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鸠露 作品

第210章 飘香阁

    凉婉想尽办法想要离间自家儿媳和儿子的感情。

    却没有想到姬夜容不吃这一套也就罢了,连阮绵儿都不吃这一套。

    她大概知道阮绵儿和上官家有些渊源,却不知道她就是上官家族能够说的上话的掌舵人。

    阮绵儿和姬夜感情好的时候,珠宝玉石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凉婉面前送。

    她虽然是皇家贵妃,什么样的宝物都见过不少,不缺这点钱。

    但是稀罕玩意谁不喜欢?

    凉婉一直享受着未来儿媳讨好自己,都已经成为了习惯。

    可忽然有一日,阮绵儿不再巴结自己,连问好都不屑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忽然被人打了一巴掌。

    凉婉又气又恼,一方面是觉得阮绵儿不敬重自己,不知时务,自己都已经因为她的讨好对她有了好脸色,她进了王府之后却翻脸不认人了,摆明了拿她当做跳板,是个心机深的。

    另一方面又觉得阮绵儿占着母凭子贵翅膀硬了不听话了,未来姬夜容若是对这个媳妇言听计从,那她这个当娘的说的话还有什么用处?

    本来凉婉嫁给姬盛就是因为利益权势和地位,如今好不容易自家儿子出息了,她出门在外都能够感受到世家大族的敬重。

    她早就习惯了这种处处被人捧着高高在上的感觉,儿子贵为王爷对她不甚亲厚也就罢了,儿媳却必须挑个高贵典雅却能够被她拿捏的。

    所以现在凉婉并不是很喜欢阮绵儿这个儿媳。

    凉婉的心思被阮樱摸的正着,她起了心思本来就准备去讨好凉贵妃,正好回到府上就撞上了。

    阮樱有些手段,又喜欢卖乖,凉婉这种深宫出来的妇人一眼就识破了她的心思。

    可是对方爱慕自家儿子,又是阮绵儿的亲妹妹,送上门来的棋子,哪有不用的道理。

    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倒是熟悉热络起来。

    凉婉手下的杨嬷嬷经常派大丫鬟找住在府上的阮樱去谈话聊天,看上去很喜欢这个小辈。

    *

    姬夜容听说这件事,付之一笑,没怎么放在心上。

    时裕却觉得这里面花花故事多着呢,面对这个既是小辈又是朋友的小友,他忍不住提点。

    “皇嫂总是叫阮家那丫头到自己跟前去,总不可能是安了好心的……阮家三小姐虽然和你府上的王妃感情亲厚,但是人心隔肚皮,云英未嫁的姑娘住在你容王府说出去也是惹人闲话的事情,她又不是无父无母,那阮将军都还活的好好的呢,怎么自己家不住偏偏爱上你府上住呢,别说她和容王妃情同姐妹,就算是亲姐妹还会为了一个男人闹掰呢,更别说她们不是……”

    时裕点到即止,阮樱和阮绵儿根本就不是同父同母的事情。

    两个人心里都有数。

    但是弄到明面上来讲,就说不过去了。

    姬夜容懒散的靠在厢房的美人榻上,表情似笑非笑:“你那么闲,还操心上本王的事了?”

    时裕道:“你这出挑的行为,可真的是有点引人注意了,我就算不想多管闲事,也耐不住总有人企图从我这里套出点消息啊。让小姨子住在自己的府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想要将姐妹二人都一同纳入府里呢。”

    姬夜容眼神迷离,分外冷艳的面容仿佛含着一层雾色,视线接触到时裕。

    他淡笑,说:“若是能刺激到她,有何不可。”

    “你疯了吧。”时裕咽了咽口水:“你可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姬夜容轻笑了一声,微抬起眼皮,拍了拍手,侍卫就将门口年轻貌美的姑娘给放了进来。

    这飘香阁的几位最有潜力的花魁娘子刚培养好,还没有伺候过达官贵人呢,就被老鸨给派来伺候时裕和姬夜容了。

    时裕这几年开了荤,也不再像是以前一样来者不拒了,看着其中一位清纯妩媚并存的花魁娘子坐立难安的样子。

    一手搂着她的腰肢将她抱在了怀里。

    女子淡雅的香味充斥在逼仄的空间里。、

    “叫什么名字。”

    “清莲。”那姑娘羞答答的,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时裕摸了摸女子的小脸蛋:“年纪看着挺小的,来葵水了麽?”

    清莲身体颤抖,双颊几欲滴血:“来,来了。”

    她咬唇,看着时裕,视线的余光又看了看一同进来伺候贵人的几位小姐妹。

    视线在飘过姬夜容的时候,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世上竟然有如此气质卓绝的公子爷。

    她们就算是被当做花魁娘子培养,也比不上他十分之一的艳色逼人。

    这样矜持高雅的美男子怎么会来她们烟花柳地。

    “怎么,不愿意伺候本公子?心还挺大呢,看谁呢?”

    时裕手指微微一紧,捏住了清莲的下巴。

    “他好看还是我好看,看他出神成这个样子?”

    清莲立刻回神,浑身一抖,她低低垂眸,眨了眨眼,小心翼翼道:“清莲一时不察,还以为自己见了神仙呢,所……所以,出神了,公子误怪。”

    “哦,那如果我偏要怪你呢。”时裕笑道。

    清莲很上道,立刻露出了一抹春花般清纯的笑容,晃了时裕的神,她说:“那自然是公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小模样勾人的让时裕恨不得立刻把清莲给办了,但是他还没有忘姬夜容还在房内呢。

    他试探的问了句:“要不,阿容也挑一个爽~爽?”

    姬夜容道目光一沉,手指捏着一颗珍珠:“你自己玩去。”

    时裕把清莲往自己身上一带,小姑娘嫩生生的,轻轻的嘤嘤了声,就搂住了时裕的脖子。

    少女的身体软绵绵的,时裕心口一苏,抱起姑娘就朝着内室走去。

    手指一扬,就布下阵法。

    *

    姬夜容听着隔着阵法响起的衣衫摩挲声,眸色加深。

    为他容貌和气度着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