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不出所料

    “薄凡,要是疼你就说出来,千万不要忍着不说话。我在这呢,我在呢。”

    傅薄凡的伤情一天天的开始恢复,许沉凉也开始明白了李白说的康复才是最难的,有很多次许沉凉都害怕傅薄凡忍不住想要放弃。

    “疼,啊,疼。”

    “对对对。你叫出来,你别咬着嘴。”

    许沉凉心疼的看着傅薄凡想替他一起分担疼痛却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

    终于这波治疗结束了,傅薄凡已经疼的虚脱在床上,身上也早已经被汗水打湿。

    “薄凡,你真棒。”

    傅薄凡对着许沉凉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薄凡,明天我就要去公司上班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好好的做康复,虽然我去公司了,但是我还是会在你做治疗的时候,我不在的时候你也不要偷懒就行了。”

    “我怎么可能偷懒,你一定要回来陪我。”这个时候傅薄凡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每次治疗都一定要许沉凉在一旁,要是许沉凉不在一旁他还会发小脾气。

    面对这样的傅薄凡,很多人都说是许沉凉宠出来的,许沉凉每次都是笑笑不说话,心想自己能宠着他的机会也不多,如果要是可以冲着他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当然会回来陪你了,不过你也要按时吃饭不要刷小朋友脾气,而且明天小东祁休息,我会让管家带他到这里来陪你,所以在儿子面前你总不能丢失风度吧。”

    “我当然不会了,谁会在那小子面前丢失风度,你可不要瞎说,沉凉,我身上疼,脸也疼,你快别提那小子了,你一提他我就更疼了,有了那小子之后你都不爱我了,我好难过啊。”

    “行了,你可别装了,你要是再卖可怜我就把你的样子录下来然后给你儿子看,让他继续好好的嫌弃你。”

    “沉凉,你怎么这么不可爱了,你就不能拿出平时哄他的耐心哄哄我吗?你这样我也与小情绪了。”

    “哎哟,你还有小情绪了,那这样的还我也有了,我还要替你去公司处理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替我带儿子这不是很公平吗?”

    许沉凉把手一摊,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傅薄凡现在已经从更痛中缓出来了,这样也挺好的,身上虽然还有轻微的疼痛,但是这点痛傅薄凡早就已经习惯了,麻木了。

    “是是是,咱们家你说了算你说行就行,我能有什么意见。我替你看儿子是没问题,不过那小子可能会不太想要我去看着吧。”

    “你心里明白就好,不过,他也就是表面上不想,可能内心里面还是很想的,上次不是说了你昏迷不醒的时候,给这小子着急坏了,还是说了好不容易有爸爸了,可不想又没有了,所以你可千万别让他失望啊,你是我们一家的希望。”

    “傅先生,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李白敲门打断了两个人的聊天。

    “挺好的。”傅薄凡面对外人还是一如即然的惜字如金。

    “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恢复情况我看挺不错的,既然这样的还,我可能要改变一下治疗的节奏了。”

    许沉凉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急忙忙的问道:“怎么改变?”

    “傅先生,你的妻子很爱你,他也很可爱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士,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傅薄凡露出了一个与平时不符的笑脸给到李白,说道:“那还真是借你吉言了,能遇上他我很幸运。”

    “傅先生,你这么笑看起来有些奇怪了,好了,我们被说这些还了,你感觉今天的治疗是不是比平时更疼,但是你自己还能忍住。”

    “是。”

    “人的忍耐力是无限大的,但是跟你心里面有了希望,有了想要坚持下去的动力就会一直的坚持下去,经过今天的治疗之后我发现你的疼痛忍耐力又增强了,这是我从一起上记录的指数,你也可以看一下,这对你来说也是有好处的,下一步我说调整计划,虽然会比现在看上去更难一些,但是你会恢复的更好,时间也会更短。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

    “不考虑时间,单纯的从效果上来讲,这两个治疗方案哪个会更好?”

    “当然是后面的一个了,这是我从国外心带来的仪器,经过多次试验之后我发现它在促进肌肤愈合这一块效果非常的好。”

    “既然如此我就没什么意见了,我觉的这个事情是可以尝试的。”

    许沉凉在一旁听了很久,看傅薄凡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下来,对着李白说道:“李白,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两个还是要商量一下,你看可不可以给我们一点时间。”

    “当然可以了,明天早上之前给我回复就可以了,第二个治疗方案的相关内容我把他们留给你,你们可以看一下,讨论之后再给我答案。”

    许沉凉看李白走了之后对傅薄凡说:“薄凡,你这次是不是太草率就答应了,我们对这件事情还没有一个具体的了解这么答应恐怕不合适。”

    许沉凉看傅薄凡不说继续说道:“我不是说不让你换方案,现在这个方案虽然时间慢一点,但是效果还是有了,我们都已经看出了效果,但是如果你要是欢乐方案就相当于走了一条捷径,这条捷径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一条简单的路,我希望你能深思熟虑之后再来决定。”

    过了很久,傅薄凡才开口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要对我有信心,我只是很想快点好起来,我们也要相信李白,是他将我从死神手里面抢了回来的。”

    这次换许沉凉开始不说话,许沉凉的意见表现的很明显就是不同意这件事情,傅薄凡还在想各种方法劝说,许沉凉就是不听,这天晚上两个人罕见的冷战了,熟悉和不熟悉的人都感觉到了两个人的冷战。

    晚上睡觉的时候,许沉凉躺在床上,趁着黑暗深深的看了一眼傅薄凡说道:“我同意了。抱歉,是我自私了一点。我承担不起失去你的风险,哪怕一点都不可以。”

    “沉凉,你不会失去我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们一家人也会一直在一起的。”傅薄凡说完紧紧的抱着许沉凉。

    “任总,你看我们这个报告可以吗?”

    “你们的这个计划有什么根据吗?我看了一下往年的数据根本就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数值,你们的数据来源和我说说也让我长长见识。”

    许沉凉本来不想第一天就这样杀鸡儆猴的,奈何有些人实在是不把她当回事,上回王天金就算了,自己没那么高的智商,纯粹是被人推出来的。

    “这,这。”许沉凉接二连三的发问把市场总监已经问懵了,他也没想到许沉凉这么不好对付,这和传言好像还有点不太一样,传言这不就是一个花瓶吗?股东会那天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但是心里面也确实是没把这个女人当回事。

    不过眼前这不动声色的样子和总裁实在太像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

    “任总,这。”

    市场部总监还想继续辩解,许沉凉直接就打断他说道:“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听你说这些没用的话,这份报告拿回去重做,我需要的东西我想你不需要我说你听了吧。出去叫财务总监进来。”

    市场部总监灰头土脸的出去了,其他在外面等着的人看他的脸色十分的不好,心里面更加打鼓了,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老杨,怎么个情况啊?你跟我们说说。”

    市场部总监一边摇头一边说:“不是个能糊弄的,你们心里面要有准备。”

    至于其它的不管别人问什么,市场部总监就不再开口了,还是不给自己找麻烦了,吧财务部总监叫进去之后,就赶紧离开了,自己要赶紧把报告做出来,虽然是个代理的但是在总裁面前也能说上话,人家吹个枕头风不比什么都有用。

    这场单独的会议,已经不能说是会议了,就是个人批斗,每个人斗志昂扬的进去,灰头土脸的出来,出来之后每个人闭口不再说许沉凉的坏话,反而牟足了劲要好好表现一下。

    “夫人,今天是不是有些累了?”

    “什么事情你说吧,这点小事倒是不累人,我只是没想到这些人就以为我这么好糊弄吗?我要是这么好糊弄,薄凡也不会让我来帮他代理职务。”

    许沉凉一边摇头一边难掩自己的失望。

    “夫人,是公司的人现在人心都不太稳定。”

    “不稳定还是肯定的,不过我也只能给他们这一次机会了,下一次估计就要把他们请走了,都是大佛,咱们这庙还是太小了,容不下他们啊。”

    “夫人,您费心了。”

    “怎么今天说了这么多好话给我听啊,公司不省心薄凡肯定更累,我能做的就帮他分忧,等他回来的时候把公司完整的交给他,你这人老是说什么费心不费心的话。”

    助理呵呵一笑说道:“看来是我想太多了,总裁说的一点都没错,夫人你还真的适合这个位置,总裁还想过您在位置稳定了之后他就退休,每天带带孩子你们两个调换一下位置。”

    “他想的美,想让我在人前受累,他在家里面每天睡到自然醒,等回去我就告诉他门的没有,别说门都没有了,就连窗户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