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公子 作品

第250章 她死时,尸骨不全

    看守所失火,先镇压,然后选择性的把消息放出去,因为是半夜所以所有消息来源都不会太灵通。这一~夜,原南风无数次的逼问原继中到底做了什么,父子俩一夜没睡。

    凌晨五点,原南风已经没有了耐心拉着原继中去了警局。当着好几个警察的面,在网上实名注册了微博……这个用意已经很明显,如果原继中不说,罪名一定会落实。

    原继中就看着他,定定的看着,不怒也不笑,就说了一句话,“你我父子一场,为你,我一辈子不再婚,如果你下得去手。我倒了,你就是天,你想和她怎么样我都管不了,但你记着,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和她在一起。”

    此时的原南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额头、颈脉、手背的青筋都在急速跳动,眼晴里狂风欲来。两名警察看他这样,情不自禁的就护住了原继中,以免他动手。

    “我和她在不在一起,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不要再拿父子关系来牵掉制我,你应该明白,我并不想做你儿子,说她在哪儿!否则……”

    “你曝光吧。”原继中打断,那表情像是视死如归。

    原南风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的不安就在这一瞬间转为了惊恐。若原继中什么都不在乎,那只有一个可能,原芷蓝已经无力回天。

    他笔挺的身躯徒然有几分弯曲,呼吸急~促。他冲过去,但被警察拦着,目充满了血,“原继中。”他一字一句,每一个字都咬得很用力,“你的一切条件我都答应,但不能让她死。”

    原继中看着他在隐隐发颤的腿,唇抿着,眸中似恨铁不成钢,又似不忍心,可他在缓缓呼一口气后,依旧道,“我没有任何条件,而且我不知道。”

    原南风一个步子冲上去,却又被摁了回去。几经喘息,他调整好自己,起来,看着他,眸中那血已然有了狠劲儿,“那我就不再客气。”

    原继中没动,看着他,眼晴都没眨。

    原南风拨号码,就差最后一个数字没有摁下时,原继中苍桑的叹气声又来,“儿子,原谅你~妈。”

    他的手指一顿。

    “那时年纪小,确实有些不懂事,但过去也就过去了,原家哪个孩子有过多少父爱母爱,你除了缺少母家,其它都有。她也就是一个女性,有梦想很正常。我都不介意,你就更不应该介意。”

    原继中的眼晴一下子变得很柔和,似有宠爱在里面,“另外公司该卖的我都已经卖了,没有卖的也是原家人在打理,到时候他们会把原家交到你手上,还有你爷爷奶奶……”

    微微停顿,眸中有生疼感,“送回新西兰,别留在这儿。”

    原南风捏着手机,几乎要把手机给捏碎,全身僵硬,肌肉冷硬,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是在交代后事?”

    “你不是要爆光么,我总要交代。”原继中淡淡一笑,好像有几分看穿红尘的无畏,“我从来都不怕原芷蓝,她也不足为我惧。如果她是我们父子对奕的筹码,那我先输。”

    心里头飞掠过的洪水猛兽好像在突然间就掉入了凉凉的水里,浸泡着他,皮肉都翻开,水冲刷着他的森森白骨。于是怒火与暴风雨都没有了劲头,只有撕心裂肺。

    【原南风,救我。】

    【为了你爹,你真的完全不顾我?你真的把我放在了所有的后面,权势和利益……】

    啪。

    他单手衬在桌子上,手指弯曲,在隐隐发颤,像被攻击下来的兽,扭头,声音沉戾得从喉咙里滚出来时,让人感觉到了藏在他身体里的刺,“她在哪儿。”

    这是哀求。

    “我不会和她在一起,我只是想让她活着。”

    原继中接手原家许多年,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没有皱什么眉,他的心头肉也就是这个儿子,为儿子他能狠下心来做很多事情。他从来没有做错过,唯一错的就是没有阻止他和原芷蓝在一个屋子里,唯一错的就是之前的几次,没有亲手一切要了她的命。

    “我不知道。”四个字,咬着牙说了出来。

    原南风看了他足足有两分钟,这两分钟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心理,或许是世界倾倒的灾难。

    他站起。

    光线不是很亮,他的身影依旧挺拨,只是微透着些不稳,“我实名举报原继中非法囚禁未成年少女,并猥亵,及恶意杀人。”声音低沉,字字清冽。

    警察一愣,然后拿起纸笔,记录。

    原继中脸上的血一点点的散去,最后如白纸,最后的最后,他笑了。

    原芷蓝这次回来,其实他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有的证据以及原芷蓝一万句的说辞,都抵不上原南风这句话。因为原芷蓝那一边,他有办法让她无法开口,可他的儿子,他却办不到。

    ……

    早上七点。

    城西看守所失火致一人死亡的事情才从网络上爆开,但该方却并没有通报亡者的具体消息。

    原南风在看到这新闻时,忽觉身体裂开了一条缝,赶过去。看守所的挡案记录里没有人名,只写了女,年龄22,因无证驾驶出车祸致人死亡而进看守所。

    原芷蓝没有户籍,无证驾驶也说得通,但她那张脸现在有谁不认识,稀里糊途的怎么可能会关压。

    为了不让他找到,原继中煞费苦心。

    但半夜已经把她送到了医院,原南风赶到医院……最后又直接到了殡仪馆,正在火化。

    此时,是早上九点。

    他在火化程序那里看到了原芷蓝的所有信息,非常完善。原南风捏着那张纸,竟一动没动。

    “这是我写的。”百里出来,眼里很红,不知是被高温烤的,还是什么。他看着原南风,眼晴干涩得发疼,“我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烧得不像样子,面目全非,手上及脚还戴着铐子,因高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