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12章完结章

    众花开得正好,在阳光下氤氲着,与红霞交衬,相映成辉。

    天界失去了一个天寒上仙,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天帝只是震怒了一番,最后也只是眉间疲倦,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说道:“罢了罢了,随他去吧。”

    青拂知道,这是因为魔界已经被封印,三界归于平静,再也没有什么人需要天寒上仙去拼命了,她的魔气更是已经去除,一身魔骨换作神骨,魔界再也不会重现世间,所以天帝选择了妥协。

    天界好像什么也没有变,除了最开始的几日,总有人讨论他,日子过去了,便再也没人继续提起他了。

    这个曾经给他们带来了安稳的天寒上仙,就这么快的被遗忘在了时间的角落里,如一朵璀璨的烟火,日渐式微,只有曾经燃亮过的一瞬。

    一瞬而已。

    能将他一直记得的,除了不霁他们那几个,应该就只有她了。

    青拂觉得天寒上仙有的时候也是会犯傻的。

    她知道魔气难以去除,却万万没有想到天寒上仙选择了这样一个决绝也是万不得已的一个方式。

    曾经他为她放弃成神的机会,现在,他连这所谓的仙,也都放弃了。

    那几日他躲在竹屋之中,究竟受了多大的痛与折磨,才将自己的一身仙骨取下,青拂不知道,但是想必,那疼痛定当比她来得更多一些。

    他取下仙骨,甚至活生生的将自己的仙骨烧化成骨水,掺在九襄每日与她喝酒的碗里,她却浑然不知,与九襄好不快乐。

    最后他一身仙骨将她魔骨换了,她成了仙,他却成了人。

    而且不知往哪里去了。

    她想找他,却迟迟没有迈出第一步,她怕哪一日他又真的回来,看到她不在天寒殿,哪又如何是好?!%^*

    青拂低下头,苦笑一声,头疼得不行。

    九襄拍拍她的肩膀:“我与不霁去人界参加灯会,你当真不去?”

    青拂摇摇头,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就在这天寒殿等着自己想要等的人。

    只是她怕会不会有一日,这天寒殿已经蒙上灰尘,甚至已经破烂不堪,那个人,也一直都不会回来。

    九襄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那你自己好好呆着,不要多想。”(!&^

    青拂点了点头,待到九襄与不霁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她又发了很久的愣,才站了起来,往天寒上仙的房间走去。

    依然是简单无比的陈设,看上去好似天寒上仙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被褥都平平整整的铺在床上,这么久以来一直没人动过——她希望他回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能够睡到这么熟悉的床。

    青拂在床上坐着,想了想,突然苦笑了一声。

    ——不知道这被褥里,是否还有他身上独特的气息呢?

    青拂有些失神的将被褥掀开了,却在下一秒,手上的动作猛地一下顿住,眼里露出几分不敢置信的神色来。

    她的眼逐渐模糊,不断的有泪水从里面流下来,她的手微微颤抖着,突然掩住自己的唇,放声的痛哭出来。

    在被褥的下面,整齐的叠放着一抹红色,在清一色的灰里,显得格外的扎眼。

    青拂的双手几乎是颤抖着将它抖开来,是一件红色嫁衣。

    是他为她准备的,青拂很笃定。

    她抱着那嫁衣坐在床上,哭了很久,与天寒上仙初见的场景似乎还在眼前一般,她伸出手便能触碰到。

    头埋入嫁衣之中,几乎将它重洗一遍,良久之后,青拂才站起来,展开了嫁衣,几乎虔诚的将它一点一点的穿到身上,期间好几次手因为凶猛的发抖而将嫁衣从手中滑落出去。

    “犹笙,这嫁衣是我寻了织女织的。”

    “上面的龙凤金线找了瑶池五水浸染。”

    “你喜欢吗?”

    “喜欢就好。”

    “别太紧张了,乖。”

    ……

    铜镜模糊的照出她一身刺眼的红,精致的面庞被这红衬托出几分艳丽来,她的手从自己的眉、鼻、唇,一道又一道的划过去,朱唇微点,眉如远黛,看上去似是这世间最幸福的女子。

    她定定的看着,看了很久,看到日斜黄昏,夜幕降临,突然像是猛地一下惊醒了一般,提起了自己的裙边,疯狂的往天寒殿外奔去。

    耳边的风声亟亟,夹杂着夜晚的凉,却浇不透她一腔的火热。

    之前她的勇气似乎都没有了,她似乎在畏首畏脚的害怕自己再也无法见到天寒上仙,她害怕他回来的时候看不见她他会难过。

    可是这一瞬间,青拂突然觉得——为什么她不能去找他呢?

    变得和他一样,去找他,即便人世间不过只有匆匆百年寿命,可她相信,在黄泉路上,奈何桥旁,他们也能再度相遇。

    上一生,这一生,他们都义无反顾的爱上对方,那么下一生,也一定可以的吧——

    她的红色嫁衣在这沉沉的黑夜里被亟亟的风声吹得犹如烈蝶,呼啸而起,她急促的呼吸似与这黑色融为一体,再也无法分割。

    她一步又一步的往诛仙台的方向奔去。

    一步又一步,走得无比坚定。

    诛仙台。

    白玉的台面映出悬月的几分明亮来,深夜的诛仙台静得没有任何人的人影。

    站在诛仙台旁,往下望去,是一片虚无。

    她知道下面是什么,下面是如抽筋拔骨般的疼痛,上一次她掉下去的时候,身怀对这世间所有不公的怨愤。

    上一次她恨着天寒上仙,所以成了魔,让这一切事情都不受控制的往另一条道路上走过去。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再来,她却成了这世上另一个人。

    这个叫做青拂的女子,依然深深的爱着天寒上仙。

    诛仙台下的一切都被黑色隐了,似乎与这无边夜色溶溶为一体,几乎看不清前路有多少荆棘坎坷与险阻。

    她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带着坚定的。

    她提起自己红色的裙摆,抬起脚,踩入无尽的虚空之中。

    耳边是亟亟风声,身体急速的下坠着,她的心情却平和无比,仿若这一刻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她的红衣在黑夜里被风吹的鼓鼓,绽放出一朵娇艳的红莲。

    她知道,这下面等待着她的不止是荆棘坎坷,同样还有天寒上仙。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