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即将离开

    找到合适的肾源后,我的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梓宇,带我去见外公吧!”

    李梓宇看到我如此迫切的眼神,犹豫了一会儿,怼我点点头。

    凌峰岭墓园上,我捧着一束菊花,来祭奠外公。

    我其实在回来这里的第一时间,就应该过来看外公的,只是我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些事。现在小宝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强迫自己来到这里,看看生前最疼爱我的外公。

    墓碑上的字就像鲜红的血液一般,很明显是印刷上去。这让我想到外公的生命,明明在半个月前,还是那样鲜活。

    看着外婆佝偻的背影,头上的白发特别眨眼,才没多久就苍老了这么多,一定是因为外公的离开吧,我不敢过去。

    外婆穿着黑色的丧服,看到了我的那一刻,就上来给了我一巴掌,李梓宇马上拦住了她:“黄教授,宛宛她……”

    “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现在你还有脸过来看老宋,你不怕他看到你从棺材里坐起来吗??”

    我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外婆见了也是老泪纵横,掩面而泣。

    “老宋这辈子,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最在意的就是名声荣誉,桃李满天下。温知暖拿着你跟楚云寒在华尔会所的那些放荡的照片,来给老宋看,你知道你外公是什么心情么?我告诉你,他就是被活活给气死的。”

    外婆的话,让我心痛不已。

    外公自诩书香门第,当他得知我不得已去华尔会所上班的时候,他已经是无法接受这个事情,更不要说看到我和楚云寒在华尔会所那些暧昧的照片,再加上温知暖添油加醋扭曲是非。之前外公听人说我跟他有染,就数落我明明知道楚云寒已经跟温知暖订婚了,还要跟楚云寒有这样不干不净的关系,我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外公曾经手把手教我弹钢琴,陪我下棋,教我执笔练字画画,把我培养才貌双全、令人惊羡的名门淑女, 我却辜负他期望,沦入红尘,以至于苏家名声扫地。

    外婆激动的抓着我的衣领,猝不及防又给了我几个耳光:“你是有多喜欢楚云寒,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当年苏家出事的时候,他们楚家袖手旁观,还在那个时候逼你离婚,净身出户,你难道都忘了这些耻辱了么?他们楚家这么无情无义,楚云寒也这样的糟践你,你却还要这样纠缠不休,宋宛宛,你的自尊都去哪了,还要不要脸!”

    “黄教授,这些事情您不能全怪宛宛,而且宛宛现在的身体状况....”

    “”行了,梓宇,求你别说了。”  我上去捂住李梓宇的嘴巴,摇摇头让他不要说出来。

    外婆哭得昏天暗地,好几次差点晕倒,我和李梓宇不得已先把外婆送出墓园。可是外婆看到我就哭诉斥责,我不敢跟过去,因为外婆看到我情绪很糟糕。

    我独自站在外公的墓碑前,泪流满面,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呼呼把树叶刮得沙沙响。我扑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外公的墓碑前,不停的磕着响头,丝毫感受不到秋风寒意,也感觉不到疼痛。直到李梓宇回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李梓宇搂住我的肩膀:“宛宛, 你别这样了。想哭你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有我在,我会陪着你的,我理解你的苦衷。”

    我趴在他肩膀上,再也流不出眼泪来,也许是流干了。

    等我调整好情绪,李梓宇把我送回医院。当我身心疲惫的回到医院时,现实又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

    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里,不敢正眼看我,眼神里闪烁的样子让我的心突然被悬到了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