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588章 不是人间富贵花——青羊(四)

    或许,他心里也有几分舍不得我呢?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他将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上:“日后北海蓬莱有了你,也能好上不少。”

    悬在胸腔之中七上八下的心蓦地砸落下来,我有一点失落,但表面上并没有失态,甚至同他调侃了一句。

    “若是能够成功当然是最好。若是失败了,我没什么,只怕我哥哥要难过得很了。”

    人生在世,有人过的好,自然也有人过得不好。过的好的人春风得意,过得不好的人若是斤斤计较,一直与好的人相比较,那便真没有什么活路了。

    我虽然不善修习功法,好在我一直想得开。

    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虽然对哥哥所说的补齐灵根有所期待,但也不会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上面。

    而我喜欢昆仑,同样是不可言说的情愫。

    我深有自知之明,知道不会有那一天,亦不会有结果。所以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虽然伤心,却也不至于太过于难过。

    站在我们这等位置上的人,是不能随自己的心愿拥有人间情爱的。

    我生来便是尊神,可以婚配,但是同样家室的世家子弟多数已经家族没落,没有几个百年可过了,也都想攀着北海蓬莱的高枝。

    好在,可以婚配的尊神,西昆仑君算一个。

    只要我活得够长够久,说不定能成为他的妻子。

    或是,能看着他娶妻生子。

    这一次的珍珑棋局还是我赢,西昆仑君摊了摊手,白袖滑到臂弯:“长大了,旗下的也越来越好了,女大不中留哦。”

    我:“……”!%^*

    为什么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几分苦口婆心的既视感?

    自上古末期的封神一战后,西昆仑君身受重伤,这些年来一直避世而居,留在西昆仑内养伤。

    外界都传言西昆仑君性情孤傲,不喜外人打扰。再见到他这个人之前,我也以为他会生的凶神恶煞,可真正见到才发现,他不仅没有凶神恶煞,甚至还异常的温柔。

    就像是一个江南水乡撑着油纸伞走在桥上的少年,一举一动皆可成诗。

    时间是伪装一个男人最好的方式,那种沉浸在骨子里的气质是模仿不来的,正如西昆仑君,本是战神却在这平静的岁月之中洗尽铅华,变得愈发温柔起来了。(!&^

    或许我们之间也是有相通之处的,唯一的区别,便是我一直沉在低谷。而西昆仑君,却在一步一步的走下坡路。

    和平年代,没有人喜欢一个强大的战神。

    好在,西昆仑君战伤总是不愈,脸色常年是带着病态的白,每天早晚甚至都要用药汤子养着。若非危急存亡的大事,他绝不出昆仑。

    也正是因为身有战伤,不与世间纷争,西昆仑一直是化外仙境,就连天帝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对于西昆仑视而不见。

    一个人就算是再蠢笨,只要有了足够的时间和经历,就能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培养出很多的兴趣,在一点儿点儿的学习,擅长他。

    昆仑会的东西很多,在他无尽的生命中,他能将一切想做的事做好。

    在蓬莱,哥哥总是会教我一点儿剑术,就算不是很强大,却也足够自保。在西昆仑的日子里,我每天晨起都要练上一遍。

    这一天,昆仑难得起得早,倚着门框看我在院子里练剑。

    他只不过看了几眼,便随手折了一根树枝,同我过了几招。

    就算是单纯招式上的对比,我也不会是战神的对手。他自然也没有伤我的意思,只是问道:“这剑法是蓬莱教你的?”

    当然不是,哥哥不是战神,只会用术。这剑法,是族中一位长老传授的。

    我不解其意,但下意识的觉得昆仑绝不会害我,绝不会害昆仑,索性一股脑的全说了。

    昆仑捏着下巴,点评了一句:“既然你不是很熟,我就但说无妨了。若是这世间的剑术分上中下三等,你这套剑术只能算得上是中等。”

    “演给你们这些用术的人看一看倒还可以,若是教我们这些以战证道的人看,便未免露怯。”

    这我倒是可以理解的,哥哥找来的那位长老并不喜欢我,还一直想要把我嫁出去。

    当时哥哥只说是让他叫我一套不要太难,还能足够防身的剑术给我。他选了这套,倒是也能说得过去。

    哥哥一直是万里挑一,最爱拔尖儿的那个人。

    我跟在他的身边,潜移默化了这么多年,听到西昆仑君这评价,不免有些难过。

    昆仑双手抱臂,树枝儿就被他抱在怀中:“若说用剑,我若称第二,当世绝无人敢称第一,就算是天帝也不行。你哥哥不来找我,何必舍近求远给你找个有异心的师傅?”

    “那怎么行?”我将木剑立在了老槐树旁,蹲下神倒了两杯凉茶,给他递了一杯。

    “我哥哥说了,我就算是不精于修炼,也是北海蓬莱的人。你是大荒山圣,又是唯一的战神,传承自然是要留给接班人和弟子的。他就算是真的来央了你,也只是让你徒增为难。”

    西昆仑君捏着喝了一半水的茶杯,弯身放在了矮桌上,拎起木剑牵着我的手握住。

    “你们这些世家大族走出来的后人,很多时候想的都太多了。我没有弟子,大荒是三界的大荒,何须我来指定人传承?”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