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56章大结局

    感觉到左亦扬呼吸都不顺畅了,重华才放过她,却没有松开搂着她的手,又用力了几分,气得左亦扬懊恼的喊道:“重华,你再不放手,我就宰了你!”

    重华看着她因为生气而泛红的小脸,和莹润的红唇,笑意也深了几分:“你要是不想活了,就杀了我吧!”

    气得左亦扬哑口无言。

    只能恨恨瞪着他。

    她这个时候更加觉得,重华不能留下来,自己真的无法驾驭他!

    “我走,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重华突然开口,握住左亦扬的手腕,他怕左亦扬发飙真的要宰了自己,他不怕死,他怕她死了。

    然后一脸认真:“为了你,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说着,又低头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

    十分的认真。

    “三皇婶!”祁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重华吻上左亦扬额头的画面:“三皇叔不在吗?”

    他也一直看不惯重华,可偏偏重华的生死关系着左亦扬,想杀了他,也得忍着。

    有些心虚的推开重华,抬起袖子,用力擦了擦唇瓣,左亦扬拧眉看向祁昱:“去见太子殿下了,说是有要事相商。”

    最近祁昱的权利基本被架空了,也成了大闲人。

    他虽然不爽,可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皇上盯着呢。

    他必须得安份下来,至少,得让皇上重新相信他。!%^*

    不过,他最常做的事,就是来三王府,一是找祁君墨,二是找左亦扬。

    只是今天看到这样一幕,让他觉得堵心。

    “他怎么还不走?”祁昱又看了一眼重华,一脸不痛快。

    重华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直接忽略了他,只是拍了拍左亦扬的肩膀:“亦扬,回房去休息吧,天色不早了,一会儿三王爷回来,我再与他商议接下来的事宜。”

    他决定走了,要大张旗鼓的走。(!&^

    不然这一路上,可能刺客不会少。

    只要出了大祁,他就会安全了。

    “嗯,你想通了就好!”左亦扬还是很高兴的。

    重华走了,祁君墨就不会被皇上紧紧盯着了,她也能松一口气。

    说着,左亦扬转身就走,也没搭理祁昱。

    祁昱来这里做什么,她当然是知道的。

    不过,她不想惹事,有些事情,祁君墨自会安排好的。

    “三皇婶!”祁昱却有些急了,忙喊住了左亦扬:“我来,也是有事与你商议的。”

    现在他对左亦扬也不敢有非份之想。

    至少不能表现出来。

    现在的他们做任何事情都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了。

    “什么事?”左亦扬还是顿了一下,看向祁昱。

    祁昱一直都不甘心眼下的情况,不会消停太久的。

    特别他还与大梁的小公主有婚约在身。

    还有祁昱答应过他的条件。

    “三皇叔说让玄左去大梁送一件东西,我想……与他一起去!”祁昱说的一本正经:“顺便商议与小公主的婚事。”

    “重华就在这里,你还用去大梁商议吗?”左亦扬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你可以与他商议啊,他就是大梁的皇帝。”

    “不,他现在不是!”祁昱却摇了摇头:“什么时候,他回了大梁,才是皇帝。”

    左亦扬看白痴一样看着祁昱:“你这样对他,你觉得,他会让你和小公主完婚吗?”

    一边揉了揉额头,脸色有些青。

    祁昱却一脸的坚持。

    而此时左亦扬也知道,祁昱去大梁一定有阴谋。

    不过她管不着,只看祁君墨如何安排了。

    祁君萧最近不再针对祁君墨了,更是不断的拉近与祁君墨的关系,倒是让皇上很满意。

    这正是皇上愿意看到的场面。

    祁君萧更明白,能坐稳眼下的太子之位,离不开祁君墨和梁墨。

    虽然梁墨与他是表兄弟,可梁墨待他一向不怎么亲近,也让他无处下手,也只能从祁君墨这里下些功夫了。

    不过,他更恨祁君墨,恨他毁了自己的一切。

    可又不得不忍着。

    重华要离开的消息,很快就被传了出去,传遍了整个大祁皇朝,更是传到了大梁。

    祁帝也很喜欢看到这样的场面。

    敲锣打鼓的把这尊大神送走了。

    送重华离开的还有祁昱和玄左。

    祁昱和玄左是护送重华离开,同时送回杀手楼的信物给年焕。

    “亦扬,你进宫一趟,给父皇瞧瞧!”左亦扬正准备出府,就被突然回来的祁君墨给堵住了。

    而且一副焦急的样子。

    左亦扬正穿着男装:“父皇怎么了?”

    “宫里的太医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祁君墨面色不怎么好看,有些沉重。

    他不想左亦扬参与其中的,可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自从皇上下旨赐婚,祁君墨十里红妆娶了左亦扬,左亦扬就被保护的极好。

    甚至不让她出府。

    不过这几日,玄左不在府上,无人能挡住左亦扬。

    只是今天祁君墨回来的太是时候了。

    轻轻咳了一声,左亦扬有些心虚,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们进宫看看去。”

    皇上突然晕倒在议政殿,太医院的太医跪了一转,都是大气也不敢喘。

    因为他们都瞧不出来皇上得了什么病。

    给皇上试了脉,左亦扬紧紧拧眉。

    “亦扬,怎么样?”看到左亦扬的脸色不好看,祁君墨也有些紧张了,现在的朝堂并没有稳定,如果皇上有事,祁君萧一定会趁机动作的。

    左亦扬又给皇上号了一次脉,面色沉了几分,看了看那些跪在地上的太医,摇了摇头。

    一副不敢多说的样子。

    “君墨,皇上中蛊了!”左亦扬很郑重的说着,声音也压低了许多。

    祁君墨一僵:“什么?”

    不等他的话落,大太监吉利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三王爷,不好了……”

    跑的上气不接话,一脸的慌乱。

    “怎么了?”祁君墨也一下子僵直了身体,面色一沉。

    “太子殿下将议政殿包围了!”吉利的脸色都青了,喘着粗气:“御林军,都被……太子殿下控制了。”

    左亦扬的脸色也一下子就白了:“什么……太子殿下,他,他怎么敢……”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