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六百七十三章两次拉拢

    “她有何理由嫉恨我?是本王让她去查的?还是本王让毛安对诸葛莲生用刑的?本王不过是物尽其用罢了。”君北辰一脸的淡然,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南宫玉儿抽了抽唇角,语气无奈:“辰哥哥,你这不是要和苏陌涵为敌吧?”

    “诸葛莲生已经退出了朝堂,她拿什么与本王斗?”君北辰低声哼笑,面上有些傲意。

    南宫玉儿跺了跺脚,语气焦急:“辰哥哥你这是做什么,你难道是要和苏陌涵反目为敌吗?”

    “本王没有这个闲心,是她自己整天就知道与人厮混,掉以轻心才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君北辰轻哼,面上带着明显的薄怒。

    南宫玉儿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辰哥哥这是吃醋了啊!

    南宫玉儿噗嗤一笑,继而又大笑起来,一笑便就收不住了。

    整个人笑的前俯后仰,笑声爽朗,飘出好远。

    君北辰面上却有些窘迫,沉声问向她:“笑什么?”

    南宫玉儿止住笑声,认真道;“辰哥哥,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苏陌涵与国师现在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兄妹之情。

    国师说要拿苏陌涵当妹妹,而苏陌涵也拿她当哥哥,他们现在的关系很纯洁。

    我知道外面有传言说他们在一个房间睡觉,但是并不是,他们之间绝对是清白的,不然以苏陌涵的性子,他们早在一起了。”

    君北辰蹙眉,却并未说话。

    南宫玉儿还算是了解他,知道他是一时无法接受。

    “辰哥哥,你是一直都很聪明,但是有的时候也太糊涂了。”!%^*

    君北辰看着手中茶盏中的茶水,一时无言。

    这时,有丫鬟上前,轻声道:“王爷,王妃问你是否要去一起用膳。”

    南宫玉儿蹙眉,不耐烦的摆手:“不去不去,告诉她,让她自己吃吧!”

    丫鬟一愣,见君北辰不说话也只得俯身退下,看来今天王妃又要空等了。

    良久,南宫玉儿托着下巴看着君北辰,语气无奈:“其实,辰哥哥你们也没有机会了,毕竟你都已经有上官浅了。苏陌涵眼里又容不得沙子。”(!&^

    南宫玉儿面上有些惋惜,这苏陌涵和辰哥哥多配,真是可惜了。

    君北辰蹙眉,面上有些烦躁。

    南宫玉儿抿了抿唇,小声道:“辰哥哥,你真的喜欢上官浅吗?”

    “不知。”君北辰总算是回了话,手中的茶水已经凉了,却依旧没有放下。

    “那辰哥哥你可要想清楚了,一定要想清楚,千万不能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南宫玉儿低声嘱咐着,颇有些唠叨的意思。

    “恩。”君北辰点头,眸色已经无法淡然。

    而这夜,上官浅对着一桌子饭菜,发呆到天亮。

    要等的人,一直并未出现。

    这些日子以来,所谓的痴心,好似真的是幻想一般。

    春节,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很热闹。

    苏府更是一片喜气洋洋,苏陌涵也被喜气渲染了,整个儿人都精神了不少。

    而这天,芍药终于回来了。

    苏陌涵让人准备了一桌子饭菜,看着不断吃的芍药不由无奈:“小神医,若是撑着了,怕是不舒服吧!”

    芍药摆了摆手,一脸的哀怨:“你还说,说是十万火急的事情让我赶回来,我在马车里呆了三天三夜都在赶路,一路都在吃干粮。回来一看你还在活蹦乱跳的,那个祁临,真是纯心折磨我。我警告你,先不要理我,有什么事情等我吃完再说。”

    “行行行。”苏陌涵点头,撑着头看着她。

    芍药身形娇小,但是可真是能吃,一桌子饭菜,吃掉了一大半。

    直到吃饱喝足,又吵着要去睡觉。

    “不用准备什么房间了,有床有被子就行。就这间吧,我就睡这里了,你们谁都不要打扰我。”芍药说完,打着哈欠就去了房间。

    “她也是累坏了,让她好好休息吧,墨水,让人将火炉点上。”苏陌涵低声吩咐,回到自己房间坐着。

    待祁临来的时候便就是翌日午时三刻,这天下着小雪,素白的雪花柔如一团团纯洁的光芒,从空中温柔地缓缓飘落,绒花一样的微雪轻轻地围绕着院中的残花枯叶。洁白的雪花晶莹纯净,地面上薄薄的积雪,亦散发着淡淡的柔光。

    冬日的景色,就像是一副沧桑而又纯净的画,矛盾又融洽。

    而祁临就像是画中走出的谪仙,让人看一眼便就移不开目光。

    苏陌涵托腮看着祁临走来,眸中感慨。

    这么完美的男人,确实是不该沾染尘世。

    “芍药回来了?”祁临坐在苏陌涵对面,低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