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你别离开

    傅薄凡闻言脸色立刻褪色苍白,他的瞳孔放大,整个人如遭雷劈地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的,这句话是他说过的,可是,他当时怎么舍得?

    傅薄凡觉得自己不可理喻。

    面对许沉凉脸上的嘲讽和恨意,傅薄凡吞咽了下喉咙,声音干涩地试图解释:“我那是气话,我不可能这样对你、和我们的孩子……”

    可是这句话说出口,他自己都知道有多不可信任。

    在辱骂许沉凉的当时,他可没解释过这是气话。

    如今再来解释,可信度在哪里?

    果然,许沉凉冷哼一声:“你做不做得出来,你可能不知道,我却是知道的。我身上的伤,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傅薄凡心脏一阵绞痛,像是被一只手给狠狠地拧住,他恨不得给许沉凉跪下来,如果这样许沉凉就能原谅他的错误的话。

    “这些……我都不知情,我会让傅家付出应有的代价的,你为我丢失的许氏,我也会原原本本地给你找回来!”

    “不用了。”许沉凉避之不及地说,“我不想再和你有什么关联,我不要你帮我报仇,也不要你替我找回许氏,我只需要你现在签下离婚协议,放我走!”

    这个孤绝无人的小岛,真是天然的囚牢,许沉凉眉心微皱,她若是在A城,一次逃跑不能总有第二次,可是在这个陌生得甚至不知道在什么国度的地方,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求救。

    或许她根本不该打草惊蛇。

    傅薄凡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开口时,语气也是坚定不移:“我说过了,你的什么要求我都能满足,唯独这个不行。许沉凉,我欠你那么多,你得给我机会还你,否则是不是太不公平?”

    不公平?

    许沉凉微愕,似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傅薄凡这样指责。

    傅薄凡留下这句话就转身出门,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让许沉凉更加碍眼,医生说了,她现在要静养,不能忧思,不能动怒。

    傅薄凡转出门外,在走廊上停了下来,按住胸口拼命地呼吸。

    原来被人拒绝、被人憎恨是这样的痛楚。

    这还真是……报应啊。

    一整个上午,傅薄凡没有再来许沉凉面前晃悠,佣人很贴心,安排的都是外国人,而且,恰好是许沉凉不会说的语言,许沉凉嗤笑,他这是吸取了小绦的教训,干脆让她与世隔绝,跟这些用人根本无法交流,也就无法通过她们联系外界了。

    傅薄凡是真的很聪明,可惜,这种聪明给许沉凉带来的只有伤害。

    她试图趁着傅薄凡不在的时候好好睡觉,可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

    明明很困,困得头都有些痛了,可是躺下来却只会变得更清醒,头脑里面那根作痛的神经在一下一下地跳,让她痛苦不堪,根本别提入眠了。

    许沉凉痛苦地用枕头狠狠压住自己的脑袋。

    她有些心慌,想到今天医生说的那些话。

    这样的身体素质,要如何去孕育一个宝宝?她到时候,能给宝宝提供足够的营养吗?

    想到这里,许沉凉突然爬了起来,走到门外大声喊来佣人,她无法和佣人交流,只能摇响一只进餐时使用的铃铛,于是佣人就知道她是想吃东西了,点点头,下楼之后不久,就端上来鲜美的食物。

    许沉凉其实一点也不饿,她最近吃得很少,可是为了给腹中的孩子补充营养,她一定要多吃一点。

    她夹起虾饼往自己嘴里塞,虾肉很鲜嫩,她却吃得毫无感觉,吃得急了,别噎到差点吐了出来。

    佣人赶紧给她端来果汁。

    许沉凉休息了会儿,接着吃。

    她是宝宝的母亲,她不能再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在知道怀孕之前,许沉凉一直处在一种活也好、不活也好的状态中,可是现在,她不能再这样。

    傅薄凡从书房用远程电脑处理完公务,出来就见佣人在忙忙碌碌,现在是许沉凉的午睡时间,他很奇怪地上前问了清楚他们在干什么,听明白之后,立刻迈着长腿上楼。

    许沉凉还在努力地吃着,她根本没有食欲,因此吃起东西来也显得分外艰难。

    “沉凉,胡吃海塞是不行的!”傅薄凡上前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制止。

    许沉凉面无表情,僵硬地说:“你管我?心疼钱的话,你就赶紧回去赚钱吧,别在这儿看犯人一样的看守着我。”

    她又一次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傅薄凡心中恼怒,又有一分不甘,可是却不忍对许沉凉发泄。

    “好了,我们听医生的,一步一步来,嗯?”傅薄凡低头,尽管知道许沉凉看不见她,却还是将自己蹲到了和许沉凉同等的高度,和她对视。

    许沉凉的嘴角还有一些海鲜的残渍,傅薄凡自然而然地伸手将它抹去,拿起手巾替许沉凉擦脸。

    他感觉到了许沉凉的不安,也知道这从何而来。

    许沉凉从来就是个面上冷硬傲娇,实际却无比柔软的人,就像一只刺猬,对待不喜欢的人,总是亮着刺,只是为了保护柔软的肚皮。

    傅薄凡心里想着,却又忽然想到,为什么自己如今可以看得这么透彻,以前却要三番五次地误解许沉凉?

    许沉凉一直很爱他,很珍惜他,弄到现在这般田地,都是他亲手造成的。

    傅薄凡心下一痛,没有再表现出来惹许沉凉厌恶,而是淡然地伸出一只手到许沉凉的腹部,替她轻轻地揉着,帮她消食。

    “胃不舒服的话就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儿,我替你揉一揉,你现在的身体不能随便再吃药,所以消食片什么的也不要吃了,你忍耐一下。”

    他的动作完全自然而然,没有一丝的不情愿,仿佛他就是这么一直照顾着许沉凉的,从来也没有嫌弃过、厌恨过她。

    许沉凉突然就在此刻想起了以前的许薄凡。

    他是她生命中最耀眼的少年,在很小的时候便对他一见倾心,曾经是她毕生的追求。

    他的性格很冷,对她也很凶,可是许沉凉却很懂得他的温柔,因为她只爱他,所以用最美好的心情去看待他。

    这一瞬间,她仿佛错觉地以为,她回到了少年时期,贪玩吃撑了,被许薄凡训斥一番后,又面冷心热地替她揉着肚子。

    许沉凉顿时湿了眼眶。

    其实她一直爱着那个少年,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她只是把他埋葬在了回忆中,迫使自己接受了如今这个傅薄凡。

    许沉凉迅速地眨眨眼,掩盖眼角的湿意,顺着傅薄凡的动作,她靠在了傅薄凡的肩头,温暖宽厚的躯体带给了她一种无法形容的安全感,她的头痛也消失了,懒懒地靠在傅薄凡身上,什么也不愿去想。

    终于,她渐渐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傅薄凡按揉的动作才渐渐停了下来。

    他垂目看着自己身上安睡的人儿,眼神复杂。

    就这么看了很久之后,他不舍地扶起许沉凉的身子,让她离开自己的肩膀,躺到床上,换一个舒服的睡姿。

    可是,在他即将抽身离开的时候,许沉凉忽然在梦境中抬起手,揪住了他的衣服。

    “许薄凡……”许沉凉喃喃地念着。

    傅薄凡猛地僵硬。

    他紧紧盯住许沉凉,眼眶倏然通红。

    傅薄凡的腮帮不停地鼓动,勉强压抑着自己躁动的情绪,生怕影响了睡梦中的人。

    她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唇角弯弯,甜甜的笑容,甚至还翻了个身,在他的衣襟上蹭了蹭脸,满足地呢喃:“许薄凡,你别走,帮我抓那只蝉,我好喜欢你啊……”

    傅薄凡喉间漫上一层血腥之意。

    他从未有一刻,这样的嫉妒自己,同时又憎恨自己。

    凭什么那个年少的他能得到许沉凉如此的信任和依赖,可为什么,他又要把它给弄丢了?

    傅薄凡咬着牙喘息了好一阵,才勉强平静下来,单手揽过许沉凉的肩膀,给予她更多安全感,同时轻轻地拍抚着:“我不走,我就在这儿,只要你还愿意看着我。”

    他多希望,能再听许沉凉叫他一次许薄凡。

    许沉凉醒来的时候,海边的晚霞灿烂得炫目,海鸟在空中盘旋,那副风景美得像是珍贵的摄影作品。

    她发现自己依偎着一具坚实的胸膛,立刻一惊,几乎是弹跳开来。

    傅薄凡也被她的动作打断了浅眠,看着许沉凉上上下下检查自己身上衣物是否完整的样子,唇角微勾。

    “别找了,我现在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再怎么忍得难受,我也会忍到孩子满了三个月后。”傅薄凡慵懒地戏谑。

    许沉凉听出他话中的暗示,小脸一肃,认真地警告:“我是要跟你离婚的人,你不要和我有什么非分的举动,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