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放不下

    即使楚云寒包了我,我有了稳定的收入,但是我还是准时准点去华尔会所报道。唯一和以前的不同是,我只需要等楚云寒一个人,也没有人再敢找我麻烦。

    楚云寒也不常来,大概一星期来一次或者两次。每次来了就是把我扔到床上折磨一番,时候他给的钱也确实很多。苏芊告诉我,她十分羡慕我能得到楚云寒的宠爱,可我心里却十分的煎熬。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变成这种关系。

    我丧失了自己的尊严,就连仅剩的一点骄傲也在这种扭曲的关系被他消磨掉。

    一天晚上,我终于忍不住了,在他发泄的一瞬间把话说了出来: “楚云寒,你放过我吧!”

    这样的关系,对于我们来说只是累赘。

    我明显感觉到楚云寒的身体变得僵硬,接着他又在我的身上疯狂地吻着,再一次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我感觉到他的冲撞一次比一次有力,只觉得生疼。我知道他在生气,只是默默承受着,一句都没叫。

    “宋宛宛,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

    楚云寒的动作没有一丝怜惜,直到完事以后,我默默穿好衣服和楚云寒说:“别再折磨我了。”

    楚云寒翻下床去,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又恢复了以往冷冰冰的禁欲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楚云寒站在门口就要离开,又停顿了一下,微微侧过头凝视着我:“宋宛宛,你想走大可以离开,没人会拦你,离开华尔会所离开我,走得远远的就不要再回来。你想清楚了,是我不愿意放过你,还是你自己不愿里离开。”

    我呆呆坐望着门口,就那么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脑子里全都是楚云寒的那句话。

    就算我不走,我们还会重头再来吗?

    也常常忍不住会想,是不是时间可以把楚云寒对我的恨意带走。

    我爱了他那么多年,如果不是当年宋家倒台他将我一脚踹开,我还不知道要流连在他身边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