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公子 作品

第97章 言驰的内心独白三

    记忆这个事儿其实是门玄学,过去的很多事情在他的脑子里都模糊的很,偶尔有一两个片段在脑海里飘过,破碎的不像样子。

    这一辈子并没有谈过什么轰轰烈烈的恋爱,见过的女人也不少,在身边的也就那么一个,和原南风也经常出入在风花雪月的场所,什么风格类型的女人没有,毕竟他的事业涉及到此,所以自然会接触许多许多不同的女人,他自身条件让很多女人都想聊骚,他懂,只不过没兴趣,不是说清心寡欲,而是没有那个下手的欲望,完全没有。

    但是喜欢找女人这种话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可能是和原南风在一起呆久了吧,总觉得他也是这样的人。

    他家里有人啊,她热情大方,会打理一切,有工作有主见,虽然有时候说话也挺气人,但他觉得有趣,依旧每一天都会回到家里。

    从吻她那一天就算是两个人正式在一起的话,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两个人从来都没有吵过架,也没有冷战过,关系非常的融洽,而且……单一。

    这种关系真的很奇妙,嘴唇和牙齿隔得那么近的,偶尔也会咬到,但是他和郁清秋两年多的时间,就是没有吵过架。

    第一次认识她,她才19岁,是一个青涩的小嫩芽,他也才23岁,她断断续续的跟在他身边两年,然后他就去了意大利,然后昏迷两年半康复半年,那个时候她才24岁,如今一晃三年就过了,她27,却感觉还是和一样,依旧是那个诱人的小女孩儿。

    在一起后,柏炎也出现的越来越少了……大概是因为郁清秋下班之后就回家等他下班的缘故吧,所以柏炎找不到她。

    他这辈子除了思念妈妈之外,尚且没有想过其他女人,从来没有,包括郁清秋。

    他不会缠人,也不会对谁产生依赖感。郁清秋每一天都在,触手可及,所以不用想。

    碰到莫云的那天……其实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在哪里见过,只是想不起来。

    那次是在医院里。

    她的手里拿着检查单子,她看着他……笑意盈盈,那一头乌黑的长卷发,随风飘荡。

    这是一个让人看了都会想要靠近的女人,她的身上有一种少见的亲和力,绵柔优雅,白白嫩嫩的站在他的面前,裙摆被风吹的就快要打在他的裤腿上。

    她走过来,象征性的抱了他一下。

    “听说你失忆了。”

    “对。”他老实回答,头有点不舒服,大概是在刚刚那一瞬间在用力的想她是谁吧。

    “我叫莫云,我们认识。”

    莫云,他记着了。

    那一晚和她吃了晚饭,他太想一个在他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这个女人在他的过往充当什么角色。

    她说了很多,以前的趣事,他和他兄弟们的,还有他们的过往,挺详细。

    其实过去的事情,他问过郁清秋,他们在过去是怎么样的。

    郁清秋告诉他,“不需要去想,忘了就忘了吧,现在你活过来了,我们在一起了,就行了,你只要记着你不是坏人,我也不坏就好。”

    听着莫云讲,倒也挺有意思。听来,两人关系不错。

    最后的最后,她说她结婚了。

    有意外,有差异,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是你已经结婚了你来找我叙旧干什么呢。

    但紧接着她又说:但我现在是单身,我离婚了。

    他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那一晚是回去的最晚的,凌晨两点,郁清秋熬着夜在等他。

    他问,你怎么还不睡。

    她幽幽的答,“你头一次回来这么晚,怕你开车出事儿,又怕你工作特别忙,又担心又不敢给你打电话,不过安全回来就好了。”

    明嫣后来对他说:你这辈子都不碰不到那么爱你的女孩儿了。

    那时不懂,后来才明白。

    ………

    从第一次看到莫云后有一个月都没有看到过她,后来有一次在街头无意间碰到了,既然是过去的熟人,那就带着吧。

    那时候他的身边没有罗甫务,但是有别人。他一看到莫云就叫:言哥,那不是你以前死命追都没有追到的女人么,后来她结婚你还追去意大利了呢,你昏迷就是因为她。

    他心中一惊,还有这种事儿。

    有了这层关系,于是就不免想多看几眼……他死命追都莫过于追到、且她结婚他也要跟去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气质却是独特,模仿都模仿不来的温柔娴雅。

    那一晚送她回去,租房,去的时候房东正在骂骂咧咧。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她带去了私人名邸。

    这是他名下唯一郁清秋还没有来过的地方,楼顶,俯瞰整个兰城,价值千万。

    她一看,居然哭了。

    他其实很不懂,她在哭什么。女人大概都是感性的吧,几句话就能让她说出心里话来。

    她说:“我以前和你说过,我喜欢的就是这种房子,可以不用那么大,但是要种满花草,要看到一大半的兰州城,全是玻璃房,没想到你还记得。”

    巧合,真的是巧合,这房子是别人欠言家的钱,抵过来的。

    不过她这么想就随她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婚么?”她炯炯的看着他。

    当时他心里在想,离婚总不会是跟他有关吧。

    “他很好,除了喝酒赌博以外,后来还染上了吸毒。企图让我吸毒,我崩溃,然后离婚了。”

    娶了这么美的女人,还不知道珍惜,也是暴殄天物。

    那一晚月色特别的美,轻轻的吹着风,把她身上的香味吹了过来。

    这种香味,好像深埋在他的心里许多年了,有一种无法抑制的爆发力。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那个喝醉酒的夜晚,他和一个女人上了床,那个女人的身上也是这种香味。

    那一晚他第一次没有回家,去了公司,坐了一夜,脑子里一团的乱,很乱……

    ………

    他不知道清秋是什么知道莫云这个人存在的,他以为她会发火,会生气,但是没有。

    她只是暼了她一眼,便没有在理他。那时候他们已经不住在四合院了,住在城中的别墅里。

    在四合院住着,两人上班都不方便,比较远。

    她生了气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会呆在家里,他也时常回家。

    其实去私人名邸真的也没有几次,他并没有想过会去出轨什么的,只是……或许他真的就是个垃圾,会有某种骚动,会想知道他和莫云究竟有没有过亲密的事情,他……不记得了。

    当然,他并不会蠢到去提出来。

    又或者是因为那份保护弱者的心里吧,总觉得莫云挺可怜,她就像是一个长者,要人去保护,要人去疼爱。

    又或者是那种得不到就是最好的劣根思想吧,那个房子莫云一直住着,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这一年里,他的工作也忙了起来,因为言彦华身体不好,已经让位,他不在是一个经理,而是掌管一个公司,所以有时候必然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回家,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陪她。

    郁清秋从不过问他公司的事情,他也不会去讲,这些事情,没必要说出来,两个人的专业不同。

    但是后几个月的时间,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他知道,她不高兴。

    可他解释什么呢。

    其实她可以逼问的,如果问了,他一定会解释,她也越来越沉默。

    他想他也32岁了,这一年她28岁,两人在一起整整三年时间,也该结婚了,那就结婚,娶她。

    只是这个想法才刚刚成熟,就听说盛云烟死了,当初那个被他【强暴】的女人,他跑过去看。

    那一晚,她喝多了,他送她回去,他就走。走之前,她拽着他问他去哪儿,他说他有事儿。

    可能是她以为他去找了莫云,他不喜欢去过分的给自己辩解,走了。

    回来的时候,天都快要亮了,她不在。他一路查到了她的去处。

    到了酒店,她穿着浴袍坐在地上,柏炎坐在沙发,在给她的脖子按摩。

    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欢灖的味道,这是做了多少次……

    这种情形,不亚于捉奸在床。

    他勃然大怒,他脾气不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在面对郁清秋的时候,他基本没有发过火,在一起三年的时间,他们都没有吵过架。

    和柏炎打了起来,他的肚子受了伤。

    她去医院找他,去解释。

    谁听的进去啊……然后他就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一个礼拜,这女人还真是听话的一次都没有来过,于是他更生气了。

    其实当时暴怒,后来又觉得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一定是柏炎在搞鬼,在挑拨离间,他相信她不会那样做,她是个好女孩儿。

    只是怎么还不来看他,他不会给她打电话的,你自己过来,但……失望了。

    在这一个星期里,照顾他的人又是严思文,其实他都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但是她倒是挺热情,挺赏心悦目的一个小丫头。

    还在医院里,他听说家里失火了……

    那房子刚好是郁清秋目前居住的房子,他还在挂水,肚子都没有拆线,跑回去。

    可是火太大,他从医院回去的时候,房子已经烧了一半。

    他冲进去救人,他知道这个时间郁清秋一定在,那一瞬间,他只知道死也要把她救出来。

    严思文挡住了他,她用了两个字,“我去,你有伤。”

    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跟来的……不过他自然也不会叫一个女人进去救人,那小身板能把谁带出来。

    当然,他最后也没能进,严思文也没有。

    消防员直接从二楼把她从楼上扔到了楼下的游泳池。事态紧急,两个人抱不动,她们又是叠在一起的,所以抱着就扔,总比一直烧来的好。

    言驰跳进游泳池的时候,才知道是两个人,她,还有莫云,都已经昏迷。

    莫云的衣服已经烧没了,整个后背又是血又是灰,非常的吓人。

    ………

    莫云的强势最重,医生说很不乐观。郁清秋还好,没有明显的伤痕,躺了几天以后,嗓子哑了很久,其他没事儿。

    这其中他问过她,是怎么起火的。

    她摇头,这个摇头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这个时候,她的情绪更差了,整天闷闷不乐,每一天问的也是莫云怎么样了,每一天都要用纸条问医生好多遍。

    她什么时候和莫云的关系这么好了。

    ………

    他只记得有一次去看莫云的时候,莫云告诉她凶手是郁清秋,是她放的火。

    他不信,简直无的放矢,胡说八道!

    “如果我告诉你,那场大火是郁清秋放的呢?”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她放的?”他问。

    “我看了她的日记。”

    他一脸的茫然,什么日记。其实那个时候莫云不止对她说了这一件事,还问他喜不喜欢她。

    言驰没有回答。

    她说你以前说过喜欢我的。

    言驰说过么,他不记得了……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说过喜欢谁,从来没有,他会对莫云这样说么?

    “如果我好了,你……我们会在一起么?”她又问。

    “不会。”他回答的比较快,几乎没有想,出于本能的觉得他们真的不会在一起。

    他不牵挂她,不,他没有牵挂过任何人。

    ………

    警方调查结果是瓦斯爆炸,导致失火,然后烧了全屋。

    但是不是简单的失火,是有人蓄意而为,在杯底有灰白色的粉末,马上安眠药沉淀在杯底然后又被烧干之后行成,而且两个人的房间是锁死的,初步怀疑是故意的,是蓄意而为,可能是想杀人。

    凶手是谁……言驰的心里咯噔一下。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和警方一起又在房子里找到了一本日记本,当时他有点懵。

    莫云也提到了日记本,但是怎么可能呢,郁清秋怎么可能会去放火,这个东西居然没有一把火烧尽。

    且,他都已经打算娶她了,有怨直接来找他就好。

    她善良,她不会做这种事情。

    “或许是积怨太久,为情杀人的例子可不少。日记本里写了,她就是想放一把火试试看,到底你会救谁。对于陷入感情里面的女人来说,这种事情是做得出来的。”

    他依然不信!

    他爱他,他知道,但是她不会玩命,更何况还有别人,她不会这么愚蠢。

    他利用关系把笔记本拿回家,可能藏的地方好吧,所以没怎么烧到,前面烧了几页,后面都看的清清楚楚。

    里面有很多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记录了很多。

    【突然羡慕明嫣来,她会画画,就能把生活里幸福的瞬间记录下来……嗯,他游泳的样子真的很帅啊,我连照片都拍不好。】

    【每一天都在期待他早点回家,一起躺着,一起做任何事情……追了他这么多年,终于在一起了,有时想想也挺浪漫的。】

    【我喜欢他,给我什么我都不换。】

    【……】

    【莫云又出现了,她又出现做什么呢,她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吗?】

    【我很难过,加起来他一共有十次晚上没有回家睡了,是去找莫云了吗?】

    【想模仿莫云,可我不会,怎么办。】

    【我又犯贱了。】

    【……】

    【我的耐心不够了,真的,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怅然若失,患得患失,不如结束吧。】

    【可我真的好爱他,我舍不得,我好痛苦。】

    【我要放把火,烧了我自己。】

    【我不喜欢莫云,其实我不喜欢任何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可是面对莫云,我又有着无法形容的自卑,我比不过她,只是我想不通,为何她会在婚后依然出现在言驰的世界里,为什么她这么笃定言驰会继续喜欢她一个离婚的女人呢?】

    【做人小三很舒服吗?还是想炫耀这种哪怕是离了婚,依然能有影响别人的魅力?做饭的时候看到腾腾大火,脑子里一片恍惚,或许可以放一把火烧了一个屋子,临死关头看言驰那个混球会就是谁。如果救了她,从此我就远离这儿,去别处生活,从此再不留恋。】

    这是日记的最后一张。

    有时候在想这个日记的字体是别人模仿的吧,可是郁清秋的字,娟秀里还透着几分柔韧潇洒,字非常好看,谁能模仿来。

    而且这本日记藏在哪儿他都不知道,谁能看到。

    而且,这说的是气话吧。

    警方要提审郁清秋,言驰突然……怕了。他不信郁清秋会做这事儿,可是这个不信并不足以让他彻彻底底的相信郁清秋是无辜的。

    郁清秋没有经历过什么,一个上班族,一个电台转,脸都不露,他总觉得她单纯又善良。

    被警察一吓唬,万一招了,万一……屈打成招了,那就是杀人。而且种种局面对她来说,真的很不利。

    他想尽一切办法的拦了下来,然后他对警方说日记本被他无意间掉进了游泳池,毁了,其实他藏了起来,谁也找不到。反正这本子看到的人也不多,几个高人而已,他相信他们手上没有复本。

    有复本也不怕就说是假的,反正真的也没有了。

    警方还是要继续调查,因为他们相信不会这么简单。

    当然这事儿他依然利用了很多关系去摆平,调查到此为止,对外宣布就是简单的瓦斯爆炸,起火,导致了悲剧。

    其实真的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不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