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她不再是她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渐渐醒了过来,只觉得一阵头疼,喉咙干渴的说不出话来,在上下混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李梓宇坐在床边,一脸心疼的看着我:“想喝水是吗?别乱动,我给你倒。”

    因为实在是口渴的不行,我大口的喝着水,就像一个好几天没吃过饭的难民一样,以至于被呛出了眼泪。

    李梓宇连忙帮我拍背,又拿来纸巾给我擦嘴巴,一脸紧张的盯着我看。

    喝完水,我开玩笑道:“你怎么这种表情,好像是我要死了一样,你可别吓唬我,我的小心脏受不了。”

    “宛宛,你生病的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是不是连楚云寒也不知道?”

    我瞬间愣住,没一会才回过神来,这里白茫茫的一片,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这里是病房,大概是李梓宇送我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跟他说的吧。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觉得脖子有些泛酸。

    “李大哥,我想要坐起来,躺着久了真的很累。”

    李梓宇替我调高了床头,有帮我后备垫上了一个枕头,扶着我慢慢坐起来。

    “李大哥,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都要不好意思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医生说我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积极治疗可能还可以多活几年。我并没什么可害怕的,只是一直放不下外公外婆和小宝。”

    我查出肝癌也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只是想在最后的日子里,把孩子治好,多陪陪外婆他们,这样我也就没什么遗憾的了。

    “楚云寒他……”李梓宇欲言又止。我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打断了他。

    “没什么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就是想亲眼看看,不然这颗不安分的心怎么会死。”看着他心痛的样子,我又悠悠的补了一句:“不撞南墙,心不死。我这个人,你了解的。”

    亲耳听到还不够,如果不亲眼看看,怎么会相信。我也想知道自己爱他到底爱的有多深,早已经被他刺得千疮百孔的心脏,是否还为他动,怎么就不记得疼呢?

    每次只要楚云寒给了一颗糖,就会忘记以前所有的伤痛,宋宛宛啊,你的命就这么贱是么,真的像楚甜说的一样,飞蛾扑火。

    李梓宇看着我又气又急,纠结了许久又说:“当年的事情,你就真的要这样隐瞒下去吗?你真的不后悔吗……”

    我眼神变得呆滞起来,抱着自己看向窗外。

    这是一个雷雨天,虽然雨水缠绵不段,雷声哄鸣,但是那迷蒙的雨雾中行走的车辆和奔跑的人群却让人有无限的遐想。

    我端坐病床前,看窗外的雨滴和灰暗的天色交辉相应,无端的愁绪开始涌上心头,似乎那雨不但撒湿了地,还浸透胸腔湿了心。每当阴雨天降临,总会让我回想起以前那件事,回想那难忘的场景,那些稍纵即逝的青春和片段,像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中回放,片头过去了,情节还历历在目,过去却回不来了。

    我捂着胸口,心痛到不能呼吸,却努力佯装着轻松微笑。

    李梓宇一直说我傻,我回想了一下,是,但也不全是。

    楚萧风跟云寒是孪生兄弟,虽然年纪相仿,但是我和楚萧风却是楚云寒的小跟班。

    如果说李梓宇是我的大哥哥,那么楚萧风就是我的另一个哥哥,总是保护着我,甚至最后连活命的机会都留给了我。

    我从小含着金汤是出生,在宋家是被家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傲娇任性根本不足以形容以前的我。

    楚萧风出事的那一天,是我跟云寒永远都无法抹掉的记忆。

    婚后楚云寒一直对我很好,那天我们却因为一点小事大吵一架,当时开着车的我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像是要跟楚云寒同归于尽一般,坐在副驾驶座的楚萧风因为害怕我们出事,才把我手中的方向盘抢了过来,强制我停下了车,我们换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