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纨绔

    “凌雪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孟玉问道。

    凌雪是凌家独女,嫁妆丰厚,一向独立于韩氏之外经营。

    凌雪的身份是韩家儿媳,但却有着自己独立的事业。

    “阿雪那边没有大的动作,如果有事,自有云卿支援。”慕熙臣替韩天衍答。

    凌雪和宋云卿几乎垄断了M市的主流传媒。

    “那就好。”孟玉懒洋洋地说,他也希望韩天衍是反应过度。

    “熙臣,孟玉,早做安排和打算,他们就算拿下了韩氏,也不会就此罢手,韩氏只是他们撕开的第一道口子,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的家人们安全无虞。”韩天衍有些疲惫的搓了搓脸。

    韩氏集团的纷争渐渐明朗。

    虽然韩城与康绮的事还在胶着,但韩天赐一家入主韩家老宅是不争地的事实,而韩家原来的那些亲戚们,比从前更殷勤的往来韩家,不似从前韩天衍和凌雪在时那样。

    康绮从前虽对韩素梅、韩素竹、韩之霜和韩之雪多有照拂,但康绮是高高在上的,是完全施舍的态度。

    而今的韩天赐与王宝玲却不同。

    他们夫妻对这些亲戚们极其亲热,对韩城又特别的贴心孝敬。

    老宅里一片欢声笑语,一派天伦之乐。

    韩城对几个孙辈更是宠得没话说。

    如今城中最嚣张的富二代,莫过于韩家的那几位小辈了。!%^*

    由于韩泽的隐形,大家对于韩家的这一代并不熟悉。

    如今韩青松少爷正式入主韩家,在大家心目中,就是韩家下一代接班人的不二人选。

    青松少爷入戏很快,乐善好施,又仗义疏财,使得他的身边很快聚集了一群纨绔子弟,每日巴结奉承。

    韩青松论学习能力未必有,但溜须拍马的功夫,他认第二,只怕是没人敢认第一的。所以韩城被这个孙子哄得不胜开心,对孙子的要求更是有求必应,力求让他有个韩家少爷的模样。

    韩青松的天高和地厚,很快就被忘到了脑后。(!&^

    韩青兰和韩青曼也整日被杨乐乐、冯瑶等人捧在手心里。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身份地位这种事,也如此。

    这一天,韩青松兄妹来到位于市中心的韩氏旗下的商场,他们在爷爷和父亲的耳提面命之下,开始着手熟悉韩家的生意,韩家的孩子都是从小就开始学习管理,哪怕是长年在外的韩泽,也会在每次休假回来的时候,到自家的各产业考察,接受长辈们的考核,这就是韩家的家规。

    韩青松很乐意接受这个建议。

    韩天赐这个父亲没有从韩家长大,自然也没有能按照韩家的方式教育子女。

    韩青松兄妹三人像其他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长大,父母忙于工作,对他们除了口头上的教育,连平日里的陪伴都很少。

    这一次,他们能够认祖归宗回到韩家,一下子,身边的一切都变了,对于新的身份和身边的一切,他们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但是,他们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母亲嘱咐他们,一定要讨得爷爷的欢心,他们开始时还忐忑不安,怕爷爷是个难侍侯的老头儿,没想到,爷爷居然那么好哄。

    韩青兰和韩青曼也一样,这一段时间,她们终于体会到了做一个豪门千金的滋味。

    王英杰、王梦双、于正青、姚宁宁这些表兄弟姐妹自然会跟在身边,而杨乐乐、冯瑶、林丹、林燕,早已经是韩家三兄妹的坐上宾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商场里逛,哪里是考查,只是变相逛街罢了。

    走到Moen的门口,杨乐乐看着Moen的牌子,不由惊喜道:“是Moen哎。”

    韩青曼并不了解这些品牌,在她眼里,除了巴宝莉、香奈儿这些国际大牌之外,其他并不认识,于是好奇的问:“这是哪个国家的牌子?很出名吗?”

    杨乐乐柔声细气地说:“小曼你还不知道吧?Moen是一个国际品牌,只做私人订制的衣服,而且是会员制的,不是会员是不能在他们这里买东西的,可他们的会员每年的发放量都是有限额的,像我们买那些LV,香奈儿,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到限量款,可是这个Mueo,却不一样,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的。”

    其他人都知道Moen,但是韩家三兄妹却是第一次听说。

    被杨乐乐这样当众普及,韩青曼的脸上很是挂不住,不由俏脸一沉:“那么了不起,不也是在我们家的商场里吗?不就是一张会员卡吗?商场都是我们家的,让他们送我们每人一张会员卡好了,花钱办也行,走!我们进去找他们经理!”

    韩青曼迈步就往里面走,其他人自然跟上。

    杨乐乐愣了一下,想再说什么,已经来不及,再一想,不管怎样,韩青曼现在是韩家的二小姐了,Moen也许会给韩家面子呢?

    再转念一想,就算不给,也没关系,让韩二小姐出个丑,她也是喜闻乐见的,整天陪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还得捧着她,她心里早就不耐烦了。

    她留在她们身边,只不过是因为想有机会多见到韩泽和宋慕哲罢了。

    可惜,这么久了,韩泽就来过韩家老宅两次,还都是陪着他父母来的,而宋慕哲则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杨乐乐心中着急,却也没有别的办法。

    妈妈让她一定要抓牢韩家人,一定要为自己谋一个好出路,韩青松倒是对她一见钟情,老是围着她打转,可是他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实在无法入眼,要长相没长相,要气质没气质,多看一眼都嫌烦。

    所以,她没有办法,只好一直留在韩家姐妹身边,做一个女伴,做一个曲意奉迎的人,不能有半分得罪,眼看着韩家姐妹日益嚣张起来。

    很难得今天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让韩青曼得一个教训,如果Moen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高不可攀,那她也能得到一张Moen的会员卡,何乐不为?

    韩青曼一进到Moen,就发现里面很冷清,连个客人都没有,橱柜上挂的衣服也不会寥寥几件而已。

    “这里的生意这么差,还像你说的那样牛?”韩青曼冷笑一声,问杨乐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