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叫我爹地

    许沉凉的拒绝有些生硬,让傅薄凡斜着眼。

    他顿了顿,说:“听你说他发烧了,那么大一个孩子,要是真晕倒了,你是能抱还是能扛?”

    许沉凉张嘴,却说不出反驳的话了。

    许东祁宝宝长到五岁,虽然平时还能抱一抱,但是睡着了的人格外沉,许沉凉着急起来又怕会磕碰到他哪里,还真不敢一个人随便搬弄。

    看傅薄凡一脸要帮忙的样子,她也不好再继续拒绝,只好混乱地点点头,和他一起上了楼。

    开门之后,许东祁宝宝还没睡着,自己给自己开了动画片,乖乖地捂着被子躺在床上看电视。

    他听见动静,转过头来看到妈妈,虽然妈妈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但他眼中就只装得下许沉凉,在那儿睁着生病后眸色深了些的大眼睛说:“妈妈,我好难受。”

    许沉凉当时就心疼得差点流眼泪了。

    她走过去把宝宝搂在怀里,在背上轻轻地摸抚两下安慰,说:“妈妈回来了,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许沉凉转身走到厨房里,傅薄凡自然也抬脚跟了过去。

    走到她背后,就看见她悄悄地抬起手在那儿擦泪。

    傅薄凡也就皱了眉,不解地说:“孩子不是挺乖吗。”

    他没养过孩子,对这种生物只有一个印象:不闹腾就好。

    在他看来,许东祁很乖不搞事,所以不明白许沉凉为什么哭。

    倒是哭得他心里也有些怪不舒服的。

    许沉凉蹭了蹭脸,声音平静地说:“我不想再看见宝宝自己哄自己的样子了……”

    他还那么小,正是该跳该闹的年纪,可是他却那么懂事。就算是生病了,也是第一时间地打电话给她汇报,仔仔细细地说他有哪儿难受,还尽量把事情往轻了说,就是担心没说及时了,会病得更严重,让许沉凉更伤心。

    母子连心,许东祁宝宝的这些体贴,她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她都不知道该自豪把孩子教得好,还是该责怪自己让孩子替她分担了这么多。

    傅薄凡听了这句话,想了一会儿,懂了。

    也就对许东祁这个小人类有了一层新的认识,他有一点点好奇地走到了卧室里,许东祁自从听到妈妈回来了,就关了电视,安心地在安静的房间里睡着了,两只小手抓着被角,起烧的脸蛋红红的,呼吸也有些重,听着有些难受的样子。

    傅薄凡看着他闭上眼的模样,心底没来由地升起一股熟悉感,他恍惚地想到自己的童年,那时候他比许东祁还大一点儿,不过也是一样的小心翼翼。

    他是寄人篱下,许东祁呢?

    难道是因为单亲家庭?

    傅薄凡想到此处,脸又黑了下来。

    他很厌恨那个让许沉凉变成单亲妈妈的男人。

    但现在,显然不是说那些事的时候。

    他也就努力地压抑着自己,把那些事给忘到脑后去。

    再怎么性子沉稳的孩子,睡着了也还是有着自己的天性的,许东祁迷迷糊糊地翻身,要踢被子,傅薄凡下意识伸手,赶紧给他压住,结果许东祁警醒,立刻睁开眼睛,茫茫然地看向了傅薄凡。

    傅薄凡坐在他的床边,和他一对望,就有些紧张。

    他性子冷清,又独惯了,对路上的小孩子从来不多看一眼,所以他心中也没有一个“孩子”的印象,和许东祁对视着,也是有些严肃地把他当成了一个男人。

    那自然是有些尴尬的。

    傅薄凡正犹豫着要不要站起来走开,许东祁就打了个滚,翻身过来,两只小嫩手抓住了傅薄凡的大手,贴在发烫的脸颊底下,软软地喊了声:“爹地……”

    他从没叫过这个称呼,也是因为妈妈说过,这个人是爹地才记住的。

    他喊完之后,就无知无觉地又睡过去了,傅薄凡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小小的人类,叫他爹地了。

    许沉凉的孩子,叫他做爸爸。

    傅薄凡眼瞳睁大,像是面临着一场巨大的海啸,心中骇然一般跳得激烈,动荡,但忍过那阵兵荒马乱铁蹄踏响的轰动之后,令他嗓子眼直跳的,竟然是激动。

    他艰难地咽了口口水,从已经睡着的孩子手中,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

    他走到厨房去,许沉凉正煮着粥,清甜的香味渐渐溢了出来,她应该还放了瘦肉,很鲜。

    他看着许沉凉纤细的背影,极想用大掌一把将她罩到怀里来,又有一股子暴力的念头,想将她狠狠摧折,要看看她的心,到底是软的还是石头做的,为什么她对着孩子是毫不作假的慈爱,对他却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