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拂柳 作品

第89章 自作多情的人倒成了他了

    千烟从来没觉得云城这么小过,自己只不过是难得跟池琰出来吃顿饭,却就这么遇上了温南。

    那辆车自己坐过好多回,甚至还在上面做过。

    但是她现在确实是有些慌了,一想到温南在这里面,和韩凉繁一起,心脏就像是被一只手用力的攥紧了一样。

    可能是她太怂了吧,哪怕是敢直接跟温南说些什么,却没胆子在跟他说完之后还见上一面,尤其是在他未婚妻也在场的时候。

    始终是心虚的。

    千烟的手心里出了一层汗,抿了抿唇,迟迟没有动。

    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才侧过头去看着池琰,“不想在这吃了。”

    “嗯?”池琰愣了一下,脸上有一些惊愕。

    大概是没想到女人真的翻脸比翻书还快,之前还说吃法餐也还不错的,现在都到门口了却又后悔了。

    他顿了两秒,虽然有些茫然,却没有再问些什么,而是挑了挑眉,“那你想吃什么,咱们换一家。”

    “……”

    千烟咬住了唇侧的嫩肉,她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否认自己跟温南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连脑子都被他带坏了,就像是这个时候,池琰不问她些什么,她反而觉得奇怪。

    因为如果是温南的话,免不了要问句为什么,或者吐槽一句小姑娘就是难伺候,虽然他后来可能也会带着自己换一家,可是跟池琰却不一样。

    池琰还真的……挺照顾她的感受的。

    千烟自己都觉得自己太欠虐了,可能是舔着脸讨好温南习惯了,这几年也因为他,自己身边桃花都断了不少,早就忘了那种被人追着捧着的感觉了。

    她被捧着的时候,也就是温南心情好。

    那个男人,心情好的时候,她就算是作天作地他也能忍着,甚至是嘴角含笑的看着她。

    心情不好,没让你摔成个肉饼就已经是万幸了。

    “走吧。”

    千烟思绪还很复杂的时候,池琰就已经伸过手从背后揽了她一下,把人带着往前走了几步,也只是片刻,他就很快的收回了手,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倒是挺绅士的。

    “正好最近天气冷了,不然带你去吃火锅?”池琰提了个建议。

    “好啊。”千烟听到火锅这两个字就满口答应着,赶紧大步跟了上去。

    什么温南和韩凉繁的,现在都不该是她想的。

    池琰轻笑了一声,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视线却越过了千烟,落在了背后餐厅的门口,眸色微暗。

    ……

    餐厅内。

    韩凉繁坐在温南的对面,长发规矩的垂在两侧,一张美丽的脸被精致的妆容衬托的更加出色。

    只是温南神色却淡淡的,好像在他的眼里自己跟往日没差一样。

    韩凉繁之前也不甘心,至少她是应该能得到温南的,而不是只是一个表面的状态。

    可是她又不能去做些什么,纵然心里再不甘,再恨,她都得把那口气忍下去,怎么说也不能丢了自己的面子。

    上流圈子的名媛,和那些混迹娱乐圈的戏子,根本就不能被相提并论。

    更何况这几天温南明显时间都多了起来,虽然也总是在公司忙到很晚,但是几乎晚上找他都是有时间的。

    大概是温南跟千烟之间发生了点什么吧。

    韩凉繁在前几天让人查过,那种二十四小时轮岗制的查,就算温南心思再缜密也架不住有漏洞的时候。

    他在外面养着人,韩凉繁是知道的,但是具体养着的是谁,外面传言太多了,韩凉繁也不能去活撕了谁,就算是她再想,也要保持着自己的形象,可是查清楚了之后,事情就能变得简单很多。

    尤其是还在没有温南的保护的情况之下。

    “阿南。”韩凉繁温柔的叫着他,“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姑姑说想让你回去过。”

    温南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眼睛都没抬一下,“我要出差。”

    “……”

    这种想也不想就拒绝了的话,韩凉繁表情僵了僵,却也没说什么,“出差的话可以把生日提前一点嘛,难道你这之前还有什么安排?”

    “……”

    温南拿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嗯。”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的话,可以推一下。”韩凉繁依旧是认真的在说着,对于温南的冷漠她早已经习惯了,“毕竟你今年过生日,我难得在国内呢。”

    “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温南抬眸看了她一眼,“也没回去过过生日。”

    “……”

    韩凉繁真的有点尴尬了,自己把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温南却还是那么淡漠。

    根本就没有一点未婚夫妻的感觉,甚至就像是两个合作伙伴一样。

    “我就只是想……陪你过个生日嘛。”韩凉繁有些低落的叹了一声。

    生日这种事情,其实温南真的不怎么过,毕竟他是个不爱热闹的人,顶多就是跟莫千澈他们聚一聚就算是过了。

    前面几年,还有个千烟要闹腾一下。

    去年的时候,那个小姑娘不知道从哪儿学的,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家里捣鼓,可能是天分并没有在那上面,弄来弄去反而搞得手忙脚乱的,不知道从何收拾起。

    温南回家的时候,一打开门就愣在了原地,里面的小姑娘可能是因为他回来的太突然,还没有全部准备好,所有变得有些局促,尤其是在猛地记起来自己穿的是什么样的时候——

    那种可以称得上是情趣的服装,把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在十一月初天气降了温的时候,所有的人几乎都穿上了长袖遮住了肌肤,屋内的女人却是美好的身材一览无余。

    千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脚边还有一些没弄完的东西,丝丝绕绕的,看的温南眼睛都花了,血液也在那一刻沸腾了起来,浑身的燥热几乎是没让自己按捺住。

    千烟还委屈的要死,可怜巴巴的,“我本来是到处都收拾一下的,结果你回来的这么早……”

    温南喜欢千烟的一点,大概就是她没那么矫揉造作,就算是作起来的时候能矫情死人,但是大多时候都是正常的,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那种媚态都被她发挥的淋漓尽致,只要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她几乎就丝毫不会压抑着自己的感受,每一声都能激起温南心底那种最恶劣的冲动。

    极致的缠绵,就连每一根神经都被刺激的跃动了起来一样。

    一想到千烟,温南的脸色就变了变,上一秒还想起了那样的画面,下一秒就变得冷冽了起来。

    千烟到现在都没一点动静,倒是真的沉得住气,反而想起的多的人好像是他一样。

    本来以为千烟会做些什么,结果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动静,自作多情的人倒成了他了。

    “阿南?”

    韩凉繁说了一堆,却发现温南根本没有在听,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嗯。”温南抬眸看着她,表情淡淡的,也没了之前神游的思绪,“什么?”

    “……”

    如果不是从来的教养束缚着她,韩凉繁现在可能都要掀桌子了。

    她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是引人注目的那一个,身后的追求者无数,偏偏温南对她始终都是淡漠的样子,甚至在这样的时候还有些漫不经心的。

    “我刚刚说……”韩凉繁抿了抿唇,“你是不是累了?”

    温南回答的直接,“嗯,吃完饭你就回去休息吧。”

    “……”

    又是一个直接明了的拒绝,韩凉繁保持着那抹淡淡的笑容,依旧还是关切的样子,“那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温南拒绝了她,“小吴在等。”

    反正就是没有主动说要送她回家,也没说让她这个未婚妻去一下自己的家里。

    韩凉繁肚子里憋着一股闷气,轻笑了一声,“温南,我们这样像是未婚夫妻吗?”

    她带了些质问的语气,大概也是忍不了温南这样淡漠的样子了,只是声音还算是轻柔,气氛没有太僵。

    “怎么不像?”温南反问了回去,俊脸上没什么表情,目光很沉的看着她。

    “……”

    韩凉繁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你不觉得你太过于冷淡了吗?尤其是这段时间。如果你是因为工作累的话,我可以不打扰你,但是你不应该给我一些回应吗?”

    温南看了她一眼,态度更冷淡了,“是很累。”

    “……”

    没了下文。

    韩凉繁再好的教养都快给逼的没有了,可是她又不能无理取闹,这样太难看了,对谁都不好。

    而且很多人会看她的笑话。

    原本以为这几天温南和她一起出来是因为两个的关系已经定下来了,结果他这几天总是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对她的态度也仅仅是有耐心。

    或者说,那种所谓的耐心,只能算是不关心而已。

    因为不关心不在乎,所以无所谓她说什么做什么,只要不触到他的底线,他都能忍。

    韩凉繁放在腿上的手攥成了拳,在温南看不到的位置,紧了紧手指,却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呼吸都变得重了些,韩凉繁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那等会儿回去了你就休息吧,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

    温南只是淡淡的应了声,没有跟她多解释什么。

    吃完饭后两个人就分开了,别人的未婚夫妻哪对不是住在一起的,而温南跟韩凉繁,却连分开时候的一个拥抱都没有。

    而且那个男人本来就像是个王者一样,从来都不是个低头妥协的人,在跟韩凉繁道别之后,看到她上了车,就径直离开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渐渐收紧,美艳的脸上还是多了几分扭曲的愤怒,看着温南绝尘而去的方向,韩凉繁深呼吸了一口气,拨了个电话出去。

    “盯紧千烟。”

    ……

    ——

    夜渐深。

    包厢里火锅的热气模糊了两个人的视线,闻到的全是那种令人垂涎三尺的辣味。

    池琰看上去人高马大的,饭量却好像还不如千烟,到后来就是她一个人吃的开心,他就坐在对面,很是耐心的给她烫着菜。

    那几只被煮熟了之后浑身通红的虾也被他剥好了才放进千烟的碗里,细致周全的照顾,让千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自己剥……”

    “你吃就行。”池琰没停下手里的动作,轻笑了一声,“我吃饱了,闲着也没事做。”

    “……”千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那我也总不能让你动手啊。”

    自从跟了温南之后,千烟身边的所有雄性生物都被她避让了三尺,更不用说那些追求者,池琰之前送的那个蛋糕都让温南吃味了好久,跟他在一起,千烟也是习惯性的去讨好着他。

    倒是真的,很久没有享受过被人追的感觉了。

    但是这种感觉虽然挺让人温暖的,可毕竟她对人家没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