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439章苏景容卒

    不过,她是不知道苏清漪心中所想的,若是知道苏清漪去瞧苏景容,不过是为了瞧瞧他会落魄成什么样子,估计沈氏今日也不会再提出来了!

    到了晌午的时候,苏清漪与苏慕昕便坐了马车过去,因为这天气实在热的厉害,云锦瑟身子终究是还是弱的很,沈氏做作便不让云锦瑟跟过去了,怕伤了身子!

    马车在街上缓慢的走着,这么热的天,连马都受不了,这个时候,路上的行人也少的很多,刑部大牢到底是偏远的很,到了的时候,跟前根本就瞧不见人影,苏清漪与苏慕昕下了马车的时候,便瞧着有几个官差压着苏景容正往这边走,苏清漪瞧了一眼苏慕昕,便走了过来!

    “见过韵贞贵郡主,尚书大人!”这苏景容流放,这些个官差其实也是知道苏清漪她们会过来的,即便是以前闹过什么不愉快,或者苏景容做了什么错事,如今也都得了报应,她们做子女的不可能不过来送送,所以心里面早就有准备,行了礼,嘱咐一声别太久了,便退到了一边,不打扰他们父女相聚!

    苏景容似乎老了许多,那胡子也因为许久没有打理,显得整个人极为的狼狈,脸上却是白的厉害,身上背着枷锁,这么热的天站在这里,那汗早就湿透了衣衫,那白色的囚衣,却是已经染成了灰色,可见他在牢里并不好过!

    “你们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苏景容冷了冷声,他在这个时候,其实还是最盼望的是见到亲人,可见到了他又不愿意让他们瞧见自己又多么的狼狈,而且,他对于苏慕昕与苏清漪还是有恨意的!他藏东西的密室,只有沈氏知道,自己曾经是那么的信任沈氏,官差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寻到,分明就是沈氏告密,自己如今落的这般的下场定然是与他们有关,而且,自己的屋子里根本没有放那么的银两,他心中不由的怀疑,是苏清漪动的手脚!

    苏慕昕张了张嘴,瞧着苏景容的样子,却也说不什么来,他的心已经麻木了,苏景容于他也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当然是瞧瞧,侯爷最终能落得什么下场?”苏清漪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浓浓讽刺的笑意,她现在是高高在上的郡主,是未来的王妃,可是,苏景容却是一个永远无法翻身的阶下囚,即便两个人在一起站在,仿佛,苏清漪是站在云端高高在上,而他不过是落入泥间!

    “我现在就是后悔,当初就应该杀了你!”苏景容恨恨的说,如果是在苏景容心里对苏清漪除了恨,还有那么一点点所谓的血缘关系,现在因为苏清漪的话,他的心底,真正的将苏清漪当成了敌人,这些日子在大牢里,他细细的回想的事情,似乎每一件都与苏清漪有关,自己的女儿们一个个都离开自己,姨娘们也都惨死,这都离不开苏清漪的算计,都说是什么相由心生,苏景容有多么的怨苏清漪,他现在的样子就该有多么的狠毒!

    “漪儿,不要与他废话!”苏慕昕紧紧的皱着眉头,瞧着苏景容的样子,赶紧的护在苏清漪的旁边,生怕苏景容在疯狂下,会做出什么事情一般!

    苏清漪的面上始终是带着笑意的,她用手推开苏慕昕,示意他不用做声,用哪种极为不屑的语气说了句,“可惜你没有机会了!”苏清漪说的畅快,这一日,她终究等得太久了!

    “哼!”苏景容突然冷笑了一声,他这个女儿虽然在气势上已经压他了一头,可是他并没败不是吗,“你别得意,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苏景容说这话的时候,阴森森的,让人听了都不由的起了些个鸡皮疙瘩!

    苏清漪突然觉得苏景容真是傻的可爱,她突然将身子靠的很近,声音很低,仿佛是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怎么,你是在等人救你,是你心心念着的和贵人,还是?”苏清漪突然顿了一下,眼睛扫视了四周,用极为轻的声音吐出了两个只字,“二皇子!”

    在苏清漪说完这两个字的时候,苏景容的脸色猛的一变,脸上挂着不敢相信,这个事苏清漪怎么会知道,难道和贵人已经出事了?其实他当初那么维护和贵人,开始的时候,仅仅是因为和贵人是皇帝的女人,他的心中有那种能得到皇帝女人的自豪,后来,和贵人告诉她,其实她的女儿是赵贵妃的,当今二皇子是和贵人的儿子,苏景容才开始没有道理的护着和贵人,就是为了与和贵人扶着二皇子登基,自己便是功臣了,到时候,即便是二皇子不重用自己,自己的手上有和贵人这张王牌,他也不害怕,真与二皇子闹翻了,自己便将他的底揭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