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448章 美丽的误会

    路彦琛:哟呵,没看出来,你经验挺丰富的!

    云梦恬:那是,我的恋爱经验,已经十七年了!

    路彦琛:我知道,从你妈妈肚子里开始算的!

    云梦恬:别把我说的话不当话,我说的可是真的,你自己注意点吧!

    路彦琛:你这么正经,我还真不习惯,你今天早上,从我这边走了,句直接回宿舍了吗?

    云梦恬:不然呢,我还能坚持当你的电灯泡啊,我跟你说,今天晚上的电话,那就是个美丽的误会,至于我这么正经的跟你说话,完全是为了让你别揍我!

    路彦琛:你还真是实话实话,好了,我也没有怪你,就是问问你,省得你觉得,我有了女朋友,就不爱妹妹了,你早点睡吧,别熬夜!

    云梦恬:就知道我家表哥最好了!

    路彦琛:你得了吧,赶紧睡觉吧!

    云梦恬笑眯眯的将手机扔在一边,看向叶一朵:“朵朵,你觉得我表哥好不好啊?”

    叶一朵挑眉看了她一眼:“怎么?你要跟我争男朋友吗?”

    云梦恬被她噎了一下,她半天才缓过来:“叶一朵,你神经病啊!”

    叶一朵看了她一眼,没多大反应:“我感觉自己还挺正常的!”

    云梦恬深吸了一口气:“那是我表哥,你可别这么口不择言的,让我表哥听见,非得收拾你不可!”

    听到云梦恬的话,叶一朵笑了。!%^*

    因为她之前就说过,自己要收拾云梦恬的话。

    她笑着看了一眼云梦恬:“这只能说明,我男朋友的魅力值太高了,至于你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并不是我的想法,总而言之,是你的想法太龌龊了,千万不要把我跟你的想法归为一类哟!”

    云梦恬也是彻底无语了:“叶一朵,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叶一朵耸了耸肩:“我在你面前,还要什么脸啊,毕竟,我可是你表嫂,也算是长辈啊!”

    云梦恬瞪大眼睛,瞪着叶一朵:“你故意的吧,叶一朵!”(!&^

    叶一朵笑着把吹风放下,梳了梳头发:“你总算是明白了,我一直都是故意的,故意挑刺呢,一报早上的一箭之仇!”

    云梦恬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果然是神经病!”

    “恩!”叶一朵爬到床上:“不是神经病,怎么能跟神经病住一个屋呢!”

    云梦恬彻底没话说了,她发现,想要噎住叶一朵,她还差点火候。

    叶一朵听到那边没人说话了,她伸手关了灯。

    好一会,她才笑着问:“小梦,你生气了?被呛的不会说话了?”

    云梦恬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没有搭理她。

    叶一朵打了个哈欠:“不说话就睡觉吧!”

    叶一朵说完,以为云梦恬回配合自己睡觉。

    却没想到,她刚闭上眼睛,云梦恬就闷声道:“朵朵,你感觉你可记仇了,你怼人的时候,怼天怼地的,怼的我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叶一朵笑了笑:“要的就是这效果,好了,你也别郁闷了,赶紧睡觉吧,我有点困了!”

    云梦恬点了点头,闷声说:“好!”

    接下来一段时间。

    叶一朵感觉,自己跟路彦琛,像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因为路彦琛平时有时间,都会开车来找自己。

    然后,带着她去吃个饭,然后,送她回来。

    周末的时候,她会去公寓那边,有时候,路彦琛在,有时候,他去上班。

    叶一朵就陪着烈风一起玩。

    这样的日子,让叶一朵有点恍惚,这就是谈恋爱吗?

    她不知道,别人谈恋爱都是什么样子的,她只知道,她跟路彦琛在一起,很轻松。

    现在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紧张,路彦琛也很少拉她的手,很尊重她的感觉。

    他最多就是亲一亲她,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这让叶一朵觉得,他好像把自己当成一件珍宝一样。

    她很多时候,能从路彦琛的眼神中,看出一种舍不得的情绪。

    只不过,有时候,她也有点郁闷,因为他们之间的相处,有点太平淡了。

    对!

    就是平淡,没有那种失控,人家都说,谈恋爱的人,大脑容易失控。

    可是,他们俩好像在谈一场很理智的恋爱。

    她还把自己的想法,跟云梦恬说过。

    云梦恬说,他们可能还没有找到,适合他们谈恋爱的模式。

    这让叶一朵很是郁闷。

    这天晚上,吃完饭,路彦琛送叶一朵回宿舍。

    他说:“明天我要去外地出差,这个周末,你想去公寓那边的话,可以喊上小梦一起,不然,我怕你一个人太闷!”

    叶一朵摇了摇头:“没事,到时候再看吧,说不定,我没时间!”

    路彦琛点了点头,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开车快到学校了,突然问了一句:“上次在宿舍楼下,给你表白的男生,叫什么名字?”

    叶一朵傻眼了。

    路彦琛问这个干吗,都过了那么长时间了。

    她皱眉道:“你问这个干吗?”

    “就……问一问情敌的名字!”路彦琛回答的很坦然。

    叶一朵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对你来説,肯定算不上情敌,毕竟,我和他连朋友都不是,更何谈别的,你把他当成假想敌了!”

    路彦琛看了她一眼,继续开车:“可是,他喜欢你,不是吗?这也不能算是假想敌吧,毕竟,他可是当着我的面,跟你表白过,虽然当时太远,我根本没看清楚,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想到这个人,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万一我去出差,他趁虚而入怎么办?”

    叶一朵看了一眼路彦琛,他从路彦琛的话里,听不出来他有什么情绪。

    她不知道,路彦琛的那一句话是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