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12章 密林遇袭

    她在心里庆幸她一手制毒和医术仍在身。

    “我们要沿着这片山谷,找到出去的路,筠儿认为怎么样?”皇甫若墨突然伸出手,一把抱过她纤腰,脚尖轻点,便像鹰一般一飞冲天。

    “啊!”身体的突然失重,顾筠本能之下惊呼出声,赶紧反手抱紧他的腰,唯恐一个不慎摔得粉身碎骨。

    脚下的风景随着两人的腾飞,迅速变小起来。

    眼帘顿时一片开阔,在艳阳的金光之下,脚下一片片山林高低起伏,层林尽染,群山如带,像是水墨画里写意随性的泼墨一样,深浅相间,极姿尽妍。

    “好是好,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见过有人这样使用轻功的,这简直是人力飞机,逆科学的存在,她一时还真反应不过来。

    顾筠稳定心神,转动着墨玉般的瞳仁,侧目看向眼前的妖孽,

    “下次能不能打声招呼再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好的,就依筠儿所言——现在我们要启程,可好?”

    耳边的男子吐字若清风,说话间,他像是感觉她身体的颤栗似的,腰间的大手揽得更紧,一瞬间,万水千山迅速往后倒退,他们已经在成片的树梢之上飞跃起来。

    他们像一阵疾风,在林间的树梢之上掠过,照此速度日行千里也不是问题吧!

    腕间绕着的小龙在心里哀叹,小主人,你也可以飞的,何必用如此羡慕妒忌恨的眼光看着人家啊?

    嘤嘤嘤,可是小主人失忆后,好像连打开感知力和它沟通的方法也忘记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蜀城。

    城主府衙。!%^*

    一支身着威武铠甲的军队,瞬间闯入了城主府衙。

    紧接而来的是一身白衣的男子,一脸震惊的冯管事还来不及向新任城主张轩禀报,白衣男子早已如一阵轻风,瞬间便来到府衙办事的大府里。

    “张城主何在?”

    张轩只闻见一声温润的男子嗓音,抬眸淡扫来人,一身清携气质如玉的翩翩公子已立于眼前。

    在他身边,一白衣,一青衣的美女侍从跟随其身侧。(!&^

    “萧公子?”他在漠城与萧子楠有过一面之缘,第一眼便认出了他。

    “正是萧某,张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

    “张大人,此乃顾大人密令,萧某奉大人和殿下之命,前来代管治蝗之事宜。”

    张轩展开那封密函,上面正是顾筠独一无二的的字迹,下面还有钦差大人的印鉴,随之不疑有他地继续细读,片刻后,清澄的眸子里闪过明了的光芒。

    “下官必定听从萧公子的吩咐,不知道顾大人……”为何突然行踪成迷?自从前两天出发至郅城后,只得知她采买的草药已由护卫押运回府,

    而她的下落一直不明,他多方派人查探,却一无所获,不禁担忧起来。

    “顾大人自有打算,张轩大人还是依大人吩咐行事,便可。”萧子楠一派从容,展开他的折扇,告辞后便来到药院子。

    那里一派忙碌的景象,医者们根据顾筠的药方,正在马不停蹄地赶制药物。

    很好。

    随着萧子楠身后,天枵军已经重重打守着这片面积不大的药院子。

    萧子楠在医者惊愕的眼光中,浅笑嫣然地指着一本厚厚的本子,上面写着每一位医者的信息,这是顾筠以前记录下来的档案。

    “各位,萧某奉顾大人之命,代替她和大家一起共事。从此刻开始,为了每个人的人身安全,每一个进出这里的人都以令牌为凭,而且将会受到严密的排查。”

    随后,青衣已经把令牌交给一名叫赵文长的杂役,由他对照档案分发给每位医者。

    而加急制成的药物,已经混合着一些诱饵用的禾茎和禾叶,在药院子里堆成一座小山高。

    蜀城州府以下,一共设有六县,一身威武的天枵军按萧子楠的吩咐,将诱饵均分,一一运往各县,自此蜀城的治蝗行动如火如荼地拉开序幕。

    而主事蜀城蝗灾的甩手掌柜,此时正在郅城某片山林里端坐。

    两瞳剪水盈盈若水晶般清透,托腮凝望着身旁一袅青烟。

    皇甫若墨正背对着她,在火堆上烘烤着一只野兔。

    前世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她这个军医担当临时的厨师角色,为队友们的五脏庙忙碌。

    嘿嘿,现在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夫,她竟然也有悠闲地翘首以待的一天啊!

    饿了,有人动手,渴了,有人动手,就连赶路也有人代劳。

    她这是沾了原主的光才有此待遇,思之脸上闪过一阵不自然,有点觉得这样下去终究有些不妥。

    他对她越是宠溺,要是有一天他发现她并非真正的顾筠,他会怎么想,她向来光明磊落,并不想欺骗他的感情。

    所以她决定还是寻一个好的时机,向他道明真相为妙。管他把她当作鬼怪还是妖精,那是他的事!

    但是现在明显不是好时机,还是等她出了这片密林再说吧。

    “筠儿,回神了。”皇甫若墨好笑地审视着一脸呆滞的小女人,她双眼放空迷离,盯着那堆篝火出神,让他不禁疑惑,那堆火比他更有吸引力吗。

    “咳!”顾筠浑身一惊,差点被口里的烤肉噎着,猛烈地咳嗽起来,一只骨节分明的玉手适时递上水囊。

    她喝着里面甘甜的泉水,一只大手已经抚上她的背,力度适中地替她轻拍着,“咳!”她巧妙地躲开他的手,“谢谢。”

    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