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挡劫

    他身上的妖邪气质太过于浓重,以至于只一眼,夜重华便看得出,站在面前的这人一定是落月的本体。

    他是怎么在苏蓁的眼皮子底下进入房间的?

    苏蓁呢?他有没有将苏蓁怎么样?

    夜重华连忙手臂一撑床榻,想要起身。此时此刻,他倒是不担心自己身上的伤了,而是担心苏蓁的安慰。

    落月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夜重华挣扎,却攒的勾唇一笑:“现在我倒是有些信了,你们两个是有真感情在的。”

    昏暗的房间里只掌了一盏烛台,映出了一小片光亮。

    细弱的微光轻轻摇曳着,晃动出一片细碎的浮光后骤然熄灭,只留下了一缕淡淡的青烟。

    苏蓁设下的仙障被撕裂了一个口子,房间外的风声雨声终于传了进来,呼啸着像是要掏空人的耳膜。

    夜重华踉跄着起身,终于看到了窗外的场景。

    泼天的紫雷呼啸着降落下来,落在正中的人影身上,渲染的整个幽冥地府都紫芒熠熠。

    夜重华双眼灼痛,一道身影无声的从身后走上前来,站在他的一步之后。

    “九霄紫雷,乃是天道惩戒大恶神魔所降下的天罚,目的便是要人死。”落月声音不高,却莫名给人一种狷邪的感觉,叫人极不舒服。

    “这样的雷劫,一共有九道,这是第七道了。”

    雷光之中的苏蓁闭着眼睛,视线与听觉的所及之处都是泼天的雷电与巨响,根本未能注意到房间里的情形。

    她根本没想到,落月竟还敢大着胆子回幽冥地府。!%^*

    更没想到,他竟能轻而易举的突破自己的防线,去迷惑夜重华的神志。

    第七道雷劫落下,所蕴藏的力量已经是千钧之势,叫苏蓁也有些难以抵抗了。

    可苏蓁心中知道,自己不能轻易倒下。她与落月相生同源,都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千丈幽冥之下化生出来的生灵。

    唯一不同的,便是她心中存善,刚一化形便被女娲点化,镇守这千丈幽冥。

    而落月,则是这世间糟粕的产出之物,叫人想要彻底毁灭,却又总觉无能为力。(!&^

    苏蓁抬眼,第八道已经氤氲成形,眼看便要落下来了。最后两道,等过去了,就没事了。

    苏蓁闭上眼,任由隐在衣料之下的鲜血晕染过皮肤,顺着脚尖落下后,一路落入了忘川之中。

    煞气凝灵,天生便有克制万鬼的作用,落入忘川的瞬间便灼伤了不少的恶鬼怨灵。

    这一次的天罚,对于整个幽冥地府无疑是一次劫难,对苏蓁,对幽冥万鬼,对夜重华都是如此。

    而唯一受益之人,却是真正为祸人间的落月。

    嘶号之声不绝于耳,苏蓁全然听不见,可夜重华却听得真真切切。那些浸在忘川之中的鬼魂,也并不是每一个都作恶多端,也有心中存善的。

    “苏蓁一定没有同你说她为何要承受着雷劫吧。”落月的手扣住了夜重华的肩膀,声音狷邪:“她全都是为了你。”

    “只有将这整个三界彻底化为炼狱,她才能与你自由的出入凡世和千丈幽冥。你向往人间,她便想彻底创造出一个人间来给你。”

    落月每一句话的尾音都会微微的上挑一下,带着一点轻蔑的漫不经心。

    也正是这样的调子,让夜重华的心底一阵发慌。

    他一直不敢相信,苏蓁真的会为了他做出为祸整个三界之事,之前自己一个人回到冥府,也以为她只是为了落月之事烦心。

    可若真是他所想的那样,天罚又怎会降临在苏蓁的身上?

    夜重华明知落月的话语之中有迷惑自己的成分,可就是忍不住将苏蓁的那些行为带入近自己的幻象之中。

    他承认自己的能力没有苏蓁强大,可从始至终,他也没有奢求苏蓁的庇佑啊。

    若是他成为了苏蓁的累赘,夜重华可以毫不犹豫的离开苏蓁,放她自由。

    可是现在,却是因为自己给苏蓁带来了这样的麻烦。

    “咔嚓……”

    又是一道紫雷落下,半空之中的苏蓁微微踉跄了一步,半晌才稳住了身形。从那紫雷之中泼洒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多了,甚至灼伤了夜重华的眼睛。

    这些不该是加诸在苏蓁身上的痛苦,又为何要这样对待她。

    “每一道雷劫都是可以剖人骨血的力度,你觉得,苏蓁还能够承受的了几道?”声音在耳边渐渐的消散:“去吧,把她拉回来,没有你,她便会过得更好。”

    没有你,她便会过得更好。

    在落月说前一句话的时候,夜重华尚能保持清醒,不被他的声音所诱惑。

    就连苏蓁都无法承受的雷劫,他又怎么承受的了?若是自己真的替她上去挡,只会让苏蓁更为自己担心罢了。

    可这下一句,却让夜重华无法反驳了。

    他以为自己回到冥府是正确的,以为自己给苏蓁千万年来暗无天日的光阴带来了色彩。

    可实际上呢?他却只是给她带来了劫难。若是没有自己,苏蓁便可以继续做她没有感情的阎君,就算是没有趣味,也总不至于威胁生命。

    而现如今,这一切的一切危机,都是自己带给他的。

    多狼狈。

    不知不觉之间,夜重华已经陷入到了落月语言的怪圈儿之中。他仰起头来看着苍穹之上的苏蓁,目光之中竟是一片悲戚。

    若是没有我,你就会变得更好,不是么?

    落月见他这个神情,终于微微一笑,弹指打开了拦在房间前的结界。

    也正是同一时间,苏蓁感受到了房间处的不对劲儿,蓦地垂首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