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自己处理

    许沉凉安静下来之后,小松从后视镜里看到许沉凉眼帘微垂的侧脸,略微觉得怪异。

    这个人……静下来也挺好看的,气质也挺好的,为什么非得想不开做这个。

    他还是很鄙视这种出卖自己的拜金女,当然,还有更多不要钱对着老板倒贴的,那一种人,他也一样鄙视。因为,她们最终看中的还是老板的钱,跟前一种在本质上没有区别。

    在他心中,BOSS是非常值得敬仰的人,否则,他也不会这样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小松不希望BOSS身上出现污点。

    把许沉凉送回家之后,小松飞快地开车溜走,他一分钟也不想和这种不洁的女人多待。

    **

    傅薄凡满怀心绪地下车,脚边无意间踩到了什么东西,他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许沉凉的包。这女人……傅薄凡脸黑了,想到她的诸多行径,他不由得怀疑,这个包该不会是她故意留下的吧?

    司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在旁边问:“傅先生,我替你送回去?”

    “不用。”傅薄凡虽然是一脸不爽,但依旧捏着包下了车,走进家门,把它扔在了沙发上。

    既然不想要,就别要了吧。

    傅薄凡报复似的想着。

    他很快投入了未完的工作,等到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傅薄凡一边擦头发一边坐到沙发上看更新的纽约时报新闻(纽约那边是早晨),这时,沙发上的包包震动了起来。

    傅薄凡动作一顿,在只有他一个人的房子里冷哼:“现在才想起来包不见了?”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许沉凉发现手机不见,打电话来找了。

    傅薄凡一脸高傲地把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却猝不及防地看到屏幕上写着:sweetSisi。后面还跟了一个爱心。

    英文名字?这么亲密的称呼?

    傅薄凡捏着手机沉默了,半分钟之后,他带着些力道,划开了屏幕。

    电话那端,传来雀跃活泼的打招呼声,用西班牙语说着:“宝贝,早上好!”

    宝贝?!

    傅薄凡咬了咬牙根,虽然对面是女生,但是这不能阻止傅薄凡脸黑了下来。他用醇厚的声音冷冷道:“你打错了。”

    不管打错没打错,先挂断再说。

    听了就生气!

    电话里疑惑而焦急地问:“啊?打错了吗?Serena换号码了吗,怎么不告诉我?天哪,我现在要怎么才能找到她!”

    傅薄凡:“……”

    他挺烦燥的,看见有人叫许沉凉宝贝他就很不爽……不论男女,只是因为,在他和许沉凉分别的时候,许沉凉有了关系如此亲密的人,只这一点就让他嫉妒。

    但是,看到许沉凉的朋友这样着急,他也奇异地收起了唯我独尊的脾气,耐着性子在那儿说:“算了,你没打错,但是她现在不在,明天再联系她吧!”

    “呃……对哦,我就说嘛,我不可能打错的,因为你会说西班牙语啊,总不可能你们华国人都会西班牙语吧哈哈,我真聪明。”

    傅薄凡额头上划过一片乌云……这什么无厘头的女人?他实在没耐心继续说下去,就要按下挂断键的那一秒,电话里的人忽然说:“那麻烦你帮我转告serena,就说爱德华很想她!过段时间,就来中国找她!”

    “嘟……嘟……”

    不知何时,电话里已经变成了忙音。

    而傅薄凡呆立在那儿,若不是晚风从窗外吹进来拂动了他的头发,几乎叫人以为他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头做的雕塑。

    爱德华。

    这个名字终于还是出现了。

    曾经,它只是出现在他对许沉凉的调查资料中,就像一抹灰,被风吹跑了,就没了。他也尽力地让自己不去想起,让自己忘记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仿佛忘记了,他就可以真的没有存在过。

    可是现在,他亲耳听见了这个人。

    而且,这个曾经娶到过许沉凉的人,过段日子就要来中国找她。

    傅薄凡眸色冰冷,脸上全是风雨欲来的寒霜,周身的气场就仿佛想要毁灭全世界般恐怖阴森。

    窗外的夜逐渐黑沉,傅薄凡深深地吸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地走近了卧房,按照他一如往常的习惯,上床,睡觉,关灯。

    黑夜里,他却魔怔般地,在眼前不断看到许沉凉的幻影。

    娇嗔的,天真的,缠人的,对他热情如火的。

    他今天差点就在酒店里要了许沉凉……

    这个跟前夫藕断丝连的女人。

    “砰!”

    黑夜里传来一声闷响,是傅薄凡狠狠地锤了一下床,差点把床给锤塌,他沉重地喘息,仿佛被人当胸打了一拳般难受,额角的青筋跳个不停,太阳穴一股股脉冲得激烈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