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747章 以为不敢杀她?

    巫贞怡忍不住背靠紧了身后的椅背,她的背脊一阵阵的发凉。

    就好像这个手术室里,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瞬间连气温都下降了似的。

    “你、你……”

    巫贞怡试图让自己不那么显得胆怯,可她生理本能地,对这个男人身上的嗜血气息感到恐惧。

    之前她和这个男人接触不多,仅有的几次,她的全部心思,也都在阮小沫的父亲,那个抛弃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阮鸿风身上,所以从来没有鲜明地感觉到这种滋味。

    而现在,那种如有实质的压迫感极其鲜明。

    就像是空气中,有一双无形的手,狠狠地扼住了她的咽喉,让她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逼迫自己的孩子拿掉自己的孙子。”靳烈风抬眸,目光阴沉,如同沉重的锁链一样,紧紧压制住她,“您可真是位温柔的母亲!”

    巫贞怡很艰难地,才好不容易发出声音来,“她、她不能和你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她的女儿决不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拿掉孩子,只是斩断他们之间联系的一种手段而已!

    趁着孩子还小,手术不算困难,拿掉之后,小沫还可以在今后和别的男人,组建新的家庭。

    到时候,谁也不会再想着这一件事了。

    她是这么打算的。

    “她是叫你一声母亲没错。”靳烈风睇着她,眸光锐利得如同刀锋一样,“但她的人生包括她自己在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巫贞怡心头一阵心慌:“我是她母亲,我就有资格替她考虑,替她决定!”

    靳烈风走到她面前,低头,深紫色的眸子盯住她,轻声地吐出四个字:“你、没、资、格!”

    巫贞怡被这扑面而来的压力,弄得喘不过气。

    她额头渐渐渗出了汗珠,也不太敢和靳烈风的视线对视。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光是和他看着,就感觉自己似乎在他眼里,变成了下等的动物一样,仿佛只能任人宰杀。(!&^

    她以前只是听说过KW靳少的名头,但从来不知道,和他作对,会是这么让人恐惧的感觉。

    “你应该庆幸,巫贞怡女士。”靳烈风叫她的名字时,带着轻蔑而讽刺的语气,“你的计划,还没有成功,否则……”

    他弯下身,顿了顿,才轻描淡写地道:“这里,所有的人,都会为我的孩子陪葬,包括——”

    靳烈风的声音越发地阴鸷,“包括你在内!”

    等靳烈风直起身子的时候,巫贞怡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她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不是因为她镇静,而是因为她已经手软脚软,连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靳烈风背对着她,示意自己的保镖:“松开,把她带回去!”

    手术台上的阮小沫,还在昏昏沉沉地睡眠中。

    一阵麻醉剂,足够瓦解她所有的抵抗能力。

    要不是靳烈风来得及时,她此刻,应该已经被解开那些绑住她的东西,换上手术服,进入拿掉孩子的手术流程了。

    “嘭咚!”

    刚才被齐峰拿枪指着的护士终于被吓得站不稳,猛地摔倒在地上。

    齐峰冷冷地盯了那个护士一眼,收起枪,指挥其他保镖有条不紊地解开牢牢固定住阮小沫手脚的皮带。

    “我女儿不能和你在一起!!!”巫贞怡强撑着一口气,大声地吼道:“如果她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和她断绝母子关系!”

    她之前的话,不是为了吓唬吓唬阮小沫的。

    如果阮小沫真的不肯分手,她是必然会这么做的。

    自己的母亲,和一个刚领证没有多久的男人,阮小沫必然会在这中间选择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