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晓果 作品

第六百二十四章 强势护妻

    花晓芃的心揪了起来,要是小昭真的得了癫痫,那就糟糕了。

    这可是一辈子都治不好的病。

    孩子的一生都要毁了。

    司马钰儿绝对不能接受孩子有癫痫的可能,认定是花晓芃下了毒。

    她的五官狰狞的拧绞成了一团,猛然推开陆宇晗,就朝花晓芃扑了过去,“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你毒害小昭,我杀了你。”

    她还没有冲到花晓芃面前,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铁臂扇倒在了地上。

    陆谨言赶来的很及时,强势护妻。

    “你这个疯婆子,我老婆好心好意陪你来医院,你还恩将仇报,诬陷她。”

    陆宇晗把司马钰儿扶了起来,“谨言,晓芃,小妈情绪比较激动,你们体谅一下,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你再纵容这个女人,迟早要出大乱子。”陆谨言低哼一声,眼里闪着阴鸷的寒光。

    司马钰儿凶神恶煞,仇恨到了极点,恨不得抽了花晓芃的筋,剥了花晓芃的皮,喝光花晓芃的血。

    “我想起来了,中午的时候,小昭吃了她做的香酥鸭,肯定是她在鸭子里下了毒,小昭才会这样。”

    “不要胡说了,鸭子我们全都吃了,医生都说了不是中毒,你就不要在这里胡思乱想了。”陆宇晗劝慰道。

    “如果是慢性中毒,医生是很难查出来的。”

    司马钰儿咬牙切齿。

    陆宇晗叹了口气,“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只要是中毒就能从血液中检测出异常成分。要真的是中毒,反而还好,如果是癫痫,就难治了。”

    司马钰儿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肩膀剧烈的颤抖了下,“小昭很健康,不可能得癫痫的。”

    她不能接受这个可能性,是中毒,一定是花晓芃下的毒。

    陆初瑕圆溜溜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了两下,绽出一点狡狯的微光,“该不会是漆树中毒吧?小妈,你把这有毒的花带回家,风一吹,毒花粉肯定满天飞,没准,司马小昭一不小心吸进了肺里,才中了毒。”

    “有道理,总算找到罪魁祸首了,赶紧面壁思过去吧,别再像疯狗一样乱咬人了。”陆谨言薄唇划开极为幽讽的冷笑。

    司马钰儿气得吐血,转而趴在陆宇晗身上嚎啕大哭,“小昭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有仇有恨的为什么不冲我来,要对他下毒手呢?”

    陆谨言一手搂住了花晓芃的肩,一手牵起了妹妹,“走了,眼不见为净。”

    回去的路上,花晓芃依然有些担心。

    小昭是小昭,司马钰儿是司马钰儿。

    她不会因为司马钰儿的过错而迁怒于小昭。

    “希望小昭不是癫痫,不然就遭罪了。我听说癫痫每发作一次,都会对大脑产生伤害,他还这么小,怎么受得了呀。”

    陆初瑕撇撇嘴,“嫂子,小妈可是在冤枉你给他下毒呢,你干嘛还这么关心他?”

    花晓芃抚了抚她的头,“小昭是无辜的,大人的争斗不该牵扯到孩子,再说了,他在家里住了这么多天,跟我十分的亲近,我早就把他当成亲弟弟看待了。”

    陆初瑕叹了口气,“小妈要像你这么善良就好了。我担心,就算医生诊断出来小昭是癫痫,小妈也会死咬着是你下了毒,才害得他得癫痫。”

    一道肃杀的戾气从陆谨言脸上掠过,“她要作死,我不介意送她一程。”

    花晓芃抿了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