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查不出来

    小东祁宝宝虽然还是有点抗拒,可是听了麻麻的话,就扭头探出麻麻怀里,看了病床上的季霆一眼。

    他严肃着一张小脸,走过去,问:“你真的是我麻麻的朋友吗?”

    季霆看着他嫩嫩的脸蛋,笑着回答:“是的,我们是好朋友。”

    小东祁宝宝双眼狡黠地一弯,咯咯笑出声来:“你和麻麻是朋友,所以你不是麻麻的哥哥!哈哈哈。”

    只要不是麻麻的亲人就好了,麻麻只有他一个亲人!

    小东祁宝宝对亲人这个概念的意识还不深,只觉得对麻麻来说,亲人是很重要的,那这么重要的位置,当然是越少越好,只有他一个人,那就是最好了。

    季霆一愣,明白过来自己被这孩子摆了一道,失笑出声:“真是输给你了。”

    “哼。”小东祁宝宝傲娇地叉着小腰,扭头又跑回了许沉凉怀里,对季霆吐舌做了个鬼脸。

    “对不起啊季大哥,孩子太调皮了。”许沉凉有些无奈,有的时候,她也拿这个聪明宝宝没办法。

    季霆摇摇头:“孩子机灵是好事。”

    说着,他的眼中忍不住地多了一丝落寞。

    他还是不习惯凉儿带着一个孩子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的凉儿是他的……虽然他从来没有拥有过。

    季霆暗恨地捏紧拳,许沉凉拿出包包里的玩具,让小东祁在一边玩着,坐到季霆床边跟他说话:“季大哥,今天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你在短信里问过无数遍了,现在又问。”季霆宠溺地笑着,好像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小妹妹。

    许沉凉笑笑:“我很担心,而且,也很愧疚……季大哥,伤害你的那群人,我觉得背后一定跟某个权力团体有关联,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的。”

    “你?”季霆用了一个质疑的语气,看了许沉凉一眼,漫不经心地说,“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我是为了保护你,犯不着跟那些地痞流氓计较。如果真有人要针对我,那我也会以牙还牙。”

    许沉凉无言,她知道季霆说的没错,也知道每个人的处理事情态度不同,可是,她还是希望能看到最公正的结果。

    而且,不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她就永远亏欠着季霆,虽然她确实是受了季霆的恩,但是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只会欠的更多。

    这种人情交际的基本原则,许沉凉不相信季霆不懂,他一再地阻拦,难道是希望,她能一直欠下去?

    许沉凉摇摇头,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

    她现在变得很多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简单单纯的姑娘了。

    许沉凉略过了这个话题,和季霆说起自己找了新工作的事,没想到,季霆又是一口拒绝:“你找什么工作?你现在还不够忙吗?每天带着个孩子,还去工作,你是要把自己早早地折磨成老太婆吗?”

    许沉凉有些无法理解:“我把时间都规划好了,白天宝宝去上学,我就去上班,并不会冲突呀,再说了,我只是上班,又不是做苦力,不会那么累的。世界上很多女性比我忙碌多了,我已经让自己很放松了。”

    季霆还是不高兴:“你喜欢上班,到我公司来,给你安排个职位不就好了,去给别人打工像什么样子,掉价的你不懂吗。”

    “……可是季大哥,以前我在自己家的公司当总经理,也是上班,你不是还称赞过我吗?”

    “那能一样吗?你在自己家的公司,事情都有人帮你做,你喜欢去看看就看看罢了,根本累不到你,现在呢,你是帮别人做事,被别人呼来喝去的,不丢脸吗!”

    眼见着季霆越说越过分,许沉凉抿紧嘴,不接话了。

    原来,这就是季大哥的想法,觉得她以前只是玩票性质,从来没把她做的事情认真对待过。

    虽然许沉凉知道季霆是担心她,出发点是为她好,或者可以说是心疼她,但是,许沉凉还是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她不由得想到傅薄凡,在她和傅薄凡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傅薄凡一个多余的字也没说。

    许沉凉想着又在内心笑笑,她把季大哥和薄凡比什么呢?没必要比的。只不过,越是经历的事情多,她越是发现,傅薄凡除了脾气差,还真的哪儿哪儿都是她喜欢的样子,而恰好,这份脾气差,又在她的忍受范围内。

    该说她年少时眼光太好吗?

    许沉凉出神,季霆打量着她的表情,又斟酌着说:“我说得太重了?凉儿你别怪我,只是,工作真的不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