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意 作品

第2章 为什么你不信我

    苏染看着紧闭的房门,眼泪流了出来,身后护士和病人们的窃窃私语让她的头越发沉重,消毒水的味道让她想起了三年前哥哥和嫂子离世的时候,心脏被压的快要透不过气来,她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医院,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窗外已经黑了,想回去给周辰深他们做点吃的,这是三年来的习惯。周家没有厨师,一直都是苏染做饭,周辰深肯吃她做的饭也是这三年来她唯一的慰藉。

    可是,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她的物品,全部被当成垃圾一样,被扔在了周家别墅门口。她用钥匙刚打开门,就被人一把夺过了手中的钥匙,是罗小芳。

    “我要留在这里照顾我的孙子,你别住在这里了。”说完,门再次被关上,苏染被隔绝在了这个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也是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一阵刹车声传来,苏染转过身,看到周辰深从车上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欣喜,那人却如不曾看见她一样,直接绕过她朝门走去。

    “周辰深!你.妈不让我住了,我没有地方去了”苏染望着周辰深的背影,咬着唇,眼泪在眼眶打转。

    周辰深转过头,冷冷的看着苏染,吐出了几个字:“关我什么事。”

    “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三年了,周辰深你可不可以听我说一次!?”苏染小跑上前扯住周辰深的衣角,声音带着乞求。

    她很想告诉周辰深所有事情的真.相,可是他从来没有给过她机会。三年了,他连正眼都不曾瞧过她几眼,有的只是无数次的冷漠和厌恶。

    似乎是被苏染的话刺激到了,周辰深顿住了开门的动作,偏过身子,扣住苏染的手腕将她压在墙上,冷冽的目光注视着她,明明是天使般的面孔,怎么是这样魔鬼的心。

    “你要我听你说什么?听你说你是这么害死你哥和我妹妹的?听你说你为了嫁给我不惜逼走你的好朋友,用忆司的生命来威胁我?苏染,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苏染的手被周辰深拽的很紧,可手腕的痛意远不及周辰深句句伤她的话来的痛,“我没有!我说了苏望和沐清不是我害死的,是顾云娆!为什么你就是不信!为什么你们都不信!苏望是我哥哥啊,我怎么会害他!”

    周辰深眼底划过一丝失望,嘴角勾起一丝嗜血,捏住苏染的下巴,冷澈的眼神望进苏染泪眼朦胧的眼睛里,“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自己错了,还妄想诬陷别人,一个坐轮椅的,能把你打晕?还能把两个健全的人推下楼?”

    “所以说到底你就是不信我是吗?”苏染明白自己再这么辩驳,都无法改变周辰深的想法。

    她想告诉周辰深,她用捐骨髓来威胁周辰深娶她不是因为她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而是因为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顾云娆那个恶毒的女人成为周辰深的妻子,成为她哥哥孩子的妈妈!

    可是,他从来没有给过她机会甚至于,他跟她的相处,是比暴力还恐怖的冷暴力,那是一种让你步入绝望的忽视和厌恶。

    “是。别再说他们的名字,你不配。”周辰深松开了苏染,厌恶的后退了几步。明明这个女人的说辞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可他看到她哀伤的眼神怎么还能有所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