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2章 一辈子做他的情妇

    “你滚吧,离开我的视线!”

    墨霆轩已经是隐怒的状态,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慕清清,一双漆黑的眸子中满是慕清清看不懂的情绪。

    “不!我不离开!”

    慕清清想也不想的拒绝。

    她还没有求墨霆轩帮助席家,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这一次回到墨霆轩的身边,她的目的是什么。

    “给我一个理由。”

    墨霆轩面无表情,目光犀利的看着眼前的慕清清。修长的大手在慕清清看不到的地方紧握成拳。

    “我不愿意离开,这个理由可以吗?”

    慕清清毫不犹豫的反驳,却不知道她的这随口一说会给听到的人带来什么影响。

    “不愿意离开?我可以理解成慕小姐爱上我了吗?”

    墨霆轩嗤笑一声,缓缓朝着慕清清的身边凑近。

    慕清清一个猝不及防的抬眸,与他目光犀利的眸子正好对上。

    “你想多了……”

    墨霆轩的猜测让她的心中涌上一抹难以言喻的情绪,艰难的从那张她心心念念的脸上移开视线。

    “我不会爱上你的。”

    尽管你和他很像。

    她在心中狠狠的否定,因为她有比这一张脸,更加需要她不顾一切去守护的东西。

    她神情严肃的宣告,琥珀色的眸子无比深邃,载着浓浓的情绪。

    “不爱我么?慕清清,那你为什么还要留在我的身边呢?”

    墨霆轩的声音有些沙哑,其中更是带着一丝落寞与沧桑。她情不自禁的抬眸,却看到了墨霆轩紧皱着的眉间。

    是她看错了吗?墨霆轩竟然会痛苦?因为自己说了不爱他,而痛苦?

    “你……很痛苦吗?”

    慕清清不由自主的发问,单单就是凭着墨霆轩的那一张脸,她也无法忍受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他痛苦。

    “和你无关。”

    墨霆轩猛地别开脸,随即不带一丝情绪的出声。

    “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留在我的身边,究竟有什么目的!”

    很明显,墨霆轩对慕清清已经失去了耐心。他极力忍耐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一向强大的自制力提醒着他,一定要让慕清清将她的目的说清楚。

    “我……我想让你救席家。”

    第一次,慕清清在墨霆轩的面前低下了一向骄傲的头颅,她能看的出来,墨霆轩现在的状态很不好,自己不应该提起这样的事情,但是她好怕……一旦失去了这个机会,她将会再也没有机会问出口了。

    “席家?席慕深?哈哈!哈哈哈!”

    果然不出慕清清所料,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她看到了好像频临崩溃的墨霆轩。

    眼前的墨霆轩,即使身体已经隐隐颤抖,却依旧是倨傲着挺直他的几倍,不曾弯下一丝腰身。

    慕清清的心痛了,尤其是在看到墨霆轩那张脸的时候,痛的无法呼吸。

    “墨霆轩,你……”

    她情不自禁的呼唤了墨霆轩的名字,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

    这个男人不是恨自己的吗?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是这样的痛苦?痛苦的,让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席慕深,真的那么好吗?”

    墨霆轩猛的抬起他的头,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朝着慕清清伸过来,猛然擒住她尖削的下巴,随即狠狠捏住。

    “慕清清,你回答我!回答我啊!”

    泪水毫无预兆的滚落,奇怪的是,慕清清竟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流泪。

    难道是为了眼前歇斯底里的墨霆轩么?不!他是一个恶魔,只希望自己痛苦的恶魔!

    猛的抬手,将眼中的泪水狠狠擦去,她不应该为了他而流眼泪。

    “墨霆轩,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席慕深的。”

    虽然面对着陆峥的脸,她无法自控的为了墨霆轩而心动,但是她,有比那张脸更加重要的东西去守护。

    那是一颗心,一颗陆峥爱她的心。

    “就那么爱他么?五年的时间……真的能让人改变这么多么?”

    墨霆轩的声音很低,低的好像不是在和慕清清说话,而是在自言自语,俊美的脸上的表情痛苦,虽然没有流泪,但是那抹痛苦却比流泪更加慕清清看的心痛。

    “为了席慕深,你不惜主动脱掉衣服,爬上我的床是么?”

    墨霆轩毫不留情的质问好像一把匕首,狠狠插进慕清清的心窝。

    是的,她愿意为了席慕深付出她的身体,可是面对着眼前她心心念念的那张脸,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太像了,眼前墨霆轩的那张脸,和五年前被自己赶走时候的陆峥一模一样。那倨傲的背脊,让她无数次在午夜梦回都能回想起来。

    可是她也没有想到,那最后一面,竟是成了永远。

    “墨霆轩,我……”

    她的视线模糊,泪水将她眼前的世界全部淹没,若不是理智告诉她眼前的人是墨霆轩,她甚至都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五年前。

    “你不用说了。你所期望的,我都会帮你办到。席家的公司,我会帮住席慕深重建,你们慕氏集团的经济危机,我也会尽快解决。我只有一个要求……”

    墨霆轩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即长指一伸,直直指向慕清清的方向。

    “做我的情妇,一辈子。只要我不说厌倦了你,你慕清清这一辈子,都是我的情妇!”

    他的态度坚决,一双黑眸无比犀利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尽管心痛的几乎要窒息,他也是紧咬着牙,没有让那情绪泄露出一丝一毫。

    “你怎么可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