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容 作品

第24章 很好,以后别来求我

    公交车上,小宝睡得正熟,毛绒绒的头顶靠在我的怀里。

    我的脑海里一直反复响医院的主任说的话。

    “对于您孩子的这种特殊疾病,国内已经在科研上取得了非常大突破性进展,小宝的身体还算不错,只要新药运用到临床上,您的孩子也可以其他正常的孩子一样蹦蹦跳跳上学了。”

    窗外夜色一直在后退着,我离开的几年时间,这座城市有了太多太多的改变。当年我离开这里时,我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会回来这个地方了。在离开楚云寒不久以后,我发觉自己竟然怀了他的亲骨肉,那时候年轻气盛,更是下了决心要硬抗到底自己照顾孩子,不管在国外过得多艰苦都没有动摇过。若不是现在查出来小宝得了全球罕见的疾病,我也不会回来。

    若不是在国外举目无亲,我没办法一边照顾小宝一边挣钱给他治病,我也不至于去到华尔会所那种地方。看着小宝和楚云寒三分相似的小脸蛋,我的心里变得充实起来。

    “铃铃……铃铃铃……”手机铃声在空旷的公交车上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经理说说华尔会所有人在等我,我心里一惊,自从那天晚上和楚云寒闹翻以后,他几乎没有再来找过我。

    我不敢怠慢,将宝宝送回家交代好阿姨要以后,急急忙忙回了华尔会所。

    当我推开包厢时,包厢里挤满了人,仔细一看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望了过来。

    “呵,你们快看,真的是宋宛宛,当初我还不信什么宋家千金坐台的谣言,我那时候觉得一定是假的,还把传谣言的朋友骂了一遍,没想到是真的。宛宛,你遇到什么困难了,说出来听听,能帮的我一定会帮的。”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中学时候朝夕相处的的好朋友,叫李莉。

    “是啊,宛宛,现在李莉可是我们城中数一数二的富太太了,她老公今年又在城东拿下一块新的地皮,家大业大的,你敬敬白芷,没准她就帮你离开这里了呢。”

    我低头看了看一桌子的酒,其实我对酒精过敏的事,他们是都知道的。

    我小时候总是粗心大意,贪吃好玩,酒精过敏总是很久都不好,经常请假修养,大家都知道我酒精过敏,现在却偏偏叫我敬酒,这明摆就是在看我的笑话。

    当时爸爸在世的时候,严令过,但凡我在的场合,不许出现哪怕一点点的酒精,可是现在没了父亲的庇护,一切只能靠我自己。

    我端起面前满满的酒杯,一饮而尽,火辣辣的酒精灼烧着我的嗓子,“李莉姐,从前我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我今天给你陪个不是,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往心里去。”

    在场那些曾经所谓的好朋友嘲笑又虚情假意的看着我,我过敏的小毛病,她们自然是知道的。我知道,这一定是温知暖的圈套。

    看到我这样,在座的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当年风头无量的宋家千金竟然低三下四的给她们道歉。

    李莉惊得说不出话,下意识的偏头看向包厢角落的方向,温知暖此刻正坐在角落里,抱着胳膊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温知暖发觉我的目光,也不慌乱,温知暖反而站了起来,趾高气扬的看着我道:“宛宛啊,在座的都是好朋友,以前的老同学、好朋友,不管怎么说你也得挨个敬一敬,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我转头看向经理,楚云寒说过包了我的场子,以后我不用再接待别的客人,现在又怎么解释?

    经理虚心的看着我,很快撇开头转过身走出了包厢。

    我心里一凉。

    自从温知暖来到了华尔会所,就在不停的找我的麻烦,今天总算找到了机会,从前挨着楚云寒的权利不敢轻举妄动,什么都被经理挡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