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249敌友随他

    杜茗的直白告知,倒是让庆王没有想到,不过却因此对她更加喜爱上几分。

    “你有把握,从王府中把人带走?”庆王挑着眉头调侃道。

    杜茗回以同样的挑眉动作,“学生有十成把握,把人带走。”那自傲的神情,倒是有几分盛渊祈的味道。

    “这么自信?”庆王一脸和善的微笑着。

    杜茗嘴角的弧度扩张,并伸手屡屡有点散落下的发丝,“白夜毕竟是太后的人,这些天没有出现,在没有得到真实的死讯之前,岂会不派人寻找。”

    “白夜留在王府,终有一日是会被发现的,到时候王爷要如果应对太后的质问?而且白夜即是太后的人,您认为他们之间就没有能够联络到的方式吗?”

    “师父是重信之人,既然答应了公主要医治好白夜,自然不会失信,然而白夜的存在,对于王府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呀!”

    杜茗一一做着分析,完全就是把白夜说成了灾星。

    “你做的这些分析,真以为本王没有想到,就算知道白夜就在王府中,又有何用?你以为我王府是能随便进入之地?”庆王淡淡地道,表情上没有一点动容。

    作为盛家的长辈、又手握重权,已经比年少是沉稳了很多,但也并非是怕事的主。

    这三年多来,太后也并不是没有想法设法的对他进行拉拢,但是他依然能够独立站稳脚跟,就可知道他的实力并非白权能够撼动的。

    “王爷的能力,学生当然是相信的,但是您的存在,对于整个朝廷稳定何其重要,何必为了此等小事,与太后正面起冲突。”杜茗开口劝慰着。

    杜茗一直奉行的原则就是能动口解决的事情,绝对懒得去身一根手指头。

    当然了,会有这样的行事作风,也是因为一直都没有得到真正的势力支持,不能直接靠武力去解决而已。

    “本王留他在府中,也并非没有任何目的存在,作为太后的死士,必然有一套自己的联络方式,他这些日子也并没有现在的府内活动,本王就是想要看看他到底会做何种选择。”!%^*

    能够被白凌凤看中,必然也有可取之处存在,不能说要让他叛变,但还是希望能够通过对他的观察,而打入到白凌凤的死士中去,能够快一点的得到她的行动计划。

    但是这些日子以后,并没有观察到任何的情况,但是要放走也是想要找一个合理借口才行。

    现在好了,既然渊欢丫头出面求情了,那就正好推到她的身上,然后在好好盯着白夜的去处,总能够得到一些有利信息的。

    只是,不能在杜茗一开口之后,就答应,那显得很得分,当然于鏊拿翘一番了。

    “王爷有自己的思量,当然也没有错,但既然能够得到太后的赏识,绝对不会这么快就叛变。”(!&^

    “虽然学生并没有见过白夜,但是从公主评价中可以看出,这个人是很看重义气的,那咱们就宽容的对待他。”

    “即使不能为咱们所用,也能让他感觉到心里不安、有愧,等到太后有什么不利的手段使用时,也能给咱们透落一点风声出来,不是吗?”

    任何人在重用之前,都是要经过一番观察和试探的,无一例外。

    “你对他有几层把握?”庆王略显深沉地道。

    两军交战,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诛心,无论最终能不能为已所用,但至少不能让对方在死心塌地的为白凌凤效力,也一定要让两人之间产生间隙才行。

    “几层把握?”杜茗略带讽刺地道,“我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