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速之客

    一个人到底可以高傲到什么程度?

    楚云寒,他含着金汤匙出生,就连的起点都在很多人一辈子追逐不到的终点上,可以踏在别人的尊严上一步步离开。

    而我,到底活的有多卑微?我回头想想,我这十几年的青春都用来爱楚云寒了,卑微到尘土里,却换来一句让他恶心。

    我筋疲力尽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提着满是鲜血的高跟鞋,拔掉脚底的玻璃,割了一个大口子,很深,鲜血顿时蔓延开来,疼得直咧嘴。

    “秦岚,这肯定是燕雪那个贱货搞的鬼,不能就这样算了,我去找梦姐,让她给你撑腰,我不不信了,她再大还能盖过这个华尔会所不成!”

    我摇摇头示意苏芊不要去。

    楚云寒一直以来就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有钱有权、长得又英俊帅气。燕雪有机会贴上这样的男人,对于她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燕雪说不定就已经傍上楚云寒了。

    现在因为我,她被楚云寒晾着,她怎能不气?很显然,这只不过是她在报复我。

    况且燕雪已经在这家夜总会干了好几年年,又懂得卖弄风sāo,有好几个有头有脸的老相好给她撑腰,而我不过是一个为了钱,刚来不久的新人。

    我不能丢了工作,我必须忍着。

    这件事后的一个多星期里,燕雪气焰嚣张,用各式各样的报复我,每次用手段都不一样,我感觉自己都快要被她折磨死了。

    直到事情过去半个多月后,有一天晚上,燕雪突然来找我,一脸笑意地跟我说:“秦岚,我在经理面前给你说了几句好话,连楚少也答应我,说要介绍一个客人给你,这次你千万要好好伺候舒服了。”

    燕雪介绍的人叫黄东,是出了名的一个暴发户,长相猥琐,肥头大耳,巨大的啤酒肚像六个月的孕妇的肚子,还有一些特殊的癖好。

    就算他再有钱,华尔会所里面的姐妹们也都躲着他的生意。因为他有些心里变态,特别喜欢上手打女人,都是往死里折磨,听说以前就弄死过好几个。

    听到这个消息,苏芊气得红了眼睛:“岚岚,你别去,这个黄东是个老变态,之前他看上燕雪了,燕雪不愿意接这人又一直躲着他,不敢得罪黄东。因为你跟她长得相似,她就把你介绍黄东了!秦岚,这分明是个坑,你可不能往下跳啊。”

    我怎能不知道这是她在给我挖坑跳,可我不得不跳。燕雪背后有那些老情人给她撑场子,可我就不一样了,我就只有自己。况且燕雪说了,这是楚云寒的意思,他是我惹不起的人……

    黄东过来一看见我,就不停的打量着,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啧啧啧,大家都说你学燕雪,我看你不输燕雪那小狐狸精,就是少了点劲儿。”

    黄东才一米六,体重看起来来足足有两百多斤。他的头埋在我的胸口,那肥手在我双腿内侧不住游走挑拨,油腻的大脸锁骨上不住摩擦。我觉得自己快要恶心得吐了,努力侧过脸去不看他。

    黄东把我像沙包一样扔到床上,重重的压了下来,我已经能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的痛苦。就在我已经感觉绝望的时候,寻思着怎么逃脱,他的动作却停顿下来了,身上的重量瞬间消失。

    原来他从床上滚了下去。

    黄东吃痛的喊了两声,很快爬起来,就要破口大骂,见到楚云寒就生生又咽了回去。

    “滚出去,以后要是在让我见到你,你就完蛋了!”

    原来刚才把他从我身上踹下去的人是楚云寒,他的话音刚落,黄东便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房间。

    楚云寒把我拽到了隔壁的包间,反锁上门,又把我摁在床上。

    “呵,宋宛宛,你也真够不要脸。沦落到这种地步?”

    是啊,要脸又能怎么样呢,我曾经也和你一样,是你楚云寒把我从天堂推到了地狱里的,是现在像拉我一把么?

    “我……你是为了救我么?”

    我的心在胸膛里紧张的跳动着,或许是他也放不下,我在等待着他的答案,就像是一个犯人等待着法官的宣判那样。

    楚云寒右手伸出修长的手指,弹了弹掉落在他西装上面的烟灰,左手又把烟头扔到烟灰缸里:“你在想什么,宋宛宛,还是死性不改啊。”

    即使是说这么冰冷无情的话,楚云寒带着低沉而有磁性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我心脏揪成一团,我多渴望这都是一场噩梦,等我醒来还在温馨的家里,还能看到外公外婆的笑脸,还能有父母的宠爱……

    “伺候黄东那种肥猪有点糟蹋你宋家小姐的身份了,给你个机会,下周末的别墅派对,你想要钱,尽管过来。”

    这个活动楚云寒出面举行的派对,参加的人都是市里有头有脸的贵族公子哥,出手都是大手笔,各个玩的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