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306章你期待着醒来见到谁?

    将杨甯送回家去看过医生之后,路漫漫才回了家。

    这一路上她都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她,直到回到军属大院门口,她偶然一个回头,发现魏蓝的车还停在不远处时,她愣了愣。

    “咦?小师哥难道还没回去吗?”

    看了看那辆熟悉的车子,路漫漫疑惑的自言自语。

    就在她还在纠结,到底是应该先回家去看看,还是去车里看看时?这时魏蓝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赶紧回家去歇着吧,累了一天,铁打的身体都受不了,何况是你现在。”

    小师哥向来阴晴不定,路漫漫真的是不敢招惹。

    她乖乖的回了一条信息,然后便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家中。

    踏进家门之后,路漫漫才发现她的父亲和夏妈妈并不在家。

    桌上放着一张字条,路漫漫拿起来看才知道,原来是燕爷爷请他的爸妈去他们家做客去了。

    喝了一口水,回到卧室里躺下。

    路漫漫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思绪放空下来,她才发现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齐修远那边,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原本是想打电话去骂楚一尘,说一说他有多卑鄙。

    可想到他本来就是一个爱耍手段的人,她打电话去骂他根本就没有用,最后她决定选择将他忽略到底。!%^*

    “哎呀,我到底该怎么做呀?”

    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路漫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像烙煎饼一样。

    她在床上抱着被子裹来裹去,也不知道是今天太累了还是怎么的,翻滚了几下,她竟睡了过去,而且睡得很熟,连晚饭都没有起来做来吃。

    半夜的时候,他们家的房门被敲响。

    在这静寂的夏夜里,这敲门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

    路漫漫在睡梦中一下子就被惊醒了起来。

    暗夜里,路漫漫睁大的双眼。

    因为接二连三有个被绑的经历,这大半夜的听到敲门声,她蓦地感到有些害怕,一颗星心突突的狂跳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敲门的肯定不是她的爸妈。

    他们都有钥匙呢,如果说是他们回来,一定用不着她起床来开门。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披着衣服挪下床,路漫漫努力按捺着自己的慌张,准备去看个究竟。

    她摸黑慢悠悠的走上2楼,透过楼上的窗户,她看到她家前院儿的门外有两个男人的身影。

    其中一个似乎喝醉了,正似一滩烂泥似的,趴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

    另一个男人有些嫌恶的推了他一把,将他的身姿稍稍扶正了一下之后,随即又腾出手来敲门。

    那两个男人的身影从楼上看上去微微有点熟悉,只不过夜色太黑,加上外面的灯光又弱,路漫漫看的不是特别真切,因此一时没有辨别出来。

    拍了许久的门也没有人应,赵司霆遂拿起电话来准备拨打电话。

    听到楼下的手机响起,路漫漫才终于确认了门外的人应该与她认识。

    她丁丁咚咚的跑下楼,抓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赵司霆的名字,然后,她顾不上接听电话,快速跑出去开门。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路漫漫正要问赵司霆是什么情况?

    打电话也没有人接,赵司霆真在犹豫要不要把手里的人扔到地上?

    看到门被拉开,他转过脸来便看到了路漫漫。

    “漫儿,你在家啊!”

    惊讶的看着路漫漫,赵司霆问。

    路漫漫正在疑惑赵司霆扶着的人是谁?

    定睛看去,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人竟是她的老公齐修远。

    “你们……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这两个人只要待在一起,不是斗嘴就是打架……路漫漫很难想象他们俩能够友好和平相处。

    现在看着他们俩像朋友一样勾肩搭背的,看着这样的画面路漫漫总觉得有些诡异。

    “说来话长了,赶紧扶他进去吧!”

    整个事情的经过确实挺复杂,赵司霆没有多余的功夫与路漫漫细说。

    这齐修远简直是太重了,他若不是与他身形相当,体重相当,恐怕早就被他压成柿子饼了!

    “好的,快进来吧!”

    赶紧后退一步腾出位置,路漫漫让赵司霆赶紧进屋。

    赵司霆扶着齐修远继续往里走,来到客厅以后,他像甩麻袋一样直接把齐修远甩在了沙发上!

    “呼——累死我了!”

    活动了一下酸得快要僵硬的脖子和手臂,赵司霆这样说。

    感叹完毕,他看向屋里四处找水杯。

    瞧出来他是口渴了,路漫漫赶紧跑到厨房去为他倒了一杯温水来。

    看着赵司霆仰着头咕嘟咕嘟的喝水,待到他将水喝完,路漫漫才从他手中接过空水杯。

    等他喘了一口气,稍稍休息了一下,路漫漫这才又看向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人之间怎么了?”

    没有回答路漫漫的问题,赵司霆定定的看着她问。

    这个问题路漫漫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回答。

    她低下头沉默了一阵,然后再次抬起头来时,她对赵司霆说:“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你放心吧,我会跟他好好解释的。”

    事情的具体经过,路漫漫并没有打算对赵司霆细说。

    这是他们夫妻俩之间的事情,路漫漫不想给赵司霆增添烦恼。

    “好吧,既然你不愿多说,那我就不问了。”

    看得出来路漫漫挺为难的样子,赵司霆放弃了询问。

    他不自在的缩了缩手,然后指了指躺在沙发上的齐修远,接着对路漫漫道:“人,我已经帮你给送回来了,需要我帮忙把他扛到床上去吗?”

    “不用了不用了,你赶紧回去吧!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晚上谢谢你了!”

    连忙摆了摆手,路漫漫拒绝了赵司霆的好意。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