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偷窥

    白檀想也不想,将自己刚换下来的衣服顺便丢了过去:“你看什么看,你在看一眼,当心姑奶奶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明年春天泡酒喝!”

    “我没有偷看!”穆雪清连忙解释道。

    他声音都带了一点儿颤音,缩着脖子畏畏缩缩的倚在瓦罐里,假装这世界上并没有自己这么一号人。说到底,却也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白檀才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呢!

    她三两下将身上的衣服穿好了,这才走到桌边,将自己方才丢过来的衣服拿起来:“你没有偷看?那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就看到了一点儿肩膀……”

    “你还说你没有偷看!我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原来也是个伪君子!”

    这回,穆雪清就算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身为水君,恢复法力最快的办法便是浸泡在水中,用水在滋养受伤的仙身。穆雪清泡在陶罐中,就算是法力微末,倒也能感受到流失掉的力量正在缓缓地回到身体里。

    白檀已经睡下了,呼吸声浅浅,不翻身也不乱滚,倒是老实得很。

    身体里的法力宛若娟娟的溪流,正在修复着受损的仙身。穆雪清捏了一个诀,幻化出了自己的原身。

    只是他还太虚弱了,就算是幻化出原身,也只是一瞬间的虚影罢了。

    月色浅浅,夜间微凉。穆雪清一身素衣无边安静,悄悄地走到了白檀的床前,替她拉了一下被子。

    白檀似是很没有安全感,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时刻警惕着外界的情形。

    方才暮雪请轻轻替她拉了一下被子,白檀便瞬间惊醒了过来,霎时睁开眼睛,警惕的望着眼前的人。!%^*

    而看到是穆雪清,紧绷着的神经才算是放松了下来:“你变回来了么?”

    穆雪清感受得到,她的警惕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也不是一日两日时间便能养成的。

    可见,她过去的日子确实是过的清苦。

    就算是隔着锦被,穆雪清也能感受得到,她紧紧绷着的身子正在尝试着一点儿点儿的放松下来。

    他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我只能变回来一小会儿,支撑不了多久。我的法力流失的太多,短时间内,怕是很难将养过来。”(!&^

    穆雪清沉默了半晌,还是开口道:“以我现在的状态,怕是很难庇佑你了。跟我待在一起,怕是会受到牵连。你若是想离开尽可以离开,我不会拘着你的。”

    “恩,明儿一早我就走。”白檀打了一个哈欠,将被子拢过肩膀,翻了个身脸朝里闭上了眼睛:“你别吵我了,一会儿自己变成木头人儿水里泡着去,别来绕我清梦。”

    穆雪清:“……”

    好心当成驴肝肺,是不是就是说的眼前这个人?一定是的。

    对于凡人来说,泡温泉享受是一种“充电”的行为,像是泡过了这么一遭,就会精气神满满。

    而对于穆雪清来说,现在泡水也正是一种充电。

    他睡得本就清,第二日清晨白檀刚一起身,他便已经感知到了。不过鉴于昨日的尴尬,穆雪清只好当做自己还睡着,以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没过一会儿,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穆雪清将眼睛必得更近了,为了彰显自己正人君子的风气,也为了不面对白檀尴尬,便索性将装睡进行到底。

    果不其然,白檀看了他几眼,便再也不说话,一声不响的打来了房门,走了出去。

    穆雪清这才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想必白檀已经走了吧。没想到,他二人竟连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告别。

    他不是伤春悲秋之人,只是遇上了这样的情况,还是会觉得离别苦。

    然而就在穆雪清睁着眼睛,望着房梁思索人生的时候,房门再一次被打开。

    白檀抱着装着穆雪清的陶罐儿,双手将他捏了出来:“哦,我说呢!你又是在装睡是不是?”

    这一次,穆雪清没有反驳。虽说装睡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反感,但他也确实装睡了。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白檀倒是没有生气,甚至笑了一声:“那难不成真的是我天生丽质难自弃,就连高高在上的水君都为了这一眼风月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么?”

    穆雪清:“你要点儿脸。”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脸皮这个东西,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也是能够传染的。

    不过显然,白檀不是从穆雪清这而传染来的,而是从苏蓁那儿。脸皮厚的和城墙不遑多让,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

    穆雪清一定是神仙之中最没有尊严的那一个了。

    旁的神仙恣意快活,上穷碧落下黄泉,哪儿去不得,就只有穆雪清一人,终日泡在水中,活像是一个仰仗着水而生的大水鬼。

    可见,穆雪清一个人的存在,便拉低了神仙们的整体生活水平。

    能将自己过得这么狼狈,他倒也算是个人才。

    十数日后,穆雪清流逝出去的法力恢复得越来越快,他每日也能拥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变回人身来同白檀下上一盘棋了。

    虽说大多数的时间,他就算是可以放了水,还是能将白檀的棋子吃个落花流水。

    “我这一次受伤,已经好久没去凡世,也不知道凡世的人们怎么样了,旱灾可是彻底度过去了。”穆雪清拈着棋子,似是不经意之间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