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跟我回家

    许沉凉震了震。

    她再怎么迟钝,也终于意识到,许薄凡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教她如何融入公司。

    许薄凡点到即止,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再多说,而是仪态优雅地开始用餐。

    即便在闹市中,他仍然闲适自若,浑身散发着真正的贵公子才有的气质。

    许沉凉注视着他,几乎是情不自禁地痴迷。

    这一刻她根本不觉得自己拥有了许薄凡,虽然她和他之间绑着一纸婚姻,可是,像许薄凡这样俊秀的,仿佛天神地才的人物,又怎么可能被婚约束缚住。

    很多时候,许沉凉仰望着许薄凡,如同仰望着一尊偶像。

    也许,就算他们是从来素不相识的两个人,许沉凉也一定会在看到许薄凡的第一眼就爱上他,即便是在远处默默看着,默默爱着。

    甚至恨不得就这样直到天荒地老。

    爱情的幸福感和怅然感同时充斥着许沉凉的胸腔,她深吸一口气,迅速低头解决完了午餐,回到公司。

    她问许薄凡:“我下午是怎样安排?”

    许薄凡淡淡地扫她一眼:“一切照旧。”

    照旧?那就是说,还是要到洛颖那里去了。

    许沉凉咬咬唇,她这个人面子薄,和人吵完架之后,便有些不知如何面对。

    但是,她又似乎能懂得许薄凡的用意。

    如果心胸狭隘,又怎么能容人。如果不能容人,又怎么担大任。

    许沉凉点点头,诚恳地说:“那我去找几本书看。”

    在经人讲授之前,自己学点理论知识总是好的。

    她转身要走,手腕却被人拉住。

    许薄凡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夫人,你这种积极性我很认可,可是,你也得体谅,我不是铁打的,工作了一上午,总得休息吧。”

    许沉凉懵然地说:“你休息吧,我自己看书,不要你陪的。”

    许薄凡一副“懒得跟你废话”的样子,扯着她往休息室的大床走。

    “陪我午睡。”

    言简意赅的命令。

    他的指令下得很果决,许沉凉却有几分不能接受。

    她迷迷糊糊地被男人拉着倒在了大床上,还想挣扎:“你、你自己睡就好了……”

    一起午睡,她容易心慌。

    看着许薄凡的俊脸在自己身边沉睡,她怕自己色心一起,就忍不住做点什么。

    许沉凉挣扎着要爬走,却根本躲不过男人的大掌,被一把按进怀里,另一只手半是抚摸半是固定着她的脑袋:“别闹了,好好睡。”

    男人的声音已带了几分惺忪,似乎真是累极,急需要补眠。

    许沉凉乖乖地蜷在他胸口,睁大眼睛,耳边就是许薄凡沉稳有力的心跳。

    她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像细密的鼓点,敲得又快又急。

    她很紧张。

    这样亲密的、互相依赖的关系,又像家人,又像爱人,正是她最期盼的亲密关系。

    而身边的人更是她从小到大倾慕的对象,许沉凉感觉自己如坠梦中,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一天。

    不管许薄凡是为什么愿意渐渐地放下心防,对她越来越好,叫她夫人,教她为人处世,甚至抱着她午休……她都愿意把这当成一场美梦。

    她甚至不敢大力呼吸,生怕惊扰了这场梦,万一突然把许薄凡惊醒了,他又决然地离开,留下她如坠冰窟,她该如何自处?

    许沉凉感受着两个人不同的心跳,在患得患失的爱情痛苦中,渐渐地睡着了。

    当她的呼吸变得平稳悠长,刚刚连声音里都透着睡意的男人却睁开了眼,眼神灼灼,一分疲态也不见。

    他的姿态丝毫没有改变,如果不是看到他的眼睛,绝对不会怀疑他根本没有睡着。

    许薄凡搂着许沉凉,明明是亲密的姿势,却在他睁眼的那一瞬间显露了疏离。

    许沉凉的反应,他全都收于眼底。

    跟预料之中的,一模一样。

    也许是因为预想得太过精准,他竟忍不住浮上一层嘲讽之色。

    原来,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比自己想象的更了解许沉凉了。

    许薄凡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离下午的工作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他干脆重新闭上眼,打算真的睡一个午觉。

    这一觉,竟不知不觉地有些香甜。

    醒来时,身边已经空了,许沉凉将她用过的毛毯和枕头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边,许薄凡坐起来,看到这一幕,还未完全清醒的脑海一时有些怔然。[后来许沉凉离开,许薄凡做噩梦惊醒,身边是真的空荡。他分不清虚幻现实,追问许沉凉为何还没回来。]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许沉凉探进脑袋来看了看,圆滚滚的眼睛像某种小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