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北辰 作品

第293章 傅茯苓番外九

    “当做没发生过?你是无意的?”

    傅司将她牢牢笼罩在双臂和阴影之间,从齿缝间出字,一字一句地问:“你是无意的,你怎么会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仍然摸索到我的学校附近?你还敢说,你是无意的?”

    傅茯苓震惊地瞪大眼。

    原来她昨晚顺着直觉走,竟然是走去了傅司所在的方向。

    傅茯苓心底有什么东西瞬间崩溃了。

    她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

    无论怎么劝诫自己,无语伦怎么鞭笞自己,她还是在想他。

    所谓的放手,不过是假象,潜意识中,她从来放不开傅司。

    毕竟是爱了那么多年的人。

    傅茯苓眼底涌上眼泪。

    肮脏的是她,为什么扯上傅司。

    让她一个人受折磨就好了,傅司依然可以拥有他的光鲜的人生,为什么,为什么又发生这种事……

    傅茯苓恨不得一刀杀了自己。

    她脸上蔓延的绝望,让傅司看在眼底,从来冰霜冻住的心间,也没来由地颤了一下。

    爱他,让她绝望?

    傅茯苓咬着唇说:“求求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一个人说,也不会以此要挟你什么。”

    傅司眯眼。

    她不会?

    这可不成。

    他的计划就是,两人发生关系,好让傅茯苓再也不敢克制。

    傅茯苓就应该扑向他,就应该不顾一切地将他牢牢留在身边。

    他喜欢看到傅茯苓为他疯狂的样子。

    可现在,她在说什么?

    我不会纠缠你。

    呵,这不行。

    傅司松开手,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傅茯苓。

    幽幽地开口。

    “是吗?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我做不到。”

    傅茯苓眼中含泪,抬头看向傅司,哽咽。

    傅司凉凉地看了她一眼:“毕竟昨晚,我是第一次啊。”

    傅茯苓猛地哽住。

    傅司不再看她,转身去了浴室。

    花洒冲水的声音响起,把被砸懵的傅茯苓换回了神。

    傅茯苓颤抖了两下,抱着被子嚎啕大哭。

    她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傅司出来以后,傅茯苓有些畏缩地坐在床边。

    正襟危坐的样子,显然是不敢多碰那张床一星半点。

    可又同样不敢碰别的地方,只好纠结地坐着。

    傅司走出来,擦着头发,傅茯苓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你没去美国。”

    傅茯苓好难受。

    如果傅司去美国了,也就不会被她糟蹋了。

    傅司眼底带着凉意,对她瞥了过去:“不是你下令,让我不要去的?”

    傅茯苓震惊:“我怎么可能!”

    傅司表情嘲讽。

    像是在看着一个说谎的匹诺曹。

    他打开门,招来了保镖队长。

    拿出他的手机,调到短信界面,扔给了傅茯苓。

    傅茯苓呆滞了。

    屏幕上,发信地址明明白白确实是她,而且,上面写的是,“将傅司留在A城,取消美国行程。”

    傅茯苓不敢置信地看着这句话。

    她不记得自己有发过,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让秘书多安排人手保护傅司。

    可是证据摆在眼前,她头脑一片混乱了。

    这却是像是她会说出来的话。

    用尽一切手段,将傅司留在身边,这才是她潜意识内最深处的想法。

    傅茯苓再一次直面了自己的罪大恶极,她沉默了半晌,抬起头,看着傅司,极尽愧疚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傅司难得地愣了一下。

    他迅速地起身,一脸平静地走到窗边,继续擦着头发。

    不对劲。

    傅茯苓的眼底,不再像以前那般狂热。

    取而代之的是歉疚。

    是补偿。

    他要歉疚做什么?

    他要的不是这个。

    傅司要的,是傅茯苓一再地亏欠他,同时又不可自拔地深爱他,这两种情绪纠缠在一起,是最好的催化剂。

    对她的占有欲来说,最好的催化剂。

    可现在歉意大过了爱意。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傅司敛眉,脑海里划过一个名单。

    周青。

    是你吗?分走了傅茯苓的爱的那个人。

    血腥在傅司眼底蔓延一瞬,又迅速被掩饰。

    保镖队长出去之后,又很快回来敲门。

    带进来两份早餐,傅司放到桌上,闲闲地扫了一眼傅茯苓。

    傅茯苓立即乖乖地走过来吃东西。

    两人无言。

    傅茯苓却忍不住回想着昨晚的事。

    傅司身上坚实有力,怎么也不像病弱的样子。

    她一直把傅司看做脆弱的玻璃娃娃,昨晚才知道,并不是如此。

    傅茯苓偷偷地瞄了一眼傅司露在外面的手臂,肌肉线条随着动作时而紧绷时而放松,充满迷人的魅力。

    傅司冷笑一声。

    傅茯苓立刻收回视线,低头喝粥。

    傅司凉凉地说了句:“你害得我今早没去跑步。”

    原来,他每天都有健身习惯。

    只是一身漂亮的肌肉,都被那冰雪似的气质和衣服掩盖了。

    “我害得?我没有……”

    傅茯苓忍不住辩驳,对上傅司冷漠的眼神,倏然顿住。

    她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傅司挑起嘴角,继续解说:“昨晚你那么用力,我现在腿有些软……”

    傅茯苓脸色爆红,恨不得冲过去捂住傅司的嘴。

    她昨晚没有神智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求求他不要再说了。

    傅司好像还有点委屈,盯着早餐说:“累得我都吃不下了。”

    傅茯苓恨不得一头撞死。

    但是身体却习惯性地下意识反应。

    走到洗手台,在净水器里倒了一杯水,用玻璃杯盛着递给傅司。

    清凉的水意在玻璃杯中晃荡着,傅茯苓小声地说:“喝口水会舒服点吧。”

    傅司接过,手指和她相触,灼热的触感停留了一瞬。

    傅茯苓迅速收回手,还没坐上自己的座位,傅司又闲闲地说:“倒是有胃口,只是懒得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