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别为我担心

    我每天浑浑噩噩的,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几天以后,我从病房里走出来,一头撞上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在看清来人是楚云寒之后,久久愣在原地。

    楚云寒的眼神里都要充满了怒火,眼球上布满了血丝,仿佛下一秒要将我吞没。

    他透过门缝紧紧的盯着小宝看,像看怪物一样的,打量着,我吓了一跳,他,难道发现了小宝的存在,是要把他带走吗?

    我慌忙的关上门,挡住他的视线:“你来这里干嘛?有事么。”

    楚云寒收回视线,全身充满着厉色,抓着拳头的手青筋暴跳,像是马上就要炸裂。

    “你不愿意跟我走,是因为他吧!果然和别人说的,这几年竟然是去跟野男人生孩子去了。宋宛宛,你真行。”

    我心脏狂跳不止,急忙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怎么,敢做不敢承认?宛宛,这不像你啊。” 楚云寒冷笑一声。

    我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涌出,还想极力辩解,没开口却被打断了。

    “原来你早就跟李梓宇勾搭上了。是,李家跟我楚家也差不了什么,你是想用这个孩子拴住李梓宇吧。宛宛,你还是那么天真,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宋宛宛吗,你不过是华尔会所里的一个陪酒女,现在谁人不知,你以为你离开了就不会有人知道?就算有了这个孩子,就算李梓宇要娶你,你以为自己真能尽力家大门么,你跟着他,永远不过是是李梓宇在外面养的一个女人而已。”

    此时,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话居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样恶毒侮辱人的

    话,居然是他亲口对我说的。

    在楚云寒看来,以我现在的身份,就根本配不上这座城市里的大家族的少爷们。离过婚,家族衰落倒台,做过陪酒小姐,所以根本没资格成为他们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不配有家。

    也许这才是他为什么不愿意娶我,要回去娶温知暖的原因吧。

    现在的宋宛宛在楚云寒眼里,不,是秦岚,在他眼里我只能是秦岚,是永远不配被带回家的女人。

    我突然觉得自己成了天下最可怜女人,不久前,我还像是一个傻了一样,在遥远的丽江古城的别墅里,守着这个男人的承诺期待着,一句“等我回来。”就把我骗得团团转,我还天真的认为我们的关系能回到过去。直到亲眼见证他们婚礼的那一刻,我的心才真正的死了。

    现在看来,等着我的是更高的悬崖,更斗的山脉进退两难。

    我握着拳头,掩饰自己的脆弱不堪,抬起下巴看着他。

    “我是不配被李梓宇娶回家的女人,可是这有何你楚云寒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我跟李梓宇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楚大少爷管不着。你走吧,我不想再见你。出门左拐,不送!”

    “宋宛宛你要是今天跟我走,我可以既往不咎。”

    “楚云寒,宋宛宛已经死了,你眼前的是秦岚。你忘了吗,你说过那是最后一次了。”

    说完,我已经绝望到底,他说的那些话就像刺一样扎在我的心里,我也要让他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我闭着眼睛,靠在墙上,本以为那拳头会落在我脸上,下一秒只觉得疾风闪过耳边。楚云寒把拳头狠狠地抡在墙上,窜着的大气,我甚至能听到他加速跳动的心脏。

    许久,我听着楚云寒的脚步声原来越远。有很清晰的听到一句话:

    “宋宛宛,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很好,以后别来求我!”

    是,我记住了,你对我说过的一字一句,我都不曾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