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七百五十五章:悲痛欲绝

    秦若染在她的对面坐下,把自己的包放好之后,叶晓静已经把一杯酒喝得快要见底了。

    见她还想拿酒瓶给自己倒酒,秦若染抢先把酒瓶夺了过来,往叶晓静的杯子里倒了一个底儿,怕她喝太多。

    叶晓静无语地举起酒杯,摇晃了一下里面的液体,然后叹了口气。

    她把杯子放下,垂下头盯着桌面看了一会儿,忽然发出了一声嘲讽的笑,然后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叶晓静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抬头对秦若染说:“我一定想不到吧,他那样一个人,居然也会出轨。”

    说真的秦若染挺意外的,在她看来宫南是最没可能出轨的人了,他都能等叶晓静那么久,应该很在乎她才对,结果居然做出了这种伤害她的事情。

    “嗯……”

    她没发表意见,沉默地给自己拿了个杯子,也倒了些酒进去。

    见到叶晓静之后,她没像之前那么担心了。

    一放松下来,她自己的事情就重新浮上了心头,那在一路紧张赶过来的时候被压下去的东西,现在一点点的又重新冒出来了。

    秦若染感觉自己有些渴,叶晓静这次喊她出来,真是叫对人了,这酒,她也非常需要……

    “我刚醒过来的时候,知道他为我做的那些事情,真的非常感动。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从来没有一刻像那时那么肯定过。当时我就想,就是他了,这辈子就是他了。”

    叶晓静苦笑着喝了一口,对秦若染说:“你知道吗?有时候话不能说太早,你真的想象不到未来会发生什么。”

    “你说的对……”

    秦若染联想到了自己早年那些日子,再想想现在,当初她又怎么想得到会有今天呢?!%^*

    当她最开始和雉城川在一起的时候,又怎么会知道现在会变成这样?

    “来,我陪你喝。”

    秦若染主动将她们两人的杯子满上了,一瓶酒眨眼就见了底。

    叶晓静好笑地看着快要溢出杯口的液体,心里产生了一种名为痛快的感觉。

    如果将这一大杯喝下去,大概就是一边痛一边快乐吧?(!&^

    她就着杯口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然后端起来跟秦若染干杯,秦若染跟她碰了一下,两个人都仰头猛灌。

    叶晓静喝到一半停了一下,看见秦若染居然还在给自己灌酒,不禁愣了一下。

    这女人怎么比她这个刚刚发现男人出轨的人灌得还狠?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叶晓静忽视了,大概是给她面子吧,朋友不就是这样的么?

    秦若染一口气喝完,叶晓静见状也喝了,两人又点了一瓶酒。

    “你以后不要一个人出来。”秦若染认真地叮嘱叶晓静,“想喝酒就叫上我。”

    叶晓静笑了,这时她们点的酒来了,叶晓静给她们的杯子满上,说:“喝。”她仰头灌了一大口,然后凝神经质地笑了起来,“爽快!”

    秦若染陪着她喝,心里越来越苦涩。

    一个人在房间里时的难过这时占据了她的心,她没有说出来,只是埋头喝酒。

    叶晓静笑着笑着笑出了泪花,笑容渐渐消失,她看向秦若染说:“还是你好,现在我只有你了。”

    秦若染也有同感,兜兜转转,结果现在跟她一起喝酒的人还是只有叶晓静。

    “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秦若染酒量不好,这时脸已经变得红扑扑的了,眼睛也比平时亮了一些,是喝酒后的那种亮。她替自己倒了半杯,又是一口气灌下。

    起初叶晓静还跟秦若染一起喝得很嗨,心里的话也一点点地倒出来了,感觉好受了不少。

    可是等第二瓶酒见底了之后,秦若染还在嚷嚷着要喝酒。

    服务生早已经给她们送了新的过来,秦若染豪迈地给自己和叶晓静满上了。她的手有些抖,倒酒的时候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