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砚 作品

第145章 陈迦砚的恶作剧

    “不要!”

    苏眠拼命地抵抗,换来的却是更多的羞辱。

    跟了金主两年多,她从未用嘴巴伺候过他,可今天,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虽然,他的动作一如既往的粗暴。

    “你弄疼我了!”

    苏眠眼角挂着泪珠,若是换作以前,她即使疼也不会喊出声的。

    但如今,合约已经到期,她自由了。像是要发泄一般,她也开始挣扎反抗了。

    “变态!变态!”

    当她被丢上床的那一刻,她明显感觉到他的神智已经不清楚了,他迷蒙着眼睛看她,但却不忘扯过他的浴袍盖在她的脸上。

    他的手掌在她的发间穿过,嘴唇带着烫人的温度灼烧着她的皮肤。

    他突然爱怜地磨蹭着她的耳垂,最后转移到了她的唇上,贝齿被撬开,她被动地承受着他的索取。

    “乖,张嘴!”

    印象中,他从未碰过她的唇,更别说是像现在这般与她唇舌交缠的深吻。

    可是,苏眠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变态……社会败类……呜呜……”

    “王八蛋……禽shòu……”

    苏眠想到什么骂什么,像是要宣泄心中的委屈。

    她边哭边骂边挣扎,模样滑稽的不行,可偏偏她越抵抗,身上的男人好似就越兴奋。

    由于药性太强,苏眠被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好几次。

    她很累,最后也不知道是被做晕过去的,还是因为太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苏眠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睫毛颤动了两下,困得实在睁不开眼睛。

    躺在她身侧的男人悠悠转醒,眉头不悦的蹙起,想要翻身却发现右胳膊已经麻了。

    眼皮一点点地掀开,然后就看见了怀里窝着的小脑袋,一只嫩白的小手正搁在他的胸膛上方靠肩膀的位置。

    昨晚发生的一切全都回到了脑海。

    男人嫌弃地将怀里的女人一把推开,利落地坐起身,胸膛上有几道指甲划痕,特别醒目。

    苏眠也醒了,眼睛缓缓地睁开,伴随着一个大大的哈欠。

    可嘴巴却在见到床上坐着的裸男时合不上了。

    尤其在看到男人身上那一道道的抓痕时,昨晚骂人的胆量全都喂了狗,小手怯怯地扯过被子,蒙住了头。

    很快,浴室传来水声。

    苏眠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三两下将衣服穿妥,拎着包逃命似的往外冲。

    杨浩一直候在门口,见苏眠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打了声招呼。

    “苏小姐,早上好。”

    苏眠顺了两下有些凌乱的头发,瞪了杨浩一眼,从声音中可以辨别出对方是谁。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今天,她一定要重新换个手机号!

    杨浩不置可否,转身进了屋,见男人已经从浴室出来,正在穿衣服,他立刻走近,低头汇报着。

    “调查清楚了,是姚莉莉,刚签进公司没多久的一个小艺人。”

    “不用解约,直接雪藏,剪断所有朝她抛来的橄榄枝。”

    男人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脸上没什么表情,微抿着的唇说明他此时的心情不是太好。

    “是,我会吩咐下去。”

    杨浩心想,这招够狠,就是直接让对方在公司里等死就是了。

    不过,这种事儿已经不新鲜了,毕竟想要爬上陈迦砚的床的女人简直多如过江之鲫。

    他家老板——陈迦砚,洛砚传媒的总裁,陈氏集团的小公子,颜值吊打娱乐圈当红小鲜肉,能力压过商界一众大佬。

    这样能力不凡,又魅力四射的男人,没有哪个女人不肖想的。

    半个月后,是洛砚传媒成立五周年庆典。

    苏眠因为形象好,被闺蜜季缘推荐给了公司周年庆的策划经理。

    当半天礼仪小姐,酬劳300。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光公司的经纪人会出席,就连我们总裁也会出席的。”

    季缘跟苏眠差不多高,长得很标致,学的是表演,大一就被现在的经纪人给看中了,然后签进了所有演员梦寐以求的娱乐公司。

    “眠眠,你形象这么好,待会儿好好表现,没准就会被哪个经纪人相中了,我们公司待遇可好了。”

    其实,季缘有跟经纪人推荐过苏眠,只不过苏眠的家庭背景太‘特殊’了,那就相当于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能将你炸成灰。

    苏眠今天有刻意打扮过,毕竟工作呢。

    不过,她们有统一的服装,大红色的,很喜庆,就连高跟鞋也是红色的。

    苏眠被分配到了舞台旁边,任务就是往台上送奖品,包括给嘉宾递话筒之类的。

    其实这项工作对苏眠来说有些头疼,因为她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就怕待会儿会出洋相,好在旁边还有人陪着她,她只要看对方眼色行事就行。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所有人都翘首往外望着,然后就看见大厅中央的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路。

    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簇拥着陈迦砚往里走着。

    “中间那个自带闪光点的男人就是洛砚的总裁,长得无敌帅吧!”

    旁边响起了‘同伴’的窃窃私语声,那表情简直了,整个一花痴。

    苏眠只是觉得眼熟,毕竟她看谁都觉得眼熟。

    陈迦砚的所有衣服都是高定的,而他本人就像是一副行走的衣架,他走这几步路简直比模特走秀还要耀眼。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跟身边的人交谈着什么,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只是当他从苏眠身边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  “口红,擦掉!”

    陈迦砚的一个小举动都会引来众人的关注。

    就在所有人顺着陈迦砚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苏眠正跟闺蜜季缘隔空对望。

    季缘给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苏眠对她比了一颗爱心。

    “咳咳。”站在苏眠身边的模特用手肘磕了磕她的胳膊。

    苏眠回过头来就发现所有人全都盯着她,她咽了口口水,表情紧张中带着一点儿茫然。

    陈迦砚转身上了台,管接待这一块的主管立刻拍了拍苏眠的肩膀,催促道。

    “赶紧去把口红擦掉!”

    苏眠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听话的去把口红擦掉了。

    季缘跟着她进了洗手间:“什么情况啊。”

    苏眠耸耸肩,一脸的无辜:“我不知道啊。”

    所有人都以为陈迦砚是不喜欢苏眠今天的口红颜色,于是跟她唇色相近的女人全都跑来洗手间换了别的颜色。

    其实……

    陈迦砚做了开场致辞,下台后,他朝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