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78章 云迷山难

    云迷山虽然称不上什么名胜景点,可到底也是一座古山。宋明月第一次被带来这里的时候,印象中这座山中翠羽环绕,郁郁葱葱,在一片绿树之中掩映着杏黄色的小佛寺。不能说多么的辉煌庄严,起码也是很有气质的一栋小屋子。

    现在,经过大火的洗劫,一般的墙都已经被烧得焦黑。不过虽然如此,庵中的木鱼声、诵经声、撞钟声倒是俨然有序,在这一片绝望的土地中宛如是安抚人心的甘露。宋明月原本有些焦躁的心情,也因为这些声音抚平了。她‘嘶嘶’倒抽了两口凉气,又深深的叹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干娘,您就不要进去了,我和庵中的人还算是相熟,过去问问。您去那边,休息一会,我很快就出来了。”

    两个人身份虽然都是差不多的金贵,但是戚柔毕竟是位分高的贤王妃。她这么一路上来,身后跟了七八个衙役保护,这会儿乌泱泱的把两个人围住了,一个个都要殷切的过来帮助。宋明月也是怕这些人冲撞了里面的尼姑。她住在这里三个月,对这里还算是熟悉,里面的尼姑除了几个年长的以外,大部分都是年纪轻轻,今天见到这样的场面,恐怕已经被吓丢了半边儿魂,要是再大大咧咧的跟这么一群人过去,未免也太摧残他们了一点。

    戚柔也是了解这一点,点了点头,也就和一种簇拥着自己的人去略微偏远一点,临时搭起来的遮阴处歇息去了。宋明月目送着一行人走开,这才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裙摆,跨过门槛走了进去。庵中虽然没有火烧的痕迹,但是也是被摧残了不少,看样子都是被利器所伤。再结合刚才听到的信息,宋明月已经确定了,这事情,十有八九就是遇到什么贼人打劫。

    只不过,就是有些奇怪……怎么打劫什么地方不好,来着鸟不拉屎的山上打劫一群尼姑。恐怕这背后,有什么不简单的原因吧。宋明月心中一动,隐隐地,预料到了什么。她走到殿中,看到一众尼姑都跪在佛像前,十分有序地敲击着身前的木鱼,口中嗡哝不觉,正在念着经文。

    根据宋明月的了解,这殿中的人不是庵中的人全部,当下也没有直接去打扰她们,而是退了出去,转身去了她们平时起居的地方。也就是离自己从前住处最近的一处地方。之前在庵外还没有发觉,现在看越走得近了,就越听得清楚。原来不远处的房子中,正有个姑娘的哭声,抽抽噎噎。她对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略一分辨,就明白了——是如妙。

    她心中一动,连忙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往屋子中走过去,果然看到如妙一个人在屋中,哭得很是伤心,那双原本漂亮纯真的眼睛,这个时候肿的几乎成了核桃。看样子应该也是哭了很久,连声音都有些哑了。宋明月连忙进去,顺手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递过去:“你这是怎么了?如妙师太……是我,我是长乐郡主呀。”

    “啊……郡,郡主,你怎么,怎么来了……”

    冷不丁的听到声音,也是被吓了一跳。如妙忍了忍泪水,又用袖子擦了擦脸,勉强把宋明月脸上的泪水收拾干净,匆匆忙忙的上前来迎接。她大抵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么快的时间遇到熟人,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只是讪讪的向宋明月比了比手势要她坐下:“你又何必来呢?唉……这都怪我,是我的错。”

    “如妙,好些了吗?”

    这边话音刚落,门外又传来了一个略微陌生的声音。声音听起来也还年纪,不过宋明月觉得耳生,便也侧过脸去看。她看到也是一个穿着僧袍,容色寻常的年轻尼姑走了进来。年轻尼姑看到有人,也是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大抵是认出了宋明月,便又稍稍松了一口:“是你……”

    “长乐郡主,这是我的师兄,如法。”如妙声音还有些哽咽,但是有人在身边,显然比一开始好得多了,她连忙站起来向两个人互相介绍起来,“这位是长乐郡主,你平日里也不太出去走动,可能也都眼生。但是郡主待我是极好的,还请我品茶论法,今日……恐怕也是特地过来看我的。”

    如法听到,便和悦的向宋明月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倒是来的巧了,长乐郡主,您可快帮我劝劝这个如妙吧。她这眼泪哗啦啦的流,那原本而儿就不多的聪明劲儿和慧根全都被哭没了!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她,可是她偏偏要把这些事情揽到自己的怀里来。出家人讲究的是心平气和,她倒好,不因为我们全庵无一伤亡而觉得欣慰,反而和自己的业障过不去。阿弥陀佛,这样浮躁幼稚,又怎么可以说是出家人呢?”

    “话说得不错。如法师太果然是个悟性极高的人,我这个门外汉,听起来也都觉得头头是道,极有道理。”宋明月倒是有些像东道主了,很自然的拿了一个空杯子,给如法也倒了一杯凉茶。好在今日天气是有些热的,喝些冷的并不碍事,“只不过,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什么?我也只是刚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