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三百七十三章盛世荣华

    “安大哥。”慕容珍再也听不下去了,她跑进殿来满眼热泪盈眶,安茯苓跟沈小蝶紧跟其后双双给太后和皇上行了礼。

    慕容珍也跟着跪到太后跟前:“太后,我知道您老人家疼惜我,你若当真如此,就成全我跟安大哥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没规矩,哪有堂堂公主开口闭口的说这些情啊爱啊的。”太后瞪眼。

    太后不会说的是,其实刚才安靖一腔热诚的诉说她也是很动怀,她也是年轻着过来的,自然知道年轻人的想法,这世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但是慕容珍这般没有顾忌就让她无可奈何了。

    正这时沈小蝶突然行了一礼对皇上道:“皇上还记得那年仲夏夜答应臣女的事情吗?”

    其实从沈小蝶进来皇上便认出她了,这些年他并不曾忘记曾经救过她的那个贵女,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去见她而已。

    当年自己被兄弟们迫害,若非是沈小蝶,只怕自己真没有今天这九五至尊的时刻。

    “哦,皇上跟这相府的二小姐认识?”太后一脸讶异。

    皇上点头:“太后,当年是这二小姐救了朕一命呢,小蝶,你今天可是来向朕要那个请求的?”

    小蝶点头:“皇上一诺千金,那样久远的事情还能记得,小蝶真是荣幸之至。”

    皇上呵呵一笑,道:“那你是要为你那嫡姐求一记好婚事,还是要为眼前的好友长乐求一记好婚事啊?”

    众人都看向沈小蝶,不管在府里沈娟秀跟她关系如何,但到了外面他们便都是人们口中的相府千金,唯一区别也就是嫡庶之分罢了。眼下京城闹得热烈无比的就是沈娟秀跟贺君牧的亲事,是个人都清楚这不是件好婚事,沈娟秀也算是完了。

    沈小蝶淡淡一笑:“其实皇上有所不知,臣女嫡姐跟贺公子是自主愿意的,所以臣女自然不便插手什么的。”

    皇上轻哦了一声,然后目光便扫向了一旁的慕容珍跟安靖。

    沈小蝶道:“皇上,请你跟太后成全了长乐公主跟安大哥吧,你们也许感受不深,但实则当初在大源我们都是一齐见证了他们的爱情的。安大哥的为人我敢以项上人头担保绝对信得过的,公主嫁到安家一定会幸福无比的。”!%^*

    皇上倒是没意见,这样的请求并不为难他,他转眸看向太后,安茯苓也赶紧跪下行礼:“皇上,太后娘娘,家兄嘴拙人笨可能是老实了些,但是他跟公主的感情却是真真实实的,但求皇上太后成全一对玉人。”

    呵,太后冷笑:“哀家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今天这是组团来拿口水攻击我呢。”

    “臣女不敢。”

    “臣妇不敢。”

    “哟,太后娘娘这儿真是好生热闹啊,看样子,我倒是来对了。”正这时,梅妃扭着细柳向的腰肢甩着薄纱帕子进了屋,柔柔的给皇上见了一礼玉婉立时不抬了凳子过来给她坐。(!&^

    梅妃是眼下宫里最得宠的妃子,皇上一个月进后宫也就那十来次,但有几乎一半的时候都是在梅妃处的。

    “你怎么来了?”太后看着梅妃。

    梅妃拿帕子轻轻掩唇一乐:“这不是听说太后这儿有热闹么,加上知道皇上在这儿,我自然就过来了。”

    是个大胆的,但皇上似乎就是好这么一口。

    梅妃说着又让一旁自己的宫女端了点心上来,她亲自呈到桌上,见到那桌上被吃了两三块的酥云糕,她一愣随即笑道:“看,倒是我来晚了,竟有人捷足先登给太后献了甜食。”

    梅妃说着又看向太后:“太后娘娘,我看得嘴馋你可得赏我一块。”

    “行行行,你就拿去吃吧。”太后也没有意见塞了一块给她。

    梅妃拿了一块欢喜的吃了起一,又打眼瞧着众人道:“大家也尝尝我做的糕点吧,太后平时可爱吃了呢。”

    “你呀,就是大大咧咧什么都敢说。”皇上倒是十分宠溺于梅妃,也信手拈了一块梅妃带来的糕点吃了起来,“嗯,是不错。”

    到底是人家的心意,太后也不好意思,毕竟刚才都吃了安靖带的,便也尝了一块梅妃带的糕点,又对众人道:“来来来,既然你们都在也是你们的福气,都来尝一块。”

    虽然这话刚到当头上却被这个梅妃给阻止了下来,安茯苓有些气急败坏,但太后发了话大家也不得不从,慕容珍一人分一块给他们,从人笑着谢了礼,便都放到嘴里吃了起来。

    可安茯苓刚放到嘴边却突然忍不住一阵恶心,她皱了一下眉立刻把糕点扔掉,又极速的打掉安靖沈小蝶还有慕容珍嘴里的糕点,而皇上跟太后的,瞧去时已是吃了大半。

    “快别吃了,糕点有毒。”安茯苓把那盘糕点掀翻在地。

    梅妃眸色一冷

    皇上怒而起身:“安茯苓,你这是干什么。”

    太后也震惊了,安茯苓忙跪下道:“皇上,事急从权请皇上恕罪,只是皇上有所不知,自臣妇有孕以来一直孕吐得厉害,前两天大夫来府里看诊说是最接触不得羊奶膻味,刚才闻到糕点之内有羊奶成份所以作呕,后来相着太后所赐还是尝了一点却在里面尝到了何首乌这类药材,原没有什么,但熟知医典的人都知道这羊奶跟何首乌是相冲的,食之大忌,轻者昏迷,重者吐血难医。”

    安茯苓不知梅妃何意,但她现在只能紧着挑要紧的说了。

    皇上一怔,太后也怔愣了,原本皇上是不信的,但太后却突然一阵头昏目眩,玉婉跟慕容珍忙上前扶住她,太后半晕半醒:“你,你……”

    她指的正是梅妃。

    皇上也震惊了,盯着梅妃:“你,你竟然……说,人为何要这样做。”

    “难得今天你们到得这么齐,这样的好机会以后可是没有了。”梅妃冷然起身,哈哈一笑,然后伸手轻轻一拍,只见外面一大队军马持刀闯了进来——

    “你们想造反吗?”皇上震怒。

    而安靖也怔了,但随即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