很痒,无意识的抬起手,将那个正在作乱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拍下去,随即翻了个身,又陷入了深度睡眠。

    殊不知,就是这一个翻身的动,竟是在无意间泄露了她胸前的点点春光,在昏黄的灯光映衬之下,那片肌肤白皙,好似带着一股吸引人的魔力,让墨霆轩本是无意间看到,却也被黏住了视线。

    “你……你这个妖精!”

    他情不自禁的低低咒骂一声,紧绷的声线却仿佛并不是在咒骂,而是明显的昭示着对那片乍泄春光的迷醉。

    大手先于他的反应伸过去,却在指尖触及到慕清清滑腻肌肤的瞬间,才恍惚回过神来。

    墨霆轩有意识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的手,就那样堂而皇之的落在慕清清敞开的领口处,在昏暗的灯光掩映之下,却显的尤为刺眼,让他根本无法忽视。

    他就知道,他中了慕清清的毒,除了她在自己的身边,此生无解。

    身体触电般的僵硬却丝毫没有阻断指尖处传来的感官。那块皮肤简直太过滑腻,像是带着什么魔力,让他一沾上手,就越发的拿不回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宿醉中的慕清清因为脖子上的瘙痒下意识睁开了双眼。

    屋内灯光昏暗,她的视线十分不清楚,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自己身边坐着人的轮廓。

    “我……我是不是做梦了?”

    她情不自禁的低喃一声,酒精让她的反应能力迟钝,却也没有完全丧失。琥珀色的眸子带着醉酒中的水汽猛的眨了眨,随即尽可能的睁大了眼睛定睛一看。

    “果然是做梦。墨霆轩怎么可能……咯……会来找我?”

    醉酒中的慕清清好笑着开口,随即又十分放松的倒在沙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整个过程墨霆轩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慕清清从刚才恢复了几秒钟神志,到现在她又沉沉睡去,他都看在眼里。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女人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很好,慕清清,你很成功的取悦了我,三天的时间过去,看来你也并没有将我遗忘。

    回忆起刚刚慕清清半睡半醒之间那可爱的样子,墨霆轩下腹许久不曾发泄过的火焰顿时烧了起来,简直是难以自控。

    他一向是一个不愿意委屈自己的人,对于面前躺着的,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他也更加不会手软。尤其是在明知道这女人给自己戴了那么多顶绿帽的前提下!

    这一次的墨霆轩没有用手,而是直接以薄唇附上她软濡的耳垂,轻轻啃噬几口之后,感觉到慕清清下意识躲避的动作,又顺着她脖颈处的优美曲线缓缓向下。

    而身下慕清清的身体也因为墨霆轩越来越深入的举动而无意识的扭动身躯。

    墨霆轩很喜欢这样的慕清清,因为她的改变,是因为他,只以为他。

    却不想就在他沾沾自喜的时候,只听到一个清脆的响声,随即他的左半边脸颊就传来了一阵火热的微痛。

    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的墨霆轩以为是慕清清已经醒过来,故意要打自己的。占时就火冒三丈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却发现慕清清只是娇憨的咕哝了一声,“苍蝇……真讨厌。”随即柔软无辜的小手在他刚刚蹂躏过的部位抓了抓,随即头一歪,竟是又睡着了。

    墨霆轩看看自己已经诚实的表达出自己想法的小兄弟,再看看身下睡得香甜的慕清清,随即重重的叹息一声,若是细细品味,还能感觉出那声音中带着丝丝哀怨。

    第一次在自己的床上睡的这样无害的,恐怕眼前的慕清清是第一位。

    罢了,既然无法下口,那么就老老实实的看着吧。

    安静下来的慕清清带着一种与清醒时完全不同的柔美气质,颇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但是仿若婴儿般无邪的水淹,却让墨霆轩忍不住看的痴了。

    他第一次这样希望,若是这个夜晚能够永远都不过去,就好了……

    慕清清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面还是昏昏暗暗的。她下意识的朝着窗帘看过去,却也知道现在应该是时间不早了。

    在酒吧里面待了这么久,慕清清觉得自己闹也闹够了,如今是应该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了。

    咦,沐木呢?

    宿醉之后的头疼没有让慕清清失去了思考能力,反应有些迟钝的她,在呆愣了一瞬间之后,想到了拿起手机给沐木打电话。

    “沐木,你现在在哪里啊?我们回家吧。”

    她知道沐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