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公子 作品

第276章 可能这是最后一次送你

    郁清秋开车还算稳,现在又到了年底,外面飘着小雪花,速度更是慢。

    副驾的道姑爬着,可见她颈部的紧绷,或许她正在经历沸涌又自己消化的过程。

    郁清秋摸了摸她的背,就当是安慰吧。电话在响,言驰打来的。

    “去哪儿了?”

    “有点事在外面。”

    “妈咪……”手机里传来言小妍的声音,奶声奶气,“下雪雪了,你快回。”

    她面部柔了很多,“妈妈这会儿有点事,大概会晚点儿回家。”

    她听到了言驰在那边教女儿说注意安全,慢点开车。言小妍,“妈咪,你慢点开车车,注意安全,我和爸爸在家等你回来睡觉。”

    “好。”她轻轻一笑,放下手机。扭头,原芷蓝还爬着,后颈的鬓发从脑子里冒出来一些,衬的脖子修长优美。

    郁清秋在她的脖子上摸了一把,她的掌心很凉,原芷蓝被冻的轻松的缩了下,“抬头,一直爬着会不舒服。”

    原芷蓝这才起来,脸色不太好,看着外面,没有说话,看得出她非常的紧张。

    郁清秋也没有在多话,天色渐暗,下着雪,车辆较多,开车子到市区的时候,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

    到了南水苑,原芷蓝很久很久都没有来过这儿,小区里面进不去,就在外面。

    郁清秋拿起手机打电话,号码刚刚拨出去,手一瞬间就被攥住,她扭头看到了原芷蓝定住的眼神,总觉得那瞳孔就要飞奔而出。

    她顺着原芷蓝的眼神往外看,在小区的里面,白雪皑皑,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路边……应该是从里面出来,但是临时有事,又停在半路,正驾的人从里面下来,一件黑色的圆领毛衣,穿着单薄,身姿笔挺。

    绕到了副驾,打开门,扶出了一名女人,女人穿的也少,长发,面容姣好,挺着一个……大肚子。

    郁清秋的手猛的疼,低头,原芷蓝掐着她的手背,而她自己的骨节早就已经泛青。

    郁清秋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任她掐去。

    里面男人把大肚子女人扶着坐到了后面,因为是稍微倾斜的角度,所以清晰的看到男人在女人的肚子上摸了摸。

    女人浅浅微笑,对他说了句什么,他从后座拿了一件男士的外套盖在女人的肚子,关门。

    关上门后,才拿手机。

    “喂?”

    郁清秋听到了手机里的声音,直接摁了免提,“你……”她的呼吸忽然也有些不稳,“在忙什么,言驰叫你来家里玩儿,你女儿想你了。”

    “有些忙,改日再去。”低沉磁性的声音,不再多言,直接挂了电话,上车。

    郁清秋反握着原芷蓝的手,单手倒车,然后把车子停在了一侧,看着那辆路虎出去。

    车顶的雪花,经风一吹,洋洋洒洒的飘落。

    郁清秋回头,原芷蓝的脸,煞白煞白。

    “芷蓝。”

    没人理。

    “芷蓝?”

    郁清秋拍着她的背,原芷蓝醒过来,看着她,眼睛里凝固的东西开始一点点的涣散,然后用力呼吸,粗喘,背部延绵。

    郁清秋心疼她,“其实他回来有好几天,我以为他会去找你,或者他的兄弟会去告诉你。你没有下山,我才明白你不知此事。我也是才知道他身边有一个女人……也是才知道,她怀了孕。”

    看那样子,应该也有六七个月。

    “跟上去。”这是原芷蓝唯一说的话,说完就趴了下去,许久许久都没有起来。

    她就像是一个被抽走了筋的人,只剩那一滩的皮囊,其他,都已支离破碎。

    ………

    跟着车子到了医院。

    “我去看看,你坐在车里别动。”郁清秋下车,她去了解事实真想。这件事,言驰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可他怎么都不说,只字不提。

    孕妇去产科,这是必然。

    在多功能室外,郁清秋看到了原南风,身体随意的靠着墙壁,头也一并靠着,睁眸,看着前方的天花板。

    那一身看似懒散,其实有笔墨稠密的阴霾,总觉有些神秘与未知的吸引力。

    郁清秋走过去,太高,也看不到脸,拍了他的肩膀,他低头。

    眸,漆黑无光。

    “一路跟着来的?”

    “嗯。”郁清秋直言,“看到你抱着一个孕妇上来,有点好奇,所以来问问。”

    原南风看了眼紧闭的检查室的门,朝着反方向走去。郁清秋跟上,她不知道原南风这个做法是不是怕两个人的交谈被孕妇给听了去。

    “下雪,言驰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来。”原南风看着窗外,一片白,一片萧凉。

    “别岔开话题,这是怎么回事儿?”

    “郁清秋。”原南风回头,“别那么好奇。”

    “你的孩子?”

    原南风顿了一下,唇动了又动,刚要开口,里面有护士在喊,“家属进来一下。”

    原南风应了声,脸上不带色彩,“一会儿可能会下大,赶紧回家。”转身,进去。

    没有说一句有用的话,郁清秋也没有得到什么答案。

    她在外面等了七八分钟的样子,他扶着孕妇出来。那女孩儿很漂亮,瓜子脸,四肢纤细,只有肚子是鼓着的,脸上有明显的疲态,但依旧无法掩饰她五官的精致。

    住址医生跟着他们一起,一边走一边交代,“回家后好好休息,七个月算是比较危险,目前没有什么大碍。另外,孕妇一定要注意生活作息,饮食上……”

    郁清秋就看着他们边走边聊,原南风在听,认真的听,对她也是视而不见。他的外套还是在女人身上。

    “谢谢医生。”

    她听到了那女人清脆婉转的嗓音,很好听。然后下楼,原南风自始至终也没有看他一眼。

    ………

    郁清秋下楼的时候,那辆路虎已经不见,原芷蓝倒是很听话,一直呆在车里。

    天色全都黑了下去,停车场里更是昏暗,看不清她什么神色,但她缩在那儿,呼吸都感觉不到。

    她的手里捏着一团纸巾,纸巾已经是湿哒哒。

    “芷蓝。”郁清秋叹口气,“别难过,那一定是他的孩子。”

    原芷蓝没吭声。

    “………芷蓝。”

    “我不在乎是不是他的孩子。”无所谓,是不是他的女人,是不是他的孩子,都无所谓。

    郁清秋抱住了她,因为她的这句话,因为原芷蓝就在乎他……在乎的是原南风本身是否活着,是否安然无恙。

    ………

    夜幕因为有了雪,变泛出点点的白,苍白。郁清秋不知道是把她送到寺庙,还是去哪儿。

    甚至觉得,她真的不该一时冲动去山上把她接下来,可……所有人都瞒着她,所有人!

    郁清秋不能瞒,她知道原芷蓝需要的是什么。

    街头没有行人,只有车辆在慢慢的爬行。

    郁清秋点开了一说歌,原本是想要缓和气氛,不想是一首欢快的儿歌,干脆给关了。

    靠边停。

    “芷蓝。”郁清秋想说点什么,“他回来好多天没有去找你,能说明很多问题。我怕……”

    她看着原芷蓝,“你下山吧,我们一起,我需要你。”尽管她现在有了家,有孩子有老公,可没有朋友,寺庙那种地方,很清苦,余生还有那么久,怎么忍得住,她还年轻。

    原芷蓝虚虚抬眸,她已经恢复了很多,但脸色依然难看,她靠着,整个人没有一个支撑点,“你怕什么?”

    郁清秋也不知道自己怕什么,怕……原南风和原芷蓝不能在一起,怕他们分道扬镳,怕原芷蓝成尼姑,怕原南风和别的女人双宿双飞。

    她苦笑,“杜拉斯说,爱是不死的欲望。你……”她劝原芷蓝下山,可一想,又觉得不妥,尤其在这种时候。

    “我下来一趟,就够了。”原芷蓝轻轻一笑,眼中有碎裂在慢慢的拼奏出一个坚韧的模样,“我没有什么梦想。”

    【爱情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你还要我安慰你?”原芷蓝又笑,巴掌大的小脸,笑容清浅的仿佛一碰就碎,道姑的服装加裹在她的身上,仿佛就是给她千疮百孔的身体贴上了一层布。

    腐烂的伤口,都在这层布里,是疼,是痒,是撕心裂肺只有她自己知道。

    郁清秋叹了一口气,精美的脸因为惆怅反而增添出迷人的光影,“抱歉,我真的……有些难过。”

    “那我抱抱你?”

    郁清秋失笑,“小丫头片子……”无奈,“我送你回去。”

    “好。”

    启动车子继续出发,郁清秋为了缓和原芷蓝的情绪,就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言小妍的趣事。

    偶尔原芷蓝也笑一笑。

    半个小时后,车里的两个人都没有了声音,这种话题一直讲也不太有意思。

    而且从十分钟前,郁清秋就发现身后有一辆路虎一直跟着。

    车子没有开往山脚下,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停了,熄火,两个人没有说话,也没有眼神交流。

    五分钟后。

    有人来敲车窗,郁清秋把窗户降下来,他的脸就在外面,冷峻,棱角分明。

    终于是过来了。

    原南风绕到了副驾,开门。原芷蓝像是睡着,但她没有,他知道。

    抱下来。

    踢上车门,往路虎那里走。

    还没有走到的时候,脖间有声音传来,“受伤了吗?”

    轻轻的,震动着他颈部的筋脉。

    原南风的脚步一停,低头,她灰白色的帽子遮住了她大半个脸,放下来。

    这夜晚寒风凛冽,把人身上仅有的温度都给吹了去。他还是薄毛衣,想把外套给她,已经不在。

    “现在已经好了。”他回。

    “没有后遗症吧?”

    “没有。”

    原芷蓝点头,“那就好。”那么大一场事故,没有后遗症那是最好的。抬头,看着他,还是记忆里的脸,眉间的那颗痣,依然让他有一股无法抵抗的风流倜傥。

    真的是活着就好,其他,也都是云烟。

    “你……”回去吧。

    他突然抱住了她,手臂收紧,摁着她的头在她的胸膛,她听到了他紊乱的心跳,很杂。

    他的衣服上还有别的馨香,这种香,一般都来自女人。

    “怎么瘦这么多?”他哑着嗓子,在她的背上捏了一把,全是骨头。

    拥抱的这一瞬间,原芷蓝想起了很多东西……那上万条的短信,他的种种、种种。

    你说有没有后悔她一条信息都不曾回过,而他坚持发了大半年。

    有过吧,在他出事后的那么多个日日夜夜里。

    现在……却又没了。

    抬手,抓着他腰部的衣服,很软很薄,冰凉,把他推开一点距离。

    “我一直这样。”她轻道,“下山没有请假,我得回去。”

    他眼里有很多东西,很多,却一个字都没有说,“我送你。”

    “清秋就可以。”

    他拉着她的手腕,把她塞进了副驾。上车前对郁清秋交代了一句让她慢点开。

    ………

    原南风送她回寺庙有很多种次数,唯有今晚,这条路变得又宽又短,很快就到了。

    眼看着前方就是停车场,他把车停了。通往寺庙有一条曲径通幽的蛇形上坡路,两边都是树木,枝头延伸了很长出来,哪怕是有雪,也是一片的漆黑。

    原芷蓝手被握住的时候,她颤了一下,他却越握越紧,仿佛这一握,就是千言万语。

    “芷蓝。”他开口,低沉的声音在狭窄的车厢里徘徊,“对不起。”他知道她看到了他身边的女人,郁清秋一路跟着他,他就知道她在副驾。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原芷蓝抽回手,回头,他的眼神是要溺毙人的那种漩涡。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