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大结局

    医院手术室外,于静雅掩面等待着手术室的灯熄灭。

    现在她左右手边两个手术室都亮着灯,左边是陆厉深,右边是白爱依。

    尤其是白爱依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情况已经比较危险。

    医生虽然对她的情况缄口不言,但是从他们凝重的表情中不难猜出此刻她危在旦夕。

    陆厉深在到医院的时候还比较清醒,可中弹之后还做了很多伤害手臂的事情,让医生对他的情况也是摇头叹息。

    现在她什么都不能坐,只能等。

    就在她等待的途中,刚刚被包扎好的陆成明也被搀扶着过来。

    “成明?你不去休息做什么?”于静雅疲惫的问了一声。

    “我等她没事。”陆成明淡淡说道。

    他虽然没有指明口中的她是谁,但是于静雅已经猜到了,从之前陆成明的哭泣中她看透了这个男人对于白爱依究竟有多爱多心疼。

    其实在仓库中她就知道,陆成明说不熟只是想要让叶芒不要去找白爱依,因为他对她很了解。不希望她冒险。

    “你的眼睛好了?”于静雅随口一问。

    “嗯。”陆成明有些痛苦,他恢复视力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白爱依脸上的诀别和保护他之后心满意足的微笑。

    如果这就是眼睛恢复的代价,他情愿瞎一辈子。

    此后两个人就一直坐在走廊上,等着医生宣布结果。!%^*

    右边的手术室率先熄灭了灯光,一大堆医生护士从手术室中奔跑出来,推着白爱依往ICU冲去。

    陆成明顿时坐不住了,他跟在医生后面追逐,就为了在她进ICU之前多看她几眼,想要确认她好不好。

    白爱依趴着侧着头,看上去就像睡着一样安详,但是那背上的点点血迹却表示现在她可能,没有那么舒服。

    白爱依和陆成明走了之后不久,陆厉深也被推了出来。

    于静雅起身想要询问医生他的情况。(!&^

    医生也主动坦白,“对不起,你先生的伤如果及时取出子弹那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之后他做了剧烈运动和负重,所以未来他可能右手没有办法提起重物。”

    于静雅流着泪感谢,其实只要他能活着,什么都无所谓。

    他的手提不起重物,她就做他的右手,只要他还能活着。

    ……

    爆炸过去了一周,陆厉深已经醒了,他肩膀上缠着纱布,几次想要出院,但是都被于静雅严厉地拒绝了。

    “你是小孩子吗?这是枪伤,不是什么脱臼,还想要出院,真是妄想。”于静雅叉着腰训斥躺在床上的陆厉深。

    房间之中的王秘书简直佩服她,这可是陆厉深啊,陆夫人敢吼陆厉深啊。

    只有小新见怪不怪的剥了一个橘子分开两半,一半递给了于静雅,一半递给了陆厉深。

    原先小新还在生气之前陆厉深失忆的事情,但是当他知道他爸爸为了救他妈妈是受了多重的伤,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之后那些埋怨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陆厉深扯扯嘴角,老婆吼自己也就算了,自己的儿子真的不是伺机报复吗?他不知道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吃酸的东西吗?这么酸的橘子,只有于静雅爱吃。

    陆厉深幽怨的看了眼于静雅,却惹来她又一声谴责,“怎么了,儿子给你剥橘子你还不愿意吃吗?这可是儿子亲手剥的。”

    陆厉深没想到自己的求助换来的不是解围,反而是她的逼迫,嘟囔道:“那你喂我吃啊,我手不方便。”

    陆厉深本来以为自己的小声絮叨不会叫她听见的,但是于静雅竟然真的上来就是三下五除二给他塞了一片橘子,酸到嘴里甜到心里。

    “好吃吗?”于静雅笑眯眯的问道。

    陆厉深在她的目光下点点头,不敢多说半句。

    病房里爆发出于静雅阵阵笑声。

    和这个病房的热闹不同,另一个病房却是一片沉寂。

    白爱依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她趴在床上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陆成明则坐在床边看着。每个小时给白爱依喂点水,揉下脖子换个方向。

    这一个星期以来他都是这样。

    医生说白爱依的背部会造成永久性的伤痕,而且大面积的伤痕做美化手术也很难捱,一切要等她自己醒来才能做决定。

    陆成明对此不多说一句。

    他每天都会给白爱依念下新闻报纸,然后一个人讨论当下的新闻热点。

    病房里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声音。

    刚刚他念完新闻之后发现时间竟然还挺多的,于是准备和她说说话。

    “你说你这人,这么傻。以后怎么找老公啊。而且你又被炸得整个背面都是伤,医生说了你这样的伤口医美很痛苦,不建议你医美。以后你都和比基尼这些无缘了,还有谁会要你啊。”他一个人不知道说什么,一开口就带歪了画风。

    “所以,我看你以后不好嫁人,而且你又喜欢我,所以我决定勉为其难,接受你之前在医院里的告白了。等你醒了我就娶你。”陆成明讲到这里有些想发笑。

    他这是说给谁听呢。

    “真的?”

    陆成明的耳边传来轻声的疑问,他一抬起头,眼睛都亮了。

    ……

    陆成明和白爱依的婚礼是在一年半之后举行的,恰恰那天是圣诞节。

    本来陆成明决定一年前就举行,可是何满打电话给白爱依说白子雄最终还是走了。白爱依忍着未愈的伤口回到E国奔丧。

    在丧礼上陆厉深请了公证人,把原本属于白爱依的股权都换给了她,她现在是名正言顺且有实权的W&Y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