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敏感了

    黑暗无边蔓延,伸手不见五指。

    虞曦双眼圆瞪,不知是过于惊骇还是过于震惊无语,一眨不眨的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呼吸凝窒。

    “卧槽,我让你们把她弄过来,谁让你们用绑的?绑猪呢!?”

    “沈,沈哥,息怒啊,我们干这行的,请,请它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滚,滚滚滚滚滚!”

    跟着便是一串急促慌忙的脚步声,以及房门飞快打开又关上的声响。

    虞曦动了动耳朵,又吞了口唾沫。

    突然,啪一声响,黑暗骤然被白炽取代,刺目的光亮射入虞曦瞪大的瞳孔里,险些没把她闪瞎了。

    虞曦深吸口气,连忙闭了闭眼。

    “没事吧?”

    刻意放轻的男声从一侧传来。

    虞曦眨了眨睫毛,感觉眼睛没那么难受了,睁开眼,将无语隐藏在眼眸深处,平静如水的看向他。

    这样的眼神,反而让打小便被冠上“纨绔子弟”、“二世祖”等各种社会人名号的沈大少爷,心口一阵发虚。

    心虚归心虚,但沈少爷绝不露怯,眯眼横道,“没错,就是我!”

    虞曦:“……”

    这是绑架人还绑出优越感来了是吧!?

    沈顾伸手在虞曦光滑莹白的脸上刮了刮,颇有些意犹未尽将手指上残留的余温在指间捻了捻,才扯出塞进虞曦嘴里的布料:“虽然方式比我想象的粗鲁了些,不过结果是一样的。”

    虞曦连续呼吸了好几口,活动活动嘴角两边僵硬的肌肉,抿抿嘴唇,冷清清看向沈顾:“你是不是疯了?”

    “虞曦,你十岁我们认识,你知道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你!而今我正式追求你也追了三年,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信不信我立马办了你!”

    虞曦看着沈顾有些疯狂肆虐的脸,心口蓦然沉了沉。

    这家伙不会来真的吧!?

    “你,松开我!”

    虞曦看了眼将自己五花大绑起来的绳子。

    “松开你?松开你好让你跑么?你看我像智障!?”沈顾狞笑,整个人突地似一头见着散发着鲜美气息的小白羊的的恶狼扑到了虞曦身上。

    虞曦大惊,在他的唇即将触碰到她的前急急撇开了头,可是下一秒,便又被掰转了过去。

    虞曦心下顿时飞奔过千万头羊驼!!

    不过好在沈顾并未继续动作,而是猩红着双眼肆狂的瞪着虞曦。

    虞曦此刻看着沈顾,就跟看玄幻电视剧里练功走火入魔的疯子一样。

    她和沈顾认识多年,他的暴躁和少爷脾气她是清楚的,但她是真没想到他能这么疯!

    绑架就算了,竟然还敢霸王硬上弓,他怎么不上天入地!?

    察觉到沈顾的手从她衣摆下钻了进去在她腰上摩挲而上,虞曦心尖一颤,目光终于冷了下来,出口的声音里仿佛也夹了冰渣:“沈顾,我一直把你当成我很重要的朋友,所以你找人绑我到这里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真的伤害我。可你现在若是继续,沈顾,我一定恨你一辈子!”

    沈顾一震,心口的位置似被狠狠泼了一盆冰水,冷意从他的心口迅速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寸。

    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冰冷陌生甚至有些狠的口气跟他说话!

    停在她腰上的“火石”抽了出来,跟着沈顾脸色铁青的从虞曦身上下来,站在床边,瞪八辈子仇人似的瞪着虞曦。

    大概一两分钟左右,沈顾阴狠的重重一哼,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嘭!

    房门被大力摔上。

    虞曦看看还带着余颤的房门,再看看身上的绳子……“心平气和”的在心里骂了句大爷!

    就不能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了再走么?管杀不管埋啊!!  沈顾自顾离开之后,虞曦还试图与自己身上的绳索挣扎下,无奈这绳子绑得太有技术含量,虞曦折腾了好一阵,结果都是徒劳。

    虞曦喘着气,自救无果,开始打量所处的环境。

    看装潢摆设,应该是某高档酒店。

    既然是酒店,那么肯定有酒店清洁人员定时来打扫,到时她就得救了!

    如是想着,叮的一声响从房门口的方向传来。

    虞曦双瞳微微一亮,打扫的人这么快就来了!?

    只是,没等虞曦开口,房间内再次陷入一团黑暗。

    虞曦懵了懵。

    什么情况?

    沙沙的脚步声缓慢的往她这边走了过来。

    虞曦警惕的捏住拳头:“沈顾?”

    脚步声还在继续,但没有人回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