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受伤困兽

    “不准走!”

    傅薄凡猛地向前一步,眼底有着深深的阴霾。

    他目光漆黑,凝视着许沉凉,似乎想要用如深潭般的眼神跨过他们两人之间的鸿沟。

    “许沉凉,我不管你策划了多久,也不管你是不是在我身边装作乖巧的样子利用我,我只知道,你哪里都别想去!”

    “薄凡!”傅茯苓先急了,忙出声阻止傅薄凡,对她来说,她是巴不得许沉凉走了才好,薄凡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要拦她?薄凡不是很不喜欢她吗?

    傅茯苓的话音刚落,傅薄凡的眼睛倏然转过来牢牢盯住了她,他的眼珠赤红,简直像是黑夜中一头随时会发狂的野兽。

    傅茯苓心里咯噔一声,吃了一惊。

    被儿子用这种嗜血的目光盯着,她竟然仿佛孤身面对藏着远古凶兽的恐惧。

    “你不要再说话,否则,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傅薄凡的声音幽寒,如玄铁直直地插进傅茯苓的肺腑。

    他怪她。

    她对许沉凉下手,傅薄凡躁郁得恨不能将傅茯苓碎尸万段!

    如果,傅茯苓是一个陌生人的话,她现在绝不能好端端地站在这儿。

    傅薄凡深吸一口气,压住血管里的躁郁,转头看向许沉凉,他压低嗓子,声音变得轻柔,好似在哄着一个梦游中的病患:“沉凉,跟我回去,我会保护你,你别再想着乱走了,嗯?”

    他会保护她的,真的!以前他错过了太多,可是从发现许沉凉对他来说重要如斯的时候开始,他认输了。

    他已经开始准备对她好一点了,为什么她却想要走了呢?

    而且还走得这么决绝,在他的眼皮底下,安排了这一切,安排得这么完美,整个计划里,没有他的参与。

    她不是说了么,她对以后的人生规划里,再也没有了他。

    傅薄凡往前的步子忽然停了下来,弯腰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早就已经劈得四分五裂,只不过还一直维持着完整的假象,直到现在,真相揭开,“啪”的一声,整个碎裂成齑粉,血肉飞溅。

    那是许沉凉曾经寄放在他那里的心,如今不存在了。

    丢了一颗心,傅薄凡本以为可以不在意,可现在他却好像是弄丢了自己的心一般疼痛难忍。

    宽阔的天台上,直升飞机缓缓地停在上方,阶梯放了下来。

    “沉凉,我们该走了。”

    许沉凉却好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沉凉!”吴小叶加大力气摇了摇她。

    许沉凉这才回神,张张口想说话,却发现喉咙一阵干痛,血腥气漫了上来。

    许沉凉一愣,接着苦笑。

    原来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会为他牵动,当他说不要走的时候,她竟然有一种想要往他那边走过去的冲动。

    不可以。

    她究竟有几个胆子?死过一次,还敢相信么。

    许沉凉咽下喉咙里的血腥气,对傅茯苓说:“怎么样?傅夫人,最后一次给你考虑的机会,如果你没有诚意的话,你就只能在明天的头版头条上看见A市豪门残杀儿媳的热点新闻了。”

    傅茯苓嘴角一抖,她恨恨地盯着许沉凉,盯着这张和她二十年前最恨的人相似的脸,眸中满是厌恶。

    果然是那人的女儿,从容得令人讨厌!

    傅茯苓不再犹豫,摘下一个小小的容器丢给了许沉凉,吴小叶眼明手快地替许沉凉接了下来。

    “这里面,有你想要的所有资料,密码是63828,拿去吧!既然你主动找虐,那就好好欣赏,看看你那对父母做过的恶事!”

    许沉凉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紧紧攥住吴小叶的手,她的长发被风吹得散乱,在风中肆意地飞舞,原本绑在眼睛上的绸缎也松了下来,虚虚地挂在头发上,和三千青丝缠绕在一起,凌虐,飞舞,有一种散漫的凄惶美感。

    “小叶,我拿到了......”许沉凉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哭腔,她的脸上表情十分复杂,带着最后孤注一掷的倔强,或许,也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舍。“我们可以离开了,小叶,帮我收好......”

    砰!

    “薄凡?!”

    傅茯苓忽然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傅薄凡竟然闪身到了直升飞机旁,爬上了机舱,趁驾驶座上的飞行员不备一只手臂横过去勒住他的脖颈,另一只手用力一推,将飞行员整个人制住。

    “把飞机给我。”

    傅薄凡声音沉冷地道,仿佛一只地狱罗刹。

    “哥们,你怎么回事……”飞行员瞪大双眼,试图挣扎。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