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公子 作品

第130章 我不爱你,也能在一起?

    郁清秋一上来就看到了言驰,就匆匆的看了他一眼,就去了房间。

    女儿正躺在床上,正熟睡着呢,她坐下,刚从外面进来,手还是凉的,不敢去碰。脸蛋微红,除了红之外,倒也没有其他。

    她把手搓了一会儿,直到热了,才去摸她的手,再去摸额头。

    言驰坐在另外一边,看着她,在瞄了眼她身上的衣服,慢慢启口,“你……怎么过来的?”

    郁清秋头都没有抬,“你不是看到了吗?”

    言驰摸摸后脑勺,侧头,抿唇,眸中略微有那么一点不自然,但也不过就是瞬间,随后就恢复如常,“我确实看到了。”

    他曲起一条腿来,还想问什么,郁清秋就已经开口,“多少度?有没有量过,去看医生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这让他怎么回答,顿了几秒,在心里想着措辞,她漂亮又淡漠的眼神,一下子就送了过来,“别说谎。”

    “………”

    言驰手拿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扒着女儿短短的头发,“低烧,37度,医生………”

    她又瞥了他一眼,言驰卡在了喉咙的话嗖的一下就掉到了心里深处。

    “今天没有。”说完,便咬住了舌尖。先前给她说话,让她过来的时候,他说的有那么一点夸张。

    比如说女儿烧37度5,医生说不怎么好,需要格外关照。

    “你出去吧,我在这儿陪她一会儿。”

    “这是我的房间。”

    “那好,我把她抱走。今天晚上呆在我那儿,我应该也搞得定她。”作势就要去抱。

    “慢着!”言驰盯着她看,气息一沉,“你干什么?”

    她看了看窗外,那一眼是给言驰看的,言驰知道,意思就是说,外面还有人在等她。

    “我知道你想骗我过来,我也知道这几年级,我亏欠了孩子太多,我愿意弥补,我也想负责。”

    言驰没有说话,从她回来后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冷不淡,只是今晚好像格外的冷。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我把她接过去住几天,你……你就不用去了。”

    言驰眸半眯着,依然沉默不语。这么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的司马昭之心,谁都看的出来。

    对,无非是想用孩子套着她,三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在多一点儿……

    “我的孩子,我不可能让她有个后爸。”他的声音也不如刚刚那样的温和,低冷低沉。

    “我没想过给她找后爸,她有亲爸。”她转眸,又开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走,孩子得留下是不是?”

    言驰嗖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站在那儿,居高临下。那脸庞正好背对着灯,一片的深谙漆黑,“你当我闲的发慌把你骗过来?你当我照顾不了生病的孩子?我除了不能喂她母乳之外,一切我都可以给她,包括缺失的母爱!”

    郁清秋还是坐着,还是握着女儿的手。前几天……前几天或许是真的才刚刚相遇,一切的一切在她的心里,都带着一种恍惚的牵扯。

    她不知道应该正确的面对这个孩子,不知道怎么怎么去面对他。

    “她依然可以每天对着照片喊妈妈,跟她说早安,需要你的不是她!”

    郁清秋怔怔的看着她,需要你的不是她……有那么一瞬间,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往她的心口涌动,带着往日的故事,和往日里沉积的,酸甜苦辣。

    言驰着唇,扭头,别过了视线,看着窗外……唇角微微的抽搐。随后又转过来,看到她正盯着床头的那张照片看。

    她秀美的脸蛋忽而有一抹类似于嘲弄的笑溢出来,他眼神一敛。

    “其实你挺闲的。”她轻描淡写否决了他的良苦用心。

    他没动,也没说话。

    她放下照片,看着他的眼睛,“言驰,你好像挺情深义重,好像挺有情有义,好像对我……情有独钟。”

    他在她的眼睛里读出了淡到不能在淡的笑,换句话说,就是轻蔑。

    “你怎么样,我不关心,只是想告诉你,我会给她母爱,只是和你没有关系。还有,你觉得我现在需要你么?”

    她需要他的时候,早就已经过了。在她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时候,在那一年莫云出现的时候,在她怀孕他说出滚的时候,在她腆着肚子被母亲赶出家门、一个人上班一个人生孩子、一个人在手术台上九死一生的时候……

    再到后来他又找到她,严思文成为他老婆的时候!!

    那么多的‘时候’,已经过了,她真的不需要他了。

    言驰就那么站着,一瞬间,仿佛只看得到她,眼睛里是她嘲讽的笑,耳朵里只有她那句【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你吗】。

    这个冬天,真是来的早,屋子里的暖气好像开的还不够,凉入骨髓。

    郁清秋掬了一把头发,身上深蓝色的大衣有点掉下去的趋势,她往上扯了扯,“我可以抱女儿走了么?”他是女儿的直接监护人,打个招呼吧。

    言驰还是没说话,直直的看着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郁清秋淡若的站起来,这个招呼算是打了。起身,孩子的奶粉就放在旁边的柜子上,也可以不用拿,她可以买,奶瓶拿着就好。

    拿几件衣服吧,过去,打开衣柜,有什么东西一瞬间涌出来,从她的腿上飘过去。

    她一愣,是气球,很多很多的气球。从她的眼前呼啦涌出飞扬,五彩斑斓。

    这种戏码,其实真的很俗气,已经被用烂了,可是在郁清秋这里,人生还是第一次。

    她抓住了一个气球,上面还有女儿的照片,小心翼翼的贴上去的,旁边有男人苍劲的字体:妈妈,快到我身边来。

    她手指微颤,这么一颤,气球就飞了过去,从手心里脱落。

    气球飞完,是一束火红色的花,占满了衣柜的下半部分,火红火红,看样子应该有99朵,娇艳欲滴,上面隐隐还见透亮的水珠。

    她站在那儿没动,定定的看着花……她不是第一,收到花,毕竟以前也有过很多追求者。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