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墨 作品

第138章 大结局中

    秦昭显被送去医院之后,秦正铭一群人从山上下来。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道路两旁是高耸的路灯和树影重重的林子。

    秦正铭抱着苏暖,手伸进毛衣的领口,把玩着她挂在胸前的怀表。

    后来,那只手……

    等苏暖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立马将他的手按住,抬眼警告他,却才想起他眼睛现在暂且可以看见一丝丝光亮,应该是看不见她的眼神。

    谁知下一秒,秦正铭被她按着的手动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抽出来,声线贴着她的耳朵问:

    “还害怕?”

    以为苏暖还没从刚才的威胁中缓过神来。

    他的声音贴的太近,苏暖的半边耳朵都酥麻了,耳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圈,见他的手拿出来,摇头。

    “现在回想起,已经没那么怕了。只是没想到,我爸还有那么一段情史,他们之间原来有那么一段过往。”

    那段情史,秦正铭也是在不久之前知道的。

    因为当年苏启恒在被绑架之前,接了个电话匆匆就要出门,对同事说去见一位老朋友。

    这件事引起秦正铭的重视,追查到底,当年的事情自然很快就浮出水面了。

    那些年,秦昭显虽然没有在肉体上折磨母亲,却是一年当中有三百多天不在家。

    时常能在新闻上看见他为了哪位明星在拍卖会上拍下名贵的珠宝,或是又在哪里过夜。

    精神折磨终究是让母亲熬到了奔溃。

    这些,秦正铭没有对苏暖说。

    但他现在仍然心有余悸。

    要不是提前准备了这些,又时刻盯着秦昭显的动作,今晚究竟会如何,他不敢去深究。

    一想起苏暖杂乱又快速的心跳,他的心口就揪着疼。

    秦正铭紧抱着她,将她的头贴着自己的胸口,恨不能就这样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这样即便走到哪里,都能带着她。

    “我喘不过气了。”苏暖红着脸抗议。

    结果没想到,秦正铭直接俯身,堵上她的嘴,贴着她的唇线:“给你渡气。”

    苏暖:“……”

    唐时慕的车已经到达山脚了。

    当目光触及车上被秦正铭搂在怀里的人时,他眉宇轻轻一蹙。

    苏暖挣了一下,秦正铭不松手。

    苏暖:“……”

    其实她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惊吓。

    可秦正铭依旧紧抱着她,尤其是到了山脚下,外面那么多人。

    除了唐时慕的人还有秦正铭,靳庭风的人。

    因为车辆下来,山脚的人目光自然而然齐刷刷地朝着车厢看进来。

    那么多双眼睛看着。

    苏暖觉得自己还是要脸的。

    再次出声提醒他:“你把我放开。”

    “抱着不舒服?”秦正铭脑回路清奇地问了一句。

    声音从胸腔溢出,轻微的波动贴着苏暖的耳朵。

    很近,很安全。

    “不是舒服不舒服的问题,很多人看着。”苏暖在他怀里嘟哝一声。

    可秦正铭的胸膛是铜墙,双臂如铁,她撼动不了半分。

    “嗯。”过好几秒,秦正铭才低沉地应了一声。

    苏暖:“……”

    这个嗯是什么意思?

    不过,当他隐约听见有脚步声过来的时候,就将苏暖松开了。

    却是另外一只手紧紧捏着她的小手,又软又温暖,他忍不住再捏了几下。

    “没事吧?”唐时慕过来,西装笔挺,眉目疏朗。

    看见秦正铭的动作时,眼睛微微一眯。

    苏暖摇了下头,刚想开口,秦正铭就已经抢了话,就算他现在视力不好,目光依然可以稳稳地落在唐时慕脸上。

    “这次多谢唐总相助,改天请你吃饭。”

    “择日不如撞日吧。”唐时慕似笑非笑。

    秦正铭嘴角一勾,意味深长道:

    “今天不巧,我和阿暖要回家。”

    “那就去你家吃。”

    这顿饭,唐时慕像是铁了心地要吃。

    这么“死乞白赖”,秦正铭还真是拿他没办法。

    轻笑一声,“唐总请吧。”

    在回去的路上,时基已经订了豪庭饭店最贵的套餐送到月牙湾别墅。

    到的时候,饭菜正好送来。

    时基正在指挥服务员将饭菜摆上桌,靳庭风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扫了四周一眼,啧啧了几声,忍不住抱怨:

    “这房子我还是第一次来,以前说什么你都不让我进来,亏得跟你兄弟一场,忒小气!”

    “第一个进来的人不能是你。”秦正铭说的简单明了,手攥着苏暖的不放。

    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句话应该是除了我之外,第一个进来的人只能是阿暖。

    其实秦正铭没有想过,苏暖住进来的这一天会是什么样的。

    这么多年,一个执念。

    不是没想过去找她,不是没动过任何念头。

    可是真要走出那一步,他却退缩,那颗曾经因为苏暖被温暖着又重新跌入到黑暗中的心,始终不敢再暴露在阳光下。

    可是早在很久之前,苏暖就在他的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

    这么多年发芽生长,从心底一直往上窜,到了他无法控制的地步,他再也控制不住灵魂深处的渴望。

    他要找到她,无论如何,她背叛自己也好,爱慕虚荣也罢,他只想将她留在身边。

    好在,她一直都在。

    一直都是他始终唯一的阿暖。

    苏暖察觉到秦正铭攥着自己的手的力道越来越紧,好像能感受到他在想些什么,她也更紧地抓着他。

    转头看他,他好似没注意到她的视线,嘴角凝着一抹笑。

    唐时慕目光轻浅地落在苏暖和秦正铭身上。

    屋子里的光很亮,秦正铭勉强能看到一点,正好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秦正铭的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攥着苏暖的手一紧,“饭菜就快摆好了,你去酒窖把架子第五层第二列的那瓶红酒拿上来。”

    苏暖这就起身,又听秦正铭说:“不知道唐总能不能陪阿暖去拿一趟?”

    到酒窖的时候,才知道那瓶酒在第五层,苏暖够不到的位置。

    唐时慕轻而易举地将酒瓶拿下来,握在手里一看。

    再往架子第二层的末尾看了一眼。

    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笑意。

    还真是别扭的男人。

    苏暖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抬眼看他,在山脚下没能说出来的话,借此机会说了出来:

    “时慕,今天真的要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肯定拿不回那块玉,你是我们苏家的大恩人。”

    唐时慕握着酒瓶的手指攥得有些发白,眉眼在转身之前松开,眸底深处藏着晦暗不明的情绪,压抑着。

    “为你做任何事情都不算什么。”

    此时此刻,苏暖的心口有些发热,她垂低着头,过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却在这时,唐时慕倾身过来,一手拿着酒瓶,另一只手轻轻抱了她一下。

    “其实很多话即使我没说你都懂,小暖,你幸福,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苏暖抬头,眼眶有些湿润。

    她忽然想起当初那个雨夜,在会所楼下的树丛里。

    她浑身湿透狼狈的跪坐在地上,而他撑着伞过来,矜贵从容的他微微倾身,站在雨幕下朝她伸手,问她“哭什么”。

    原来,那一刻的感动,因为唐时慕给的感觉,像家人。

    “时慕,谢谢,除了谢谢,还是谢谢……”

    唐时慕抬手在她的发顶轻轻抓了抓,“哭什么,秦正铭看见了以为我欺负你,得和我打一架了,我又打不过他。”

    苏暖忍不住一笑,“他不敢打你。”

    “难说,毕竟他脾气不好,”唐时慕微笑,目光幽深地看着她,“可如果是他,我就放心了。”

    说着,他抓了抓手里的酒瓶,转身沿着阶梯上去了。

    苏暖看着他的背影,拿着醒酒器,跟着他离开了酒窖。

    ……

    靳庭风自打苏暖和唐时慕去酒窖之后,目光一直盯着秦正铭看。

    就算看不太清楚,秦正铭依然能感受他探究和玩味的目光。

    “有屁快放!”

    靳庭风收起二郎腿,装作一本正经:

    “你就不怕唐时慕趁机拐走了苏暖?要知道,今天的唐时慕可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面对他的吓唬,秦正铭根本不为所动:“所以,我给她感谢他的私人空间。”

    私人空间。

    靳庭风见了鬼似的看着秦正铭,“你真变了,完全像个人。”

    秦正铭嘴角轻轻一勾,却随手抄起手边的抱枕,准确无误地朝着靳庭风丢过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靳庭风一躲,不想跟老弱病残计较,但还是忍不住添油加醋:

    “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唐时慕曾经打算向苏暖求婚,就在她生日那晚,大钻戒,气氛十分浪漫。”

    “我知道,”秦正铭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阿暖是我的,终究是我的。”

    面对秦正铭的王之自信,靳庭风不服都不行,笑骂道:

    “滚你丫的,要不是那丫头早认识的你,你和唐时慕,指不定选谁呢!”

    这个问题……

    秦正铭眉头倏然一蹙,沉吟了好一会儿,直到苏暖他们从酒窖回来了,他拧着的眉头仍然没有松开。

    后来索性直接攥着苏暖的手,吃饭的时候也不松手,弄得苏暖一度觉得既尴尬又难为情。

    吃过饭后,苏暖上楼去客房看小桃和周梅仁醒了没有。

    靳庭风因为出动家里的精英部队,得回去接受老爷子的思想教育,时基陪着一起去,将事情老老实实交代清楚。

    餐厅是饭店的人在收盘子。

    庭院里只剩下秦正铭和唐时慕了。

    秦正铭摸出了裤兜里的烟盒,摸索着从里面磕出一支,叼在嘴里,撇头,口齿依然清晰地问:

    “来一根?”

    唐时慕侧目看了一眼,不假思索地接过来,抽出一支夹在手指间,然后又接过秦正铭再递过来的打火机。

    点燃了烟之后,他瞧了一眼秦正铭,正准备给他也点燃。

    却被秦正铭伸手拿走了打火机,拇指在滚轮上一擦。

    “嘶——”

    蓝黄色的火苗瞬间窜起。

    说话的时候唇齿间叼着的烟上下抖动,“眼睛不好使,这点小事还是能做到。”

    借着模糊的火光在眼前跳动,低头,吸燃。

    烟雾缭绕的时候,他眯缝着眼睛,头也不转地说:“今天多谢。”

    唐时慕吸了一口,靠在长椅的椅背上,慢慢地吐出烟雾,这是他人生第二次抽烟,依然还是喜欢不起来,转瞬接了秦正铭的话。

    “我是为了帮小暖。”

    “嗯,你帮了我的女人,我理应道一声谢。”秦正铭弹了弹烟灰,说的很自然。

    唐时慕将烟抵在唇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对她好一点,否则我随时都会把她抢过来。”

    “嗬,”秦正铭一笑,“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还是操心操心自个儿的事,别成天惦记着我的女人。”

    “我就喜欢小暖这一款。”唐时慕半眯着眼睛,呲着牙吐出一口烟。

    秦正铭舌尖顶着上颚,“唐总是想打架了?”

    唐时慕看了他一眼,起身将烟掐灭,“如果你对她不好,拼死也要和你打一架。”

    脚步声由近及远,秦正铭顶了顶后槽牙,忽而一笑。

    ……

    人都离开后,秦正铭捞过苏暖将她揽在怀里,低头亲吻着她的发顶。

    苏暖趴在他的胸膛,双手绕过他的腰身紧抱着他,耳朵贴着他的心跳声,糯着声音唤了他一声:

    “正铭。”

    “嗯?”秦正铭的手指在她细滑的脸上游移。

    从山上下来到现在,秦正铭虽然和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苏暖还是能感受到。

    他一直压抑着情绪。

    因为秦昭显。

    “我没事,”秦正铭却好像能读懂她的心思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其实这么多年早就麻木了。”

    可没有孩子不渴望得到父爱。

    苏暖只能更紧地抱着他。

    没过多久,时基接了个电话进来,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苏暖和秦正铭,神情颇为凝重。

    “老板,二爷他……过世了。”

    ……

    秦昭显的葬礼是时基和管家操办,最后秦正铭还是出席了。

    来的人很多,都是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葬礼只是个仪式,秦昭显本就命不久矣,这一天只是迟早的问题。

    结束后,时基领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过来,“老板,这是二爷的律师,带来二爷立下的遗嘱。”

    说着,将遗嘱的内容念一遍给秦正铭听。

    果然不出秦正铭所料,秦昭显只将平安列为他的遗产继承人。

    其实古玩店里的生意,秦正铭在很早之前就开始委托人照料,自己只是偶尔现身,到现在他几乎可以不用出面。

    只等着平安成年以后。

    面对这样一份遗嘱,秦正铭早就心中有数,离开殡仪馆的时候,情绪很平静。

    只是回身吩咐时基:“别将他的墓地和我母亲的选在一起就行。”

    ……

    苏暖已经两天没去剧组了,秦正铭勒令让她在家休息几天。

    中午了,苏暖才全身酸痛地从床上爬起来,无奈又好笑地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那块怀表。

    在情事上,秦正铭就像一头狼,恨不能将她拆骨入腹,昨晚不小心将怀表的链条扯断了,暂时是没办法戴在身上了。

    下楼的时候,秦正铭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近距离视物已经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听见脚步声,他嘴角一勾,将报纸放下,伸手就将苏暖捞到怀里。

    将头埋进她的颈窝,唇角若有似无地触碰着她的颈项,“睡饱了?”

    苏暖觉得痒,急着要躲开他,却被他更紧地按在怀里,最后还是她说肚子饿了,他才停下来,却直接抱着她去餐厅。

    并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亲手喂她吃面包,喝牛奶。

    “秦正铭,我不是小孩子!”苏暖终于忍无可忍。

    秦正铭勾着嘴角看她,眼神愈发地灼热,她的唇边沾了一圈的奶白,整个人显得又萌又软。

    反抗的时候像是有一根羽毛在秦正铭的心尖上一扫而过。

    他心念一动,抬起她的下巴就吻了下去。

    他吻着她,揉捏着她的细腰,后来直接将她抱起来按在沙发上。

    直到苏暖喘不过气来,他才用额头抵着她,手还不老实地钻进她的衣服下摆,揉捏着,气息紊乱:

    “你的户口本呢?”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苏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秦正铭看着她迷茫的样子,忍不住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说:

    “阿暖,我们结婚吧。”

    苏暖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心脏突突直跳,手下意识地摸上秦正铭的头发。

    脑袋持续空白了一分钟,她才想起来:

    “户口本在行之,再过半个月他才回国。”

    “才……”秦正铭语气玩味,“你很急?”

    苏暖:“……”

    就在这时候,别墅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进来,秦正铭早起去晨练了,门也没关紧。

    就这么直接被人推进来。

    苏暖和秦正铭下意识地侧头,结果看见了平安!

    “啊——”平安叫了一声,连忙捂住眼睛,却又五指分的老开,留出有眼睛那么大的缝,一边“偷看”一边大叫:

    “我还是小孩子呢!”

    “……”苏暖的脸顿时就红得像是煮熟了的龙虾。

    反应过来立即去推秦正铭,秦正铭翻身坐起来,然后将苏暖抱起,先帮她整理凌乱的衣服,再起身,直接走到门口将平安拎起来。

    “你一个人来的?”

    却是刚问完,就看见门外站着的一脸尴尬的颜卿玉。

    刚刚不仅平安看到了,她也看到了。

    秦正铭眉头一蹙,很不耐烦的表情。

    “大哥,我想你嘛,才叫妈咪带我来的。”平安拽着秦正铭的手掌摇晃着。

&nb