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557章 大结局

    或许是我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戳中了凌邪的笑点,他终于不再摆那种吓死人不偿命的严肃表情,笑着伸手揉我的头发,说:“好啦好啦,不用这么紧张,你什么都不用管,一切有我呢。你只需要开开心心的养好身体,准备迎接咱们的宝贝念念就行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才稍稍松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还算平坦的小腹,半感叹半埋怨地说:“念念现在还这么小,还要好久才能出生呢吧……你刚才说我眼看着就要当娘亲了,吓得我以为她马上就要出来了呢。真是的,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夸张。”

    凌邪笑而不语,后来我才知道,鬼胎的生长速度,完全不能用人类胎儿的生长速度来进行判断。人类的孩子需要十月怀胎,但是鬼胎嘛……

    那得看养分够不够充足。

    所谓的养分,自然就是阴气了。只要阴气滋养得足够,完全可以两三个月就生出来,要是阴气不足,十年八年生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总而言之就是,跟人不一样。

    而我在随着凌邪回到阴间以后,在浓郁的阴气滋养下,肚子就像吹气球似的一天比一天大。照这个速度,我估计要不了一个月,可能就得临盆了。

    这让我心里很慌。老实说,我还没有真正做好要当一个娘亲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念念成长得这么快,就更加让我感觉压力山大了。

    好在凌邪每天都抽出很多时间陪我,也经常带着我回人间到处游玩,让我不至于一直闷在那个暗无天日的鬼界,不至于由于长期见不到阳光而憋出心理疾病来。

    日子就这么平淡又幸福地一天天过去,关于苗疆那边的种种,凌邪也在闲暇的时候,慢慢地一件件说给我听了。

    天人道通往禁忌之地的那道空间通路,自然是被凌邪亲手摧毁了的。至于其它各界的通道,也都被他一一摧毁了,所以从今往后,不会再有任何不属于人间的东西跑到人间来。

    至于那些已经被都拉乌梦隐炼化成蛊的鬼魂和妖魔等等,自然是没有办法直接变回原来状态的,所以凌邪全都安排他们投胎去了。根据他们生前的善恶,让他们进入了不同的轮回通道,或是继续做人,或是成为妖魔牲畜等等,不一而足。

    其中,由都拉乌族人炼化成的那部分鬼蛊,得到了凌邪的特别优待。毕竟,千年前的我,就是出身于都拉乌家族的,虽然那个时候的母亲对我并不好,但是族人们对我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所以,看在当年的情分上面,凌邪给他们安排了相对比较美满幸福的人生,并且让他们来世依然生在苗疆,可以在最大限度上,保留曾经的生活。

    这其中也包括朵雅在内。

    其实凌邪本来是不打算让朵雅进入轮回的,因为,朵雅在鬼王印融合,我自身陷入昏迷的时候,试图偷袭我,但是被凌邪发现了。

    需要进行说明的是,朵雅所中的会让身体缩小的蛊术,在蛊主人都拉乌梦隐死亡以后,就开始逐渐减弱,所以她的法力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恢复。这也给了她偷袭我的能力和勇气。!%^*

    本来,凌邪在发现她试图偷袭我的时候,就想要直接将她打死的,是她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喊出了我欠她一条命,曾经说过会允许她报复一次,她才会对我偷袭的这番话。凌邪向来是尊重我意愿的,因此,在用法术读取我的记忆,确认她所言不假之后,才饶了她的性命,没有打散她的魂魄。

    后来朵雅又要求投胎,凌邪也满足了她,只不过给她安排了一个极其凶险的命格。

    说是凶险,但其实只要她自己积德行善,不做任何坏事,基本上也是能够平平安安过完一生的,只不过跟大富大贵毫无缘分就是了。但是,如果她自己心存歹念,行差踏错的话,那就会一步走错万劫不复,谁都救不了她的那种。

    总之,就是转世为人以后,究竟是过得安稳平顺,还是痛苦折磨,就全看她自己如何为人处世了。

    我在知晓了这一切以后,也觉得凌邪如此安排十分妥当,既替我补偿了朵雅,又不至于补偿得过了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星期,我的肚子已经变得跟足月的孕妇没什么两样了。我开始预感到,自己也许马上就要跟念念再次见面了。这让我既紧张又期待,甚至就连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都会梦见念念甜甜地扑在我怀里叫妈妈……

    带着这样的幸福和喜悦,我每天都在憧憬着临盆之日的到来,先前的种种紧张,也都被这份憧憬和期待给冲散了。

    为了能够给念念提供足够的阴气作为滋养,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呆在阴间,没有再去人间游玩。反正来日方长,等把念念生下来以后,再带着她一起去玩也来得及,不必急于这一时。反正我是这样想的。

    但是凌邪却在某一天,忽然对我说:“咱们今天去趟人间吧。”

    “为什么?”我感到十分诧异:“不是你说生产之前的这段时间,最好呆在鬼界不要回去么,怎么今天忽然改主意了?我现在肚子这么大,行动起来多多少少都有点不太方便,万一要是在人间的时候生了……那会不会不太好?”

    念念毕竟是个鬼胎,我还是觉得她应该出生在鬼界才比较适合吧?

    哪成想,凌邪却非常不以为意地说:“这个倒是无所谓,不管人间还是鬼界,她都能适应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